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眼中的几位历史人物[转] @ 10/5/2005

转贴类
from: WOW@MOP

NO.1  格罗姆.地狱咆哮(Gromm Hellscream)
战歌一族的领袖,充满争议的人物.一生历经磨难,在血腥与杀戮中挣扎的他,最终以生命赎回了自己的荣耀,也为战歌部落一族留下了光辉的名字.至今在途经屠魔谷时,偶都会在英雄的墓碑前拜几分钟.
由于袭击精灵营地,激怒了丛林守护者塞纳里斯,一位半神.好胜的他,屈从于燃烧军团,和部下们自愿接受了深渊领主玛诺洛斯(Mannoroth)的血,最终轻易地打败了塞纳留斯.虽然在萨尔和吉安娜的帮助下,暂时摆脱了血之诅咒,但他为了族人和尊严,接受了玛诺洛斯的挑战.最终击杀玛诺洛斯,自己也被玛诺洛斯伤口涌出的混乱之火淹没...强烈推荐这张CG:恶魔的血液已在他体内燃尽,他在死前终于亲手解放了自己,以及他的族人.
推崇他,并不是因为他作为一个凡人,却打倒了两位半神;尊敬他,也并不只是因为他最后一战的壮烈.他的执着,他那执着的信念,至今仍让人热血沸腾.在兽人战败后漫长的岁月里,他从未向命运低头,也从没有向敌人屈服,他的意志早已深入每一个兽人的心灵最深处,融入了血液之中,至今仍在激励着他们为自由而奋斗不息.
格罗姆的墓碑在灰谷右下的屠魔峡谷,上有萨尔所题的墓铭.

NO.2  耐奥祖(Ner'zhul)
(他是贯穿整个魔兽史的人物)兽人最年长的萨满,也是古尔丹的导师,在奥格瑞姆被俘后一度成为兽人氏族的统帅,但自私的他选择了接受血契(血之诅咒).虽然他之后想摆脱燃烧军团的控制,并成功开启了黑暗之门,可仍然落入了基尔加丹手中.
他再次答应了基尔加丹的要求,此后巫妖王诞生了.狡猾的他,先后笼络了地穴领主阿鲁巴拉克(Anub'Arakh),达拉然的人类法师克尔苏加德(Kel'Thuzad)(此人后来为其建立了天灾军团),并用计使得王子阿尔萨斯也加入了亡灵天灾(霜之哀伤,正是由耐奥祖制造的).虽然被伊利丹击伤,但正如巫妖王一直所期待的那样,最后耐奥祖与昔日的圣骑士阿尔萨斯合为一体,成了新的巫妖王...随着亡灵天灾的诞生,燃烧军团在历史中的地位逐渐被其取代.
新巫妖王位于瘟疫之地以北的诺森德.

NO.3  泰兰德.微风(Tyrande Whisperwind)
一位被人们敬如月亮的祭司,也被尊称为卡里姆多大陆的守护神.她的事迹大家都很熟,偶就不赘述了.
在达纳苏斯,你会见到这位传奇的女性.

