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一句话
后一篇:天津方言版白雪公主 »

思旧赋 - 向秀 @ 12/18/2007

转贴类
《思旧赋》
作者:(晋)向秀
将命适于远京兮,遂旋反以北徂。济黄河以泛舟兮,经山阳之旧居。瞻旷野之萧条兮,息余驾乎城隅。践二子之遗迹兮,历穷巷之空庐。叹《黍离》之愍周兮,悲《麦秀》于殷墟。惟追昔以怀今兮,心徘徊以踌躇。栋宇在而弗毁兮,形神逝其焉如。昔李斯之受罪兮,叹黄犬而长吟。悼嵇生之永辞兮,顾日影而弹琴。托运遇于领会兮,寄余命于寸阴。听鸣笛之慷慨兮,妙声绝而复寻。伫驾言其将迈兮,遂援翰以写心。

青年时期读向子期《思旧赋》,很怪他为什么只有寥寥的几行,刚开头却又煞了尾,然而,现在我懂了。
——鲁迅·《为了忘却的纪念》


思旧赋并序
作者:向秀(写于公元264年)

【序】
余[1]与嵇康[2]、吕安[3],居止接近[4];其人并有不羁之才[5]。然嵇志远而疏[6],吕心旷而放[7],其后各以事见法[8]。嵇博综技艺[9],于丝竹特妙[10]。临当就命,顾视日影,索琴而弹之[11]。余逝将西迈[12],经其旧庐[13]。于时日薄虞渊[14],寒冰凄然[15]。邻人有吹笛者,发声寥亮[16];追思曩昔游宴之好[17],感音而叹,故作赋云:

【正文】
将命适于远京兮[18],遂旋反而北徂[19]。济黄河以汎舟兮[20],经山阳之旧居[21]。
瞻旷野之萧条兮[22],息余驾乎城隅[23]。践二子之遗迹兮[24],历穷巷之空庐[25]。
叹黍离之愍周兮[26],悲麦秀于殷墟[27]。惟古昔以怀人兮[28],心徘徊以踌躇[29]。
栋宇存而弗毁兮[30],形神逝其焉如[31]。昔李斯之受罪兮[32],叹黄犬而长吟[33]。
悼嵇生之永辞兮[34],顾日影而弹琴[35]。托运遇于领会兮[36],寄馀命于寸阴[37]。
听鸣笛之慷慨兮[38],妙声绝而复寻[39]。停驾言其将迈兮[40],遂援翰而写心[41]。

