登泰山记 @ 7/31/2006

唧歪类
前言#序
    我家乡是大别山区,这两天中央二套播出的《重访大别山》晚会,就是在我们县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苏区首府,新县。爬山对我来说,真是小意思,至少,走台阶上山,对我来说,不算是爬山。
    昨天(7月30号)早上7点多,我们登上了泰山顶峰玉皇顶。

准备&出发
    不知道飞哥哪根神经出了问题,或许是小秀提出来的,要去泰山玩儿,我们几个人都还没有出去玩儿过,在群里面一讨论,大家就都感兴趣了。可惜小玉去不了,这样杜子就不去了,筒子自己不愿意去,其他几个兄弟没有发表意见。最终,阿斌、阿冰,飞哥、小秀,还有我,一行五人去了泰山。
    去之前,小秀上网查了一些资料,记下了有人说的比较好玩儿的路线,也记在小本子上了。29号晚上11点多的火车硬座。我们各自买了一些火车上吃的东西,就出发了。
    天气情况据说是有雨,我们乐观地估计济南不会太热,当然准备了雨具。泰山似乎也可以雨中登的样子。李健吾的《雨中登泰山》还是写得不错的,大家都还有印象。
    火车上很难睡着,阿斌飞哥和我在打牌,一直打到4点多。后面的事实证明,这时候应该睡觉,节省点体力。快到济南的时候,我才去睡了一会儿,一觉睡到济南。

济南@大明湖
    出了济南站,不到5分钟,就开始下雨了,转瞬之间已成瓢泼大雨。因为预先准备了雨伞,所以没被淋到,我们躲进了火车站对面的长途汽车站。大概下了半个小时,6点多了才停,我们开始向大明湖进发。
    汽车上还很精神,问了坐在我身边的老大爷,说是坐到大明湖西南门,大明湖中门是去划船的。所以我们就去了西南门,可惜这样就看不到"稼轩祠"了。
    济南其实不大。一会儿就到了大明湖西南门,我们在附近找一个地方吃早餐,居然没有找到。于是我们就买票进大明湖公园了。
    进了公园就又开始下雨了。一边下雨一边热得出汗,济南真不愧是四大火炉之一。找了个亭子(玉涵亭),我们开始消灭带来的食品。吃完了雨依然没有要停的意思,我们就开始逛了。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大明湖的荷花很有名,只不知道这时算不算是最适合看荷花的季节,这时候的荷花还是满漂亮的,"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朱自清·荷塘月色》
    大明湖现有一坊、一阁、三园、三楼、四祠、六岛、七桥、十亭。从西南门到东门,我们拿着相机一路拍过来,景色还是相当不错的,途经鸳鸯亭,铁公祠,藕神祠,北极阁,汇波楼。因为有雨,而且接下来要去趵突泉,逛得有些仓促。
    从西南门出来,等41路车去趵突泉,居然等了30分钟。上车之前就开始困了,我一路开始打瞌睡,秒睡了两次。到了趵突泉,阿冰说她上车就睡着了。zzZ...