NO.4  希尔瓦娜丝.风行者(Sylvanas Windrunner)
曾经是是守护精灵之门的游侠领袖,被阿尔萨斯打倒后,成为了女妖之王,与克尔苏加德拥有同等地位.之后她渐渐摆脱了巫妖王的控制,联合三大恐惧魔王成功伏击了阿尔萨斯,但由于克尔苏加德及时赶到救了阿尔萨斯一命.随后又战胜了瓦瑞玛萨斯(Varimathras),德瑟若克(Detheroc)和巴纳泽尔(Balnazzar)三位强大的恐惧魔王,德瑟若克被杀,瓦瑞玛萨斯更是见势不妙投降了女妖之王.
从此,希尔瓦娜丝和她所领导的亡灵族有了自己的名字----被遗忘者(Forsaken),在以前洛丹伦首都遗址之下修建了一座巨大的地下都市幽暗城.这群拥有自由意志的亡灵族,举起了反抗天灾军团的大旗,然而他们的敌人是强大的新巫妖王和克尔苏加德.但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的加入,新的联军即将形成(实际上,集结在幽暗城通向瘟疫之地的亡灵堡垒的中立部队,已经是各个族的精锐了,其中就包括银色黎明).
我个人选亡灵族,不仅是因为有个自强不息的领导者,更多的是为了公正与自由.
原本亡灵族都是人类,但当他们终于摆脱巫妖王的控制之时,人类却采取了什么态度?当那些战场上的英雄为国捐躯后,人类是怎么称呼他们的?而当那位"伟大"的人类阿尔萨斯摧毁了洛丹伦王国之后,是谁在为艾泽拉斯大陆守护最后的光明,是谁在抵抗天灾军团的进攻?"被遗忘者",这并不是一个自豪的称呼,更多的是悲愤与无奈.阿尔萨斯领导的亡灵天灾是亡灵族不共戴天的仇敌,而自以为是的人类,更应该让他们学会 公正 这个词所代表的真正意义.
是什么让亡灵族有如此之旺盛的生命力?是自由,特别是在被控制之后重获的自由.与兽人族被奴役一样,当久违的自由终于来临时,当你终于能以自我的意识去感知,去改变这个世界时,你才会真正理解 自由 的可贵.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事能够剥夺自由的权利.格罗姆,泰兰德,希尔瓦娜丝,洛萨...这些英雄之所以被人们传诵,受到后人的敬仰,正是因为在他们身上,闪耀着顽强不屈的精神.他们,代表着自由.
这位黑暗女王就在幽暗城的皇家区.

NO.5  麦格娜.艾格文(Magna Aegwynn)
在达拉然与银月城的秘密契约之下,人类法师和高等精灵的魔法力量集中授予一个最强的凡人,这个人就被称为提瑞斯法守护者(the Guardians of Tirisfal).作为一名守护者,她的实力是勿庸质疑的.虽然不满议会被男性垄断,但她仍然致力于保护世界不受燃烧军团的侵袭.在与恶魔之王萨格拉斯的对决中,也很轻松获得了胜利.骄傲的她以为已经打败了恶魔,但其实萨格拉斯的灵魂已进入她的体内.此后她私自运用提瑞斯法的力量延长了自己的寿命,并生下了一名男孩----麦迪文.
确认此人已逝世.

NO.6  萨尔(Thrall)
典型的主人公式人物,传奇色彩很浓.长大成人的他,在目睹了自己的同胞被人类奴役的现实后,毅然踏上了自己的旅途(男儿志在四方).之后他遇到了格罗姆,他永不屈服的精神深深触动了萨尔,他下决心找回兽人的战斗传统.在旅途中,萨尔得知自己是霜狼部族的后人,也是杜隆坦的儿子,他开始找寻自己的部族.历经艰辛后,他终于见到了德雷克萨尔(Drek'Thar),整个部落最后的萨满祭司,在他那里,萨尔学习了在古尔丹的邪恶统治下已经被兽人遗忘的古老萨满文化.一段时间之后,萨尔成为了一位强大的萨满祭司并成为了霜狼氏族的酋长.
有一天,德雷克萨尔的霜狼慧耳(Wise-ear)领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从奥格瑞姆那里,萨尔终于知道了兽人被奴役的由来,也找到了自己应该为之奋斗,也是他的父亲,格罗姆,奥格瑞姆,许许多多的同胞一生为之奋斗的东西----部落的尊严与荣耀.在奥格瑞姆的指导下,萨尔决定解放被囚禁的氏族.作为兽人获得新生的象征,萨尔回到了布莱克摩尔(他的养父,恶人)的敦克霍尔德城堡并解放了收容所中的兽人.但在解放一座收容所的战斗中,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战死了.萨尔拿起了毁灭之锤那传奇般的战锤,穿上了他的黑色板甲,成为了新的兽人领袖.萨尔为了确保没有兽人再次成为奴隶,无论是人类还是恶魔的----而战斗.
奥格瑞玛上部区域的智慧谷,便是萨尔所在的位置.