【注释】
[1] 向秀(生卒年不详),字子期,河内怀县(今河南武徙西南)人。魏晋竹林七贤之一,曾注《庄子》。他与嵇康、吕安等人交厚,景元四年(263年)嵇吕二人被司马氏杀害后,迫于司马氏的威势而赴洛阳,官至黄门侍郎、散骑常侍。
[2] 嵇康(223年-263年),字叔夜,谯国铚县(今安徽濉溪)人。“竹林七贤”的领袖人物。三国时魏末诗人与音乐家。他对教条礼法和官场仕途不以为然,对当权者司马氏采取不合作态度,宁愿在洛阳城外做一个自由自在的打铁匠,提出“非汤武而薄周礼”、“越名教而任自然”的主张。司马昭的心腹钟会想结交嵇康,受到冷遇,从此结下仇隙。嵇康的友人吕安被其兄诬以不孝,嵇康出面为吕安辩护,钟会即劝司马昭乘机除掉吕、嵇。公元263年,司马昭下令将嵇康处以死刑。
[3] 吕安(?-263年),字仲悌,东平(今山东东平县)人,为嵇康好友。某一次吕安访嵇康,正好嵇康不在,嵇康的兄长嵇喜请他入坐,吕安没进去,在门上写一“凤”字离去。嵇喜以为是赞美他,嵇康曰:“凤字凡鸟也。”吕安之妻徐琅有美色,其兄吕巽逼奸徐氏,又反诬吕安事母不孝,陷之入狱。魏景元三年(262年)与嵇康俱被诛。
[4] 居止:住处,这里引申为关系密切。
[5] 不羁之才:有才能,崇尚自由,不愿受到约束。
[6] 志远而疏:志向高远但疏于人事。
[7] 心旷而放:心性旷达,游离于世俗。
[8] 见法:即伏法。指嵇康和吕安被司马氏杀害之事。吕安之兄吕巽霸占了吕安的妻子,反诬之不孝,吕安请嵇康为他辩解,于是二人一同为司马氏所杀。
[9] 博综:即博通,指多才多艺。
[10] 丝竹:指弦乐和管乐。嵇康是中国古代著名的音乐家,《晋书·嵇康传》云:嵇康“学不师授,博览无不该通”,他精于笛,妙于琴,善于音律。他创作的《长清》、《短清》、《长侧》、《短侧》四首琴曲被称为“嵇氏四弄”,是中国古代一组著名琴曲,与东汉的“蔡氏五弄”合称“九弄”。隋炀帝曾把弹奏“九弄”作为取士的条件之一,足见其影响之大、成就之高。而《广陵散》更是成为我国十大古琴曲之一。
[11] 《晋书》记载嵇康临刑时,顾视日影,索琴弹奏《广陵散》,并感叹:“《广陵散》于今绝矣!”。就命:死亡。
[12] “逝”此处做助词解,此句意与“余将西行”同。
[13] 旧庐:旧居。
[14] 于时:在这个时候,当时。薄:迫近。虞渊:传说中的日落之所,《淮南子·天文训》:“日至于虞渊,是谓黄昏。”
[15] 凄:冷,可见这是一个冬天的傍晚。
[16] 寥亮,清越响亮。
[17] 曩(nǎng馕)昔:从前。游宴之好:畅游和欢宴的快乐。
[18] 将命:奉命。《仪礼·聘礼》:“将命于朝。”郑玄注:“将,犹奉也”。适:往。远京:指洛阳。
[19] 旋反:回来,指从半途中回来。北徂(cú殂):北行。向秀居怀县(今河南武陟西南),嵇康旧居在山阳(今河南焦作东),山阳位于怀县以北。怀县、山阳在黄河以北,京都洛阳在二县西南方向,从正文可以看出他是赴洛南渡黄河后(未到洛阳),由于越是被迫接近洛阳,越是怀念山阳,故而复又北渡黄河,特意到山阳悼念嵇康(然后才又赴洛)。
[20] 济:渡。汎:同“泛”。
[21] 说是经过,实际从上文看可以出他是特意来的。
[22] 瞻:从远处看。
[23] 息:停下。余驾:我的座驾。城隅:城的一角。
[24] 践:本义是踩、践踏,此处可作依循,顺着解。二子:指嵇康和吕安。
[25] 历:经过,行过。穷巷:隐僻的里巷。空庐:空空的房间。
[26] 《黍离》为《诗经·王风》篇名。西周灭亡后,周大夫路过故都,见宗宙毁坏,废墟上长满了禾黍,作诗以悼之。愍(mǐn悯):同情。
[27] 《麦秀》见于《尚书·大传》,“微子将朝周,过殷之故墟,见麦秀之渐渐兮,曰:此父母之国,宗庙社稷之所立也。”大意就是商朝灭亡后,微子经过殷墟,满眼尽是破败的宫室废地,于是以《麦秀》为题写下一首诗歌以表达自己的感慨。这两句是作者在借古怀今,向秀作《思旧赋》时,司马昭篡魏已迫在眉睫,魏已名存实亡,第二年司马昭死后,其子司马炎篡魏立晋。
[28] 惟:想。古昔:指上文的殷商旧事。怀人:指有感于古人事而怀念嵇康和吕安。
[29] 这里既指两位旧友,也是指即将灭亡的曹魏,为两者感到怀念和伤心。
[30] 弗毁:还没有毁坏。
[31] 形神:指原来居住在这里的人。焉如:何往,去向哪里。
[32] 《史记·李斯列传》载,秦丞相李斯为赵高所陷害,受五刑而死。临刑前对儿子说:“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
[33] 长吟:长长的感叹。
[34] 永辞:永远离开。
[35] 此处指嵇康临刑前弹奏《广陵散》之事,将前一句李斯死前的感叹与之比拟。
[36] 运遇:命运遭遇。
[37] 这二句有两种理解。第一种理解是,嵇康将自己人生的遭遇都化作对琴声的感悟,将剩下的生命都融入了临刑前的片刻光阴。第二种理解是,作者在未来的人生中将时刻记住嵇康的遭遇,不会做出违心的选择,在短暂的光阴中度过自己余下的生命。
[38] 鸣笛:指序中所说的邻人之笛。
[39] 复寻:原来以为嵇康死后就断绝的音乐,又重新被找到了。
[40] 言:语助词,无义。将迈:将要出发。整句话的意思是,停下的座驾又将启程。
[41] 援:执、持。翰:原指长而坚硬的羽毛,后来借指毛笔、文章、书信等,这里显然指的是笔。援翰:提笔。写心:写下此刻的感受。
发布于 12/18/2007 13:16:32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1168
  • 评论数: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