趵突泉|泉城广场
    石碑上依稀是赵孟頫的字迹:"平地涌出白玉壶"。现在这时候当然是看不到白玉壶的了,不过还是能看出来突起的水波。
    一进门是龟石,我们五个人都一致认为那石头长得完全不像乌龟。甚至连王八蛋都不像。不知道这帮人怎么起的名字。好吧好吧,我们去看看漱玉泉。这是我们在济南看到的第一眼泉水,印象不错。“漱玉”一词源于《世说新语·排调》中的“漱石枕流”。李清照曾于此掬水梳妆,填词吟诗,她的作品《漱玉词》即以此泉命名。对面就是李清照纪念堂,里面是李清照故居。李清照是我比较喜欢的词人,可惜郭沫若给她题了什么词啊"一代词人"、"传颂千秋",真傻,不逛了。
    转出门,看了一会儿海豹,一转弯儿,就到了趵突泉。这里一定要提一下,在这儿我看到了在济南看到的唯一的一个美女,是个导游。唉,济南人民真惨,没有美女看。
    刘鹗在《老残游记》里面还说:“三股大泉,从池底冒出,翻上水面有二、三尺高”。哪儿有那么高,只有一个翻花大些,另两个就只有一点点,能看出来有个泉而已。拍照拍照,咔嚓咔嚓。
    接下来是万竹园。占地面积1.2万平方米,是吸取北京王府、南方庭院、济南四合院建筑特点糅合而成的古建筑群,石栏、门墩、门楣、墙面等处,分别有石雕、木雕、砖雕,雕刻细腻逼真。里面有李苦禅纪念馆,可惜没去看。
    然后出门去了沧园。沧园西侧,有个纪念李攀龙的白雪楼。李攀龙何许人也不知道,据说是明朝著名诗人,还是什么“后七子”领袖,不认识。转过来,是无忧泉。好大股水啊,我都怀疑是不是人工的。好多鱼。
    再转过一个门,面前赫然竟然是趵突泉,这时候看到了那个刻着赵孟頫诗的石碑。还有双御碑,上面有康熙和乾隆的字。这时候就朝门外走了。
    出得大门,对面是泉城广场。那儿有一个标,反正看来看去不知道啥意思,也不好看。说是取古汉"泉"字的意象为造型,呈蓝色,周围地面铺设出隐喻城池的图案,象征着"泉"自"城"中腾空而起。可是谁知道啊。看了一会儿五人制的足球决赛,选手非常小,被人铲断了之后还哭鼻子,哈哈。
    吃过了中午饭,去买了一点东西,就上路去泰安了。