NO.7  凯恩.血蹄(Cairne Bloodhoof)
英明而温和的牛头人酋长,对萨尔的影响非常大.他对流落至卡里姆多的萨尔及其族人,给予了许多帮助.并带领萨尔前往石爪峰,在那里他们遇见了吉安娜和先知(这人是谁很好猜的).在先知的劝说下,萨尔同意与吉安娜共同对抗燃烧军团,从那一刻起,整个世界的命运被改写了.与萨尔最好的朋友与副手格罗姆相比,凯恩倡导的有规律的生活和提倡与自然和谐的思想,对萨尔的帮助更大.凯恩将永远受到兽人的尊敬.
平易近人的凯恩,在雷霆崖中部的普通房间里.

NO.8  伊利丹.暴风之怒(Illidan Stormrage)
野心与实力兼备,对力量的渴望,加上不凡的谋略,永远是时代的弄潮儿.很难猜出他加入燃烧军团的本意,但可以确信的是,他永远在追求自己的利益.了解他的事迹后,你会发现这人蛮可爱的.
伊利丹和他的部队,现在处于外域(无尽之海的某座岛上).

NO.9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Jaina Proudmore)
阿尔萨斯的青梅竹马,人们都期待她和阿尔萨斯的关系能更进一步,但两位当事人达成了一个共识,她将成为一个法师而他将成为一个国王.此后她拜在安东尼达斯(Antonidas)门下,成为了王国的希望.最终她听从了先知的建议,带领一批人毅然离开了艾泽拉斯,前往卡里姆多大陆,他们也成为了洛丹伦王国最后的幸存者.在先知的帮助下,她遇见了萨尔和凯恩.下面的事大家都耳熟能详拉~
吉安娜现在仍然在尘泥沼泽右方的塞拉摩岛.

NO.10  阿尔萨斯(Arthas)
负面评价最高的人物.面对国王召集部队回国救援的命令,先悄悄募集冰原雇佣军烧毁船只,然后又命令毫不知情的士兵攻击他们,将曾为其卖命的冰巨魔和食人魔全数杀害;拔出那把霜之哀伤(Frostmourne)之时,瞬间迸裂的冰剑夺去了他的好友穆拉丁铜须的生命,可这只是开始:他率领着亡灵大军,亲手杀害了自己的父亲泰瑞纳斯和大法师安东尼达斯,先后使洛丹伦和达拉然两个人类王国陷落;他的导师乌瑟尔也被他亲手杀死;不仅如此,阿尔萨斯为复活昔日仇敌克尔苏加德,决定攻占由高等精灵守护的太阳之井.途中他杀死了斯坦索姆前领主----瑞文戴尔(Rivendare),并将其变为死亡骑士.最终他攻陷了奎尔萨拉斯和素有美誉的银月城(Silvermoon),无数高等精灵惨遭杀害,就连她们的游侠领袖希尔瓦娜丝也被死亡骑士用魔剑残杀后转化成为了女妖...
在地穴领主的指引下,他前往寒冰皇冠冰川.路上一群自称来自铁炉堡的矮人挡住了亡灵军团的去路.原来,矮人战士穆拉丁铜须被害之后,部分矮人于那场战役中幸存了下来,他们希望能唤回这位昔日圣骑士的良知,然而冷血残忍的死亡骑士并无悔过之心.这群幸存的矮人根本不是阿尔萨斯的对手,在他的一声令下毫不费力便将所有矮人全数杀死.最终他又打败了伊利丹率领的那迦和血精灵联军,与耐奥祖合为一体...
他的行为,人神共愤,伊利丹与之相比,真是善良太多了.希尔瓦娜丝和萨尔是为了部族的自由和不被奴役,格瑞姆靠的是自身实力和意志,而他更多是靠神器.对他,真的是激不起一丝同情心.说他是傀儡又不像,可他的仇恨究竟源自哪里,如果真有这么大的仇恨,又怎么会意志如此薄弱,他的行为完全不合情理,个人觉得这角色塑造的很失败.个人实力很强,但性格上,意志上,行为上一无是处.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他,已经是8大族中的最强生物了,以后他的戏份仍然会很多吧...
新巫妖王位于瘟疫之地以北的诺森德.

