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信人消费杂谈 @ 4/15/2008

转贴类
前几天有人给我留悄悄话,说在北信驿站或者如风常见我,可是没有留联系方式,也没有写下名字,这实在是难为我也。想当年,我在北信驿站玩儿的时候不叫吴雨的说,在如风,或许曾经叫过,经常用的ID当时还是聊神之一呢,当然,那个ID也不是吴雨。
其实最近还去北信,上周六还在北信里面转了一大圈儿。当年六角亭对面的那棵桃树还在,梨树却没了,不过,六角亭早已没了。
刚在网上乱逛,看到别人转的一篇文章,不知道谁写的,也不清楚是哪年的事情,不过可以肯定是在北信论坛上写的,现在看来还是很有意思。
转载,怀念一下我的大学!
北信人消费杂谈

既然我们良民都以食为天,不妨先谈谈“食”。一日三餐,吃在北信,大家已经习惯了‘信息苑’的残羹冷炙,也乐于相信‘乡情’炒饭中的半只“小强”是老板对我们的恩赐,想必他一定知道比食堂红烧肉的脂肪含量低得多的蟑螂会更受欢迎,仅限在这个以瘦为美的年代。顺便提醒各位,在食堂打饭时遵循如1+1>2,2+1=4(单位:两)之类的定理会保你屡试不爽。至于总有同学怀疑饭卡被大师傅多刷之事,无从考证,更不敢妄下断言。人嘛,都有犯错误的时候。理解,万岁!

这里唯一雄伟壮观的店铺让我们在尚无其它选项的前提下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它,就像微软的OS,舍谁?真希望今后的马哲单选题也只给出一个备选答案。不过公寓科从来不捺寂寞,以雄厚的后台实力并借地方保护主义之东风强势杀入市场,而书报亭也似乎嗅到了西边两家的金钱味道,尽占学生上下课必经的有利地形,报纸饼干杂志面包油笔冰棍通杀。今天下三分……

最会把握市场动向的游商时常出没,他们在南北朝向的宿舍楼内东奔西走,夏卖凉鞋,冬卖绒服,不冷不热的季节会把出厂时就千疮百孔的棉袜卖到五元一双,把L时响时不响而R就根本不响的耳机和每24小时快出2.4小时的电子表卖得比前面提到的袜子还便宜。D版的CD最受青睐,但偶有Bug,比如在《Leave》的封面纸中夹着《八度空间》的盘,最后一听,怎么是《勇气》?

这里没有服装店,不免有些遗憾。五道口虽远点,但那好逮也是个艺术的殿堂购物的天堂,况且能在那领教清华经贸系的才子是如何把一条标价一百八的仔裤侃到三十五的。

自从自购电的政策出台,从前那些诸如“人走灯亮”的防盗措施已不再适合囊中羞涩的我们。软件也升级到了首富声称更为节电的XP。为了省电,还勒令耗电量奇大的P4和K7搬回家用做供暖。宿舍的网速还算可观,有时一路飚升,甚至能追上旁边高速路上的卡车,但这只发生在学校已断电的时候,有人便筹划攒钱买个超大的硬盘或超小的优盘。事与愿违,这些钱都用来买了电了,字节转眼变成了安培。6毛钱啊,就1度,那56度的贰锅头得多少钱一瓶?也不知道电这玩意儿的进价是多少,我们能不能也批到一些?

十六大开幕在即,尊敬的校领导召开了隆重的预备会议,议题当然不是如何全面封杀应试教育全面开展素质教育,是否考虑给各系主任和清洁楼道的大爷大妈加薪我们也不得而知,即使片面地看,后者的贡献可能更大。与会期间众领导做出了又一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重大决定--有偿开水服务。通过数月观察,除了学校的财务主任,最开心的恐怕就要算那垄断经营的小铺老板了(1元一瓶的矿泉水曾一度脱销),看到那老气横秋的面部之上堆满的灿烂,收益可见一斑。其实一毛钱一壶的开水,比起火车站边上五块钱一杯的大碗茶,价格还算体贴。学校征收这不痛不痒不伦不类的水钱,无非是要使水房得以定期维护修缮,并美其名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云云,最重要的是要培养我等节约用水之精神。只可怜笔者在炮制这些文字的时候却伴随水声潺潺,大抵又有洁癖者在水房没完没了地冲洗衣服。水钱也交了,但如果今后的开水倒入杯中,仍旧上面漂着下面沉着中间悬着,我们也只好眼不见为净地换个不透明的杯子,或者干脆直接抱着暖壶喝算了!