泰安+天烛峰
    考虑到大家没有休息好,在大明湖的时候,上汇波楼的那几个台阶都累得够呛,所以我们决定坐公共汽车去泰安,路上可以睡觉,如果坐火车,那估计就要站着去了。
    上车了大家就开始睡。呼呼地睡到泰安,下车已经5点了。居然是老汽车站,不在火车站附近。摆脱了一堆人的纠缠不休之后,我们找到了一个地方吃了点东西,五个人吃了29块钱,真便宜。休整之后,出发去火车站,找游2路。
    游2路用阿冰的话来说,就是3块钱的过山车。一路颠簸起伏,小秀甚至提醒我抓紧了,免得颠着头冲到车顶。走了一段相当破的路之后,突然来到了一个宽敞的马路,四车道,我们坐的游2路,居然在左拐的时候,逆行了200米左右。真是晕。不过一路过来,已经发现了泰安的交通规则只有一条:没有交通规则。曾经有一个摩托,在我们车前走着走着突然向左一横,直接就拐到旁边的反向车道上向回走了。当然,人车混排是小意思了,卖水果蔬菜的竟然把摊位支到马路上了。我跟阿冰开玩笑说,这样都可以在公共汽车上买东西了。在山脚下的时候,车上只有司机、售票员和我们五个人了。车顺着山道一路冲上去,我看得胆战心惊,如果自己有车,无论如何不敢走这样的路。车停下来的地方离山门有400米左右,四下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到达山门的时候,有个小贩向我们推销她的手电筒,我们没有买,径直去买门票。我们告诉卖门票的我们有两个人没有带学生证,她翻看了一下其中的一个,竟然就卖给我们全部的学生票了,实在是民风淳朴啊。这时候已经7点了。山门看守告诉我们要买手电筒,买雨衣,我们没买雨衣,买了两支手电筒,事实证明,这两个手电筒买得相当正确。
    去之前小秀看的旅游路线。泰山的天烛峰—后石坞线,山道蜿蜒曲径通幽,峻岭重重嵯峨秀丽,幽谷深壑流水潺潺,古木森森参天蔽日,自然之美不逊于张家界,所以决定了走这条路。我们几个没有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条登山路是泰山所有登顶路中最为原始和古朴的路线,现代化景观几乎没有,旅游服务设施不太完善。并不是全程有登山石阶盘道,有的地方连石阶都没有,我们在路上碰到了好几处"前方危险"的路牌,而且石阶多数路段仅容两人并行,两旁还没有护栏扶手,极易发生意外。再加上岭高涧深,山风极大,在下雨天或者夜里,都不适合走这条山路。我们却是在下雨天的夜里走这条山路,应该说是相当冒险的。
    无论如何,已经到这儿了,不可能回去了。而且我们的行程安排,第二天下午三点回北京的火车票已经买好了,只好晚上爬了,小心一些便是。
    路上几乎碰不到人,在我们天黑之前碰到一个单身旅客和一对情侣并互相打招呼之后,再也没有碰到过游客。
    翻过两个山头一个山涧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这时候路上还能看得见,所以我们还没有开手电筒,以节省电力。远山影影憧憧的,都是大写意的水墨山水,山风呼啸过耳边,水声在不远处潺潺。如果是白天爬这段路,估计会很爽。
    因为休息不足,很快就疲劳了,我就开始唱歌,被飞哥强烈要求不能招来狼。很郁闷,不知道唱什么合适了。然后除了阿斌配合我偶尔唱两句,他们几个都不唱。闷闷地走着,经过一个检票口之后,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我们开始使用手电筒。好在手电筒的质量还算过关,这两支手电筒直到第二天天色大亮的时候还有亮光。
    这时候大概晚上8点左右。四下里全是黑咕隆咚的。我们埋着头一个劲儿地向前走。什么景色都看不到。我从上山开始,相机甚至都没取出来。
    一路峰回路转,没有碰到什么危险。9点半的时候,我们到达了一个山顶,这个山顶应该是天烛峰或者小天烛峰。山顶上有一个城门样的建筑,上面有一个屋子。休整了一下。继续进发,前面是一段下坡路。
    刚走出去两三百米,阿冰提议小秀讲故事,小秀就开始讲了。讲不几句,我惊讶地听到依稀有雨声,马上让她停止,然后就更确切地听到雨声了,很近。我刚喊了一声"打伞",自己还没来得及取出雨伞来,倾盆暴雨就来了。飞哥的行动倒是很快,他的伞就插在包外面的兜里面,马上就打开了。阿斌和阿冰只带了一把伞,还放在包里面,等取出来伞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被浇湿一半了。
    雨很大,雷声隆隆的滚过头顶,山风把伞吹得东倒西歪。这时候大家简直是乱作一团,我提议大家找个地方蹲着。效果不好,因为很快路上就有水流了。这时候阿冰说回到刚才的山顶上建筑里面去,其实我这时候还是有点踌躇,因为正打着雷,不敢乱跑。但是在那儿蹲着也不是办法,衣服几乎都湿透了。于是就开始回撤到山顶的门洞。
    山顶的门洞风很大,而且一会儿这边刮风,一会儿那边刮风。大家关掉手机,把能换的衣服都换了,然后静静地等了一会儿。雨有点小了,好像还是阿冰提议说去另一边坡底下的厕所。我和阿斌说上去看看门楼上面能不能呆一会儿。
    上面有个房间,但是门反锁着,我用手电筒照了一下,推了两下,发现推不动。就以为没有人,转身准备离开。阿斌说里面肯定有人,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就没再推了。刚走开两步,门居然开了,一个老人探出来半个身子。我们说,因为淋雨了,想问一下能不能在他这儿呆一会儿,他说没问题。又问,同行的有女孩子,可以么,他还说没问题。我们就让他们三个上来了。
    让进屋内,很小的一个房间,大小椅子加起来一共正好五个。老人燃起蜡烛,躺下了。其实我们是想讨口热水喝的,可是大家自己都没有杯子,于是我们就在屋里面静静的呆了一会儿。(刚想起来,当时我的包里面其实是有个刷牙用的杯子的,但是当时根本没有想起来。)这样呆了一会儿,大家觉得很不方便,又不好出声说话,又不方便走动,就道了谢,去了坡下面的厕所。
    上山的时候,路过那个厕所,我们还进去用手电筒照了几下。因为前几天雷击把这条线路上的电路打坏了,厕所里面没有电。但是这也是一个躲风避雨的好去处。而且离山顶只有200个台阶的样子,只当是战略回撤了。