NO.11  玛法里奥.怒风(Malfurion Stormrage)
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总有一个伟大的男人,玛法里奥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当艾萨拉打开黑暗之门时,他是第一个站出来反抗的.一度破坏了黑暗之门的能量来源----永恒之泉,之后他和泰兰德领导族人来到没有被分割的海加尔圣山,但他目睹了自己弟弟的背叛,永恒之泉被重建了.他宽容了伊利丹,并与沉睡的巨龙们取得了联系:阿莱克斯塔萨,伊瑟拉和诺兹多姆帮助精灵创造了生命之树,以此来守护海加尔圣山和暗夜精灵们.当生命之树的枝叶伸展开来的时候,德鲁依们进入了深深地睡眠之中.作为对树中强大力量的回报,德鲁依们在他们的沉睡之所"翡翠梦境"里担起了守卫的责任,玛法里奥和德鲁依们会不时的醒来看看精灵们然后又一次睡去.就这样,在某种意义上说,玛法里奥是泰兰德的最终召唤技...
玛法里奥大多数时间仍然留在翡翠梦境.

NO.12  麦迪文(Medivh)
(这人的介绍可能要长点,他的身世与萨尔很像)麦迪文出生不久后,便被他的母亲艾格文送到暴风要塞.十四岁前麦迪文一直和他的父亲,人类法师聂拉斯.埃兰生活在一起.十四岁时,潜藏在他体内提瑞斯法力量觉醒,与萨格拉斯的黑暗力量产生了激烈的冲突.能量也波及到了北郡修道院,牧师们跟随长者阿隆苏斯.法奥(Alonsus Faol)连夜赶来暴风要塞,然而还是迟了...是夜,聂拉斯.埃兰为试图挽救麦迪文而耗尽了生命...虽然他被带至北郡修道院看护,但在这期间黑暗的力量最终融合,并与世界彼端的古尔丹取得了联系.
当麦迪文在卡拉赞修建黑暗塔时,他的母亲赶来阻止,可艾格文惊讶地发现,正是她的老对手恶魔之王萨格拉斯控制了麦迪文的心志.由于将力量传给了她的儿子,麦迪文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她击败,并把她赶出了卡拉赞.艾格文前往暴风要塞,告诉莱恩国王,他的儿时伙伴已经成为了恶魔,当莱恩犹豫的时候,麦迪文迅速肃清了失去守护者的提瑞斯法会,从此守护者的称号也从世界上消失了...麦迪文的另一位儿时好友,洛萨爵士,在得到了人类法师卡德加和半兽人加罗娜的帮助后,率众突入卡拉赞,最终击败了邪恶的守护者,并无意中将萨格拉斯的灵魂打入黑暗深渊之中.这结局恐怕萨格拉斯自己也未想到...
二十年后,一位化形为乌鸦的神秘先知出现在洛丹伦大陆.他先后告知兽人酋长萨尔和人类国王泰瑞纳斯有关燃烧军团第三次入侵的预言.然而在兽人部落在萨尔的带领下启程前往卡利姆多之时,人类国王泰瑞纳斯显然对他的说词毫无兴趣.之后洛丹伦北部城镇便遭受了突如其来的瘟疫,洛丹伦王子----圣骑士阿尔萨斯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以屠城来遏止瘟疫的蔓延:斯塔索姆白骨累累,一片废墟.神秘的先知再次出现,然而此时阿尔萨斯根本听不进他的劝说,年轻气盛的王子被复仇的火焰蒙蔽了双眼.不久之后,泰瑞纳斯国王被他的儿子杀害,洛丹伦王国陷落;而可怕的瘟疫仍继续蔓延.
仅有少数人类跟随女法师吉安娜,在先知的指引之下远涉重洋来到卡利姆多.他们成为洛丹伦灾难的幸存者.并与之前到达卡利姆多大陆的兽人部落结为战时同盟,最终与暗夜精灵一起击败了燃烧军团的入侵,粉碎了恶魔酝酿已久的黑暗计划.
确认此人已逝世.