说说洗澡,这也应属消费行为,而且是奢侈,小资的那种。估计我院生怕这群学计算机的学生跟那些东西接触久了也会跟它们一样三五天染个病毒什么的,遂终日开放澡堂欢迎我等前去洁身自好。这一元一次的享受在笔者看来是在这所学校性价比最高的消费。唯一可悲的是肮脏的存衣柜里好似被浓缩的校门外的垃圾场,因此多数人会是拿来校服或各类的系刊校报等平日被遗忘在角落里的物品,只为在衣柜与衣服间形成保护层。洗发水香皂甚至是毛巾都是洗澡的非必要物品,这些尚可与别人共享,而必备品只是一效证件以证明你是北信学生从而获得至高无尚的半价优惠。客观地讲,用学生证乃不明智之举,因为万一遗失补办,据说其价格足可以让你把在校外买的‘201’打得甚爽,因此强烈推荐各位使用借书证洗澡,此证的最大价值目前来看就是在洗澡时还可以替代学生证使用。拿着借书证前去洗澡堂而不是图书馆可谓荒也谬也,且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而最终结论是,一个门朝北,一个门朝南,仅此而已。

开学之初本人曾毫不吝惜地花掉十元购买了四只现已在人群中失传的鞋套,就像武林中什么宝典一样在江湖从此消声灭迹,它们可是机房老师的至爱,因此那路人看我们向来都是看脚不看头的,只为有充分的理由让你从外面把机房大门关好;此外还在病入膏肓之时花了几角几分在校诊所买到了像《仙剑》中的鼠儿果一样便宜却无效的药品,到底它们能为你补充多少MP和HP,那便是后话了;仅存的二十元用来补考了一门据说能改变大学生毕生信念的科目,交钱时一边排着长队一边心潮澎湃思绪翻滚,二十块钱,又能买张点卡外加几串肉筋了。所幸学校还算大慈大悲,二十?--就算要你二百,岂敢不给?

--呜呼!从此努力学习,用宝贵青春去兑换更宝更贵的奖学金。
发布于 4/15/2008 17:38:07 | 评论:14
pc @ 4/15/2008 17:42:41
经典啊
01年的文章?
sdillon @ 4/15/2008 20:01:45
经典啊!

遥想当年北信的时光:》
玉面飞龙 @ 4/15/2008 21:10:56
此君不逛东北虎?:)
abin @ 4/15/2008 21:16:18
感觉有点远啊……但是食堂那条是真理,另一种说法是:四两跟三两差不多,三两跟二两差不多。
苦瓜 @ 4/15/2008 22:16:54
我和我老婆保持着在北信养成的吃的习惯:
辣子鸡丁,酸辣土豆丝
辣子鸡丁算东北做的最好,比大红的好
酸辣土豆丝,经典啊,现在都天天吃,就因为我们小区门口的饭店做的很有后街的味道。
快吃了十年了,真可怕!

另外,后街经典的面条!!
如果你偶尔去学校后门,看到两个衣着楚楚,正装领带的人坐在后街的面条店,与建筑工人一起吃着3.5元一碗的酸菜肉丝面,肯定就是我和我老婆了!
我老婆对那里的面条情有独钟,多次作出面条打包带到别的饭店吃的另类之举,就见我端着一碗面条,小心翼翼的穿越后街。。。。。。


pat @ 4/15/2008 23:17:38
福满居已经拆了,听说大红也快了。。。
吴雨 @ 4/16/2008 9:32:00
文章好像很早,北信苑,这还是很早的时候的名字吧,开始买电也是01年之前的事情呢。
Iam3dot14 @ 4/16/2008 10:03:47
根据“十六大开幕在即”可以考证是02年9月之后,11月之前。
根据文中部分史实本人不甚明了来由,可以猜测作者比我早入学,我是01年入学的
Iam3dot14 @ 4/16/2008 10:05:04
附加一句:个人觉得作者文笔流畅,读下来很痛快。读完了沉思一会,略有伤感浮上来。
julia @ 4/16/2008 11:29:26
好久没回去了

计算中心门口的花该开了吧 @
v @ 4/18/2008 0:01:52
机房门口的花
宿舍楼下的花
家属区的花
水房的花
……
吴雨 @ 4/18/2008 9:13:13
前几天过去看的时候,这些花儿都谢啦
csh @ 4/27/2008 23:01:42
恰巧今天blogsearch了一把北信
此文榜上有名
吴雨 @ 4/28/2008 17:42:01
怎么搜到的?
不是有隐藏么?

看帖要回帖...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1168
  • 评论数: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