厕所*玉皇顶
    厕所还不小,里面男女厕所都很宽敞,也几乎没有什么气味,另外还有一个管理室。我们先在男厕所里面收拾了一下,点起了沉香,抽烟还是有好处的,至少随身会携带打火机,哈哈。然后我们就想看看管理室里面有没有人,推了一下那个管理室的门,锁着。我想从窗户里面把门打开,就把窗户推开了,发现门里面居然也是锁着的,不是拧开的那种。阿斌发现里面有一包蜡烛,伸手进去掏了出来,这包蜡烛有7-8根的样子,可真的算是救了命了。还有一个小椅子,也拿了出来。然后飞哥就从窗户蹿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利用的,找到一张防水的白纸,取了出来。
    男厕所的地面因为窗户开着,雨水飘进去把地面全弄湿了,没法呆。女厕所的地面几乎是干的,我们就都进了女厕所。(偷偷说一声,我这似乎还是第一次去女厕所啊。)我们把白纸铺在地上,把蜡烛点着,这时候还在等雨停下来继续前行呢,既然是小秀的故事把雨招来的,赶紧让她把故事讲完,原来总共就没有几句,而且是看到过的。大家都心情不好,觉得这晚上真的没法熬了。这时候,才晚上10点左右。
    苦中作乐是怎么回事?就是没地方呆了呆在女厕所还拍照留念,哈哈。好像还录像来着~
    过了一会儿,雨明显的小了,我出去看天气情况。外面的风不大,但是有雷声,下雨的那片云还在头顶。看我垂头丧气地回来了,他们就知道情况还不好,那就打算在这儿过夜吧。
    阿斌和阿冰他俩带了一个毯子过来,阿冰把毯子铺在地上,小秀靠着阿冰,毯子比较湿,她俩居然能睡着,实在是困了。我们哥们三个就开始打牌,跑得快,谁赢了谁洗牌发牌。
    打了几圈,我再出去看云,回来报告,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好消息是雨差不多停了,那片云过去了。坏消息是又来了一片我觉得会下雨的云。
    继续打牌吧。这时候山风猎猎,吹得门窗呼呼作响,似乎外面有火车经过一般。又下了一场雨之后,蜡烛烧到还剩下最后两支,我再次出去看天气。仍然有雨,虽然不大,但是山风很大,而且雾已经起来了,看不到云的情况。我们决定睡觉,第二天早上再爬。
    把毯子铺开,我们躺下了。很冷,加上衣服是湿的,过了好半天才找到一个可以睡着的姿势,我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是3点半左右,大家都已经醒了。阿斌说我似乎睡得挺不老实,但是我自己好像睡着的时候啥样子,醒来还是啥样子的啊。他们说,他们这段时间爬起来了两次,我一点都不知道。
    出去看了一下天气,雨停了,大雾笼罩着山头。我觉得天已经差不多快亮了,然后就提议继续爬。大家就开始消灭带来的食物和水,然后用自来水把矿泉水瓶子装满,收拾了一下,把凳子、蜡烛、防水纸放回去,4点左右,我们继续上路了。
    台阶不是很多,但路面上几乎没有什么积水,也没有什么石头绊脚。回到前一天晚上下雨的地方,我们一边走一边感慨。再往前走不远,赫然路边有一个告示牌:前方危险。前面的一段山路,竟然没有石阶,在乱石嶙峋中翻过了一个山梁。幸好这时候几乎可以看见路了,又是一通感慨啊,如果没有那场雨,晚上摸黑这段路,真的相当危险。
    接下来到了一个没有台阶的乱石坡,路面上没有什么积水,但是下面有水流,也是相当危险的地方。走过去之后,绕过一道山梁,又是一个山涧,没有石阶,只有几块乱石头在水里面露个头,过去之后,有几个人鞋里面进水了。再前面,就是一个水淹了路面的石阶,只好硬淌了。这回我的鞋里面进水了,好不容易捂了一个晚上差不多半干的鞋子,突然一下沉了不少。
    然后天色渐亮,已经关掉手电筒了。我们在云里雾里穿行,但闻松涛阵阵,不见山色葱葱。站在路边看山谷里的雾,真有"荡胸生层云"的感觉。可惜雾太大,什么景色都看不到。
    5点多的时候,碰到一个从玉皇顶下来的游客,嘴里面嘟囔着:全是雾,什么都看不到。我们只能一笑置之。
    越到山顶天越亮,而雾也越大,风也越大。到最后离玉皇顶还有几百米的时候,我的体力也明显下降了,走几步停一下,终于在7点多的时候捱到了玉皇顶。
    玉皇顶的风很大,只能看到几米远,什么山顶的景色都看不到。我穿着一个体恤,感觉有点凉飕飕的,去谒见了泰山神,诺过了财神之后,草草拍了几张照片,我们就开始下山了。
    路过孔庙,拜见了一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孔丘、"吾日三醒吾身"的曾参和"不迁怒,不二过"的颜回,顺带鄙视了一下孟轲。
    天街没什么好玩儿的,吃了点东西,我们就朝南天门走去。没有乘坐索道下中天门,而是沿十八盘走下来的。一路之上从脚步轻盈到脚步蹒跚,最后一段直接小跑了,因为似乎小跑还舒服一些。真的很同情那些挑山工,一步步挪上泰山,几十年如一日。辛苦一趟下来,肯定没有45块钱,否则就坐缆车上山便了。
    依然是云里雾里,懒得拍摄,快到了山脚下才把相机掏出来,胡乱拍了几张,在中天门坐车下山了。走到中天门,体力全部耗尽,整个脚全部都开始疼了,两条腿全直了。
    别了,泰山!下回再来,爬十八盘上山!

