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一篇:11计划
后一篇:关于“知行合一” »

资治通鉴 @ 2/8/2011

唧歪类
从09年10月28日开始至11年01月26日,历时十五个月,终于读完了。
这是我读的时间最长的一本书。

花这么长时间,并不是说读的多么精,而是花的时间都是边角料的时间。
比如等人的时候,上厕所的时候,睡不着的时候,当然,还有无聊的时候。
比较大块的时间是每天坐地铁,三站地,来回两趟,相当于每天固定有半个小时。

最初是在手机上读。
手机上有一些字显示不了,比如祎字就没有,所以经常会有一些方框。
其实这个比较郁闷,有时候两个人都是方框的时候,就不知道谁是谁了,只能靠猜。
然后手机上的读书软件比较弱,不太适合读书,背景太亮,很伤眼睛。
另外是操作不太方便,想起来前面一件事情,想翻回去找,那可就费了劲儿了。

换了租房的地方之后,地铁10号线上三站地,变成了两站地。
之后又换了公司,变成了10号线1号线各两站。
1号线上人太多,读书更不方便,所以其实每天变成了只有两站地的时间。
于是买了一个kindle3。
绝大多数字都能显示出来了,字体也舒服了,也不刺眼了。
这回读书速度大大加快,不过新的问题也来了。

首先是我找到了王夫之的《读通鉴论》,想两本对照着读。
结果发现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其次是kindle带有的笔记功能,只能写英文。
从文言文的世界里把想法转成英文,这个相当费劲儿。
然后是一个老问题,想对比着看前面和后面的内容,也是相当麻烦的一件事情。
最后是kindle有点大,不是每个衣服都有这么大的兜。
这也是因为我不背包的缘故吧。

罗嗦了这么多,终于该说到这本书了。

中国历史上的正史,通常都是纪传体,二十四史都是跟《史记》学的。
像《资治通鉴》这样的编年体,好像只有《史记》之前的《春秋》和解释《春秋》的《左传》是这样的。在这之后,貌似就是《续资治通鉴》了。
通鉴是本着续《春秋》的想法,所以从战国的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公元前403年)开始写,到五代的后周世宗显德六年(公元959年),要写到赵匡胤了,就结束了。这样一共写了1363年,结果写了300多万字。
写的不知道累不累,反正我看的是够累的,据说司马光一生不写草字,《资治通鉴》草稿全部以正楷写成,难怪写了19年。

《资治通鉴》算是正史,不过其实也有不少司马光不故意或故意瞎写的地方。
通鉴是司马光受命写给皇帝们看的书,正是这个原因,基本上写的都是政治军事有关的事情,其他的文化、艺术、宗教都写得很少,比如唐朝的李白杜甫都在书中压根就没有出现过,更别说玄奘译经之类的事情了。正如顾炎武所说:“此书本以资治,何暇录及文人?”
如果想学帝王之术,大可以好好看看《资治通鉴》。但如果只是想知道历史,看看柏杨写的《中国人史纲》即可,看《资治通鉴》实在是太累了,从头到尾基本上全是打仗、杀人。无怪乎鲁迅会说只看到了“吃人”俩字。
司马光讲故事的时候,如果某件事情跟别的没有关系,而后面的事情又以这个事件为先导条件的时候,通常会用“初”来夹叙进来,因此事件的脉络都比较清晰。不像《史记》那样单独列传,想把事情串起来,那简直得另费一大圈的周折。
另外一个就是某一种类型的事件开始的时候,司马光会特地注明,比如“宦官用权,自此始矣”,“节度使由军士废立自此始”。
其次,司马光对于迷信、怪诞、符瑞、图谶基本不写,这个以当时人的理论水平,的确让人很佩服。
在书里面,司马光加了不少评论,有的还是写的不错的,比如对柴荣的评价,我觉得说的就不错。

读通鉴的时候,一直有个问题没有搞明白,就是每纪开始的时候,都写有类似“起著雍摄提格,尽玄黓困敦”的话,只是感觉大概是指时间,但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刚才在网上看到有人说,这个是表示甲子纪年的意思。
太岁在甲曰阏逢,在乙曰旃蒙,在丙曰柔兆,在丁曰强圉,在戊曰著雍,在己曰屠维,在庚曰上章,在辛曰重光,在壬曰玄黓,在癸曰昭阳。
太岁在寅曰摄提格,在卯曰单阏,在辰曰执徐,在巳曰大荒落,在午曰敦牂,在未曰协洽,在申曰涒滩,在酉曰作噩,在戌曰阉茂,在亥曰大渊献,在子曰困敦,在丑曰赤奋若。
——摘自<<尔雅·释天第八>>
发布于 2/8/2011 11:40:02 | 评论:1
sP @ 2/8/2011 14:11:35
恩 年底我也入了个K3 一样 地铁看书用……

看帖要回帖...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1168
  • 评论数: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