NO.13  安东尼达斯(Antonidas)
肯瑞托的大法师安东尼达斯领导着一个位于神秘城市达拉然的秘密法师协会.在亡灵天灾降临前,安东尼达斯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的导师.在旁人的眼里,吉安娜有超越他的潜力,而他每况日下健康更是加快了这种趋势.然而,阿尔萨斯和亡灵天灾却使事情变复杂了.安东尼达斯领导的肯瑞托建立起了强大的魔法屏障,能够不断抽取亡灵的活力.强大的魔法能量几乎就把亡灵成功地阻挡在了达拉然城外.然而阿尔萨斯不是低能的尸体,他发现了防御上的薄弱点.当能量场一崩溃,阿克蒙德便找到了进入城市的途径.凭借他无比强大的魔法,水晶塔纷纷崩塌了.
安东尼达斯被推断为已死,但是对于一个像他那么强大的人,这个推断未必能够成立.

NO.14  乌瑟尔.光明使者(Uther Lightbringer)
(从他开始,后面的人物对于不熟悉魔兽史的人来说,可能都比较陌生,所以篇幅上都会加长不少,希望大家见谅)前面提到的阿隆苏斯.法奥是乌瑟尔的导师.在兽人的连续进攻之下,许多市民甚至包括修道院的牧师丧命于战乱之中,就连艾泽拉斯的北郡修道院也惨遭涂炭.当暴风要塞被兽人攻陷,莱恩国王遇害之后,乌瑟尔跟随他的导师和安度因.洛萨同往洛丹伦王国寻求援助.鉴于艾泽拉斯战役的教训和迫在眉睫的兽人的威胁,阿隆苏斯.法奥决定成立一个新的组织,并由他的学徒兼助手乌瑟尔来全权负责.这就是后世著名的"白银之手"骑士团.乌瑟尔将"Esarus Thar No Darador"(英文意思是By Blood And Honor We Serve)作为骑士团的口号,而这一口号至今仍被人传诵.
在骑士团成立之后,大批洛丹伦最优秀的人类骑士先后慕名而来,其中就包括达纳斯和瑞文戴尔.而一些年轻骑士,比如图拉扬,则在乌瑟尔的影响下成为恪守光明之道的圣骑士(之后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七国之盟,在洛萨的简介里会有介绍).值得一提的是,与倒戈的奥特拉克国王佩瑞诺德相比,即使在兽人大举进犯洛丹伦,联盟军队士气低落之时,白银之手的骑士们仍尽力协助洛萨(联盟最高统帅)奋力作战.而在洛萨牺牲后,白银之手更是作为联盟的一面旗帜,在圣骑士图拉扬和他的导师乌瑟尔的率领下奋力作战,受到鼓舞的联盟部队最终攻下黑石塔.此后联军在悲伤沼泽腹地彻底击败了奥格瑞姆,火刃氏族(Burning Blade Clan)几乎全军覆灭.
联盟获得了胜利,王子阿尔萨斯也在此时加入了白银之手骑士团.短暂的和平之后,联盟破裂(其原因在泰瑞纳斯里将有介绍),仅有部分人类王国和铁炉堡的矮人愿意继续保持同盟关系.而兽人则在年轻酋长萨尔的领导下逐渐强大起来.与此同时,神秘的死亡瘟疫在人类的城镇间迅速蔓延开来.尽管先知麦迪文曾劝说过洛丹伦的泰瑞纳斯国王,然而固执的国王没有听从他的忠告,宁愿留在危机四伏的洛丹伦大陆.泰瑞纳斯国王派出了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圣骑士,以为可以阻止瘟疫和死亡的蔓延.正是这一决定,酿成了日后的一系列悲剧.
乌瑟尔与阿尔萨斯到达时,发现斯塔索姆(Stratholme)已经被瘟疫感染了.阿尔萨斯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于是命令乌瑟尔开始屠城.恪守光明之道的乌瑟尔拒绝执行这一命令(光明之道是守护而非屠戮),阿尔萨斯以此为由认定乌瑟尔的叛敌罪,并命令他离开.乌瑟尔回到了泰瑞纳斯身边,他们认为阿尔萨斯很有可能受到了在熔炉谷(Hearthglen)所遭受的压力的伤害,于是派遣了一名使者找到他并命令他返回.几周后阿尔萨斯终于回来了,洛丹伦(Lordaeron)的首都沉浸在庆祝英雄归来的喜庆中.但是,他们不知道阿尔萨斯已经彻底背离了圣骑士所恪守的光明之道.借用魔剑的黑暗力量,他先是杀害了自己的父亲泰瑞纳斯国王,随后又相继杀害三名圣骑士同僚.泰瑞纳斯被正式的火化并被安置在一个充满魔法的骨灰瓮中.乌瑟尔志愿在安多哈尔(Anhorhal)亲自率领白银之手骑士团守护骨灰瓮.但是小镇最终被阿尔萨斯和他的亡灵部队攻破,乌瑟尔也被他最心爱的学徒----死亡骑士阿尔萨斯杀害.
如今在西瘟疫之地(安多哈尔附近)的密林中,人们还能找到乌瑟尔之墓.
至此,曾经荣光的白银之手骑士团,由于图拉扬等先驱者消失在德拉诺世界,阿尔萨斯的叛变,以及乌瑟尔的最终败亡,也随着洛丹伦王国一起,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NO.15  图拉扬(Turalyon)
他的事迹前面都介绍了不少,这里补充后面的:黑石塔一役之后,兽人萨满耐奥祖用铁腕"赢得"德拉诺世界各兽人氏族的支持,成为事实上的部落统帅.不久黑暗之门被耐奥祖和他的新盟友死亡骑士再次开启.随后部落军队在他的精心策划下突袭了人类王国,并夺走麦迪文之书,萨格拉斯权杖和达拉然之眼等多件神器.为彻底消除兽人部落的威胁,联盟决定远征德拉诺世界.此时圣骑士图拉扬被任命为远征军统帅,与大法师卡德加一同率领联军穿越黑暗之门进抵德拉诺.
联盟和部落的军队在荒芜的地狱火(Hellfire)半岛上展开了激战.由于兽人根本未有料到联盟会如此之快发动反击,因此战局在头一个月里对部落相当不利:包括耐奥祖的影月要塞在内的多个重要据点被联盟相继攻陷.虽然最后联盟从叛变的嘲颅氏族手里换回麦迪文之书,然而还是未能阻止耐奥祖的计划:借用神器萨格拉斯权杖和达拉然之眼,耐奥祖开启了新的传送门.但是新传送门所引发的巨大能量冲击开始毁灭德拉诺世界,随即引发了一系列巨变.耐奥祖和他的那些忠实的追随者们慌忙逃入一座传送门中(还是没逃出基尔加丹的控制);另一些氏族首领,如格罗姆.地狱咆哮和奇尔洛格.死眼也带领各自氏族拼命冲杀,带领部族逃离了这个行将毁灭的世界.
然而与此同时,圣骑士图拉扬和大法师卡德加等人为使艾泽拉斯世界免受波及,决定选择留在德拉诺这边,彻底摧毁黑暗之门.大灾变后德拉诺变为荒凉之地,图拉扬等人极有可能死于大灾变中...

NO.16  安度因.洛萨(Anduin Lothar)
(很出彩的人物,因为他,偶选择了洛萨服务器)矮人与人类历经风雨也从未动摇的结盟,这一结盟的由来大家都清楚,因为人类英雄阿拉希.作为阿拉希的唯一后裔,洛萨将一生都献给了自己的国家.
当兽人部落大举进犯艾泽拉斯时,洛萨作为王国的最高指挥官率军作战.在麦迪文的学徒卡德加的帮助下,洛萨决定突袭麦迪文之塔.虽然洛萨与卡德加联手击败并杀死了被恶魔附身的麦迪文,但此举还是未能挽回艾泽拉斯王国的命运.曾经繁茂的艾尔文森林被战火蹂躏,最终暴风要塞失守莱恩国王遇害.尽管洛萨竭尽全力从麦迪文之塔赶回援救暴风要塞,然而大势已去.
洛萨爵士收集了残余的兵力,带领那些幸存者们去往北方洛丹伦大陆.得于洛丹伦的泰瑞纳斯国王的相助,洛萨率众在大陆之南的沿海地区驻扎下来.此时洛萨已然成为艾泽拉斯王国的继任者:不仅得到本国公民和战士的一致认同,同时也赢得其他人类国王的尊重.在充分意识到部落所带来的直接威胁后,七个独立的人类王国第一次联合了起来,并公认安度因.洛萨为联盟军队的最高统帅.
虽然此时