火车,北京
    汽车上睡着回了济南。济南晴空万里,晒得跟火烤相似。真是山上山下两重天。海拔1000米的时候,耳鼓突然内外气压平衡了,因此我估计我们前面晚上睡的位置海拔在1000米左右。
    乘特26回北京。要命的是,一路上都没有座位,也没补到卧铺。苦站了4.5个小时,捱到了北京。下了火车,看到台阶大家都发怵,哈哈。要是坐汽车回北京应该就不会如此辛苦了,决策失误。

后记.跋
    第一次出去玩儿,准备相当不足:首先,明知天气不好,就不应该去爬山,至少也要做好夜宿半山的准备;其次,没有预先调查,不知道这时候不适合去泰山旅游,看不到云海也看不到日出;然后,去之前对泰山旅游的了解太少,不应该走天烛峰路线;再者,一路上应该尽量节省体力,充分休息睡眠;最后,有朋友在的话,尽量提前联系,至少要吃到当地的特色食品,这回我们就没吃着。
    总体来说,我们非常艰苦地爬到了泰山顶峰,非常幸运的是没有出任何事故,只是飞哥冻感冒了,阿斌脚上磨起泡了,大家体力都透支了。虽然没有看到什么景色,但是这样的体验也算是绝无仅有了吧。
    平均下来,每个人花了320元。
发布于 7/31/2006 16:19:17 | 评论:7
苦瓜 @ 7/31/2006 18:06:11
靠,这么爽!以后这种好事情通知我一声萨.
你女朋友呢?阿斌你在这里面就是一个大大的大大灯泡,哈哈哈,发几张照片来!
Richard @ 7/31/2006 19:09:53
我当时去的时候,荷花还连叶子都没几支
大明湖里面的“兰圃”还是很不错的。
苦瓜 @ 8/1/2006 11:18:38
还没有更新???
快点啊
craig @ 8/1/2006 20:36:58
苦瓜你有没有搞错,阿斌怎么成灯泡了,一定要找灯泡的话,作者才是,哈哈哈
adevo @ 8/2/2006 17:38:40
声色并茂。趣在自得。继续!
<匿名人士> @ 8/3/2006 9:07:52
有文采,但少了风流意气;有风格,却输了儒雅高致。
Julia @ 8/7/2006 18:21:15
明明是受罪嘛  出去玩一定要准备充分  这是常识o~~
不过看起来还是挺好玩的样子

ps  楼上似乎很高的样子阿

看帖要回帖...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1168
  • 评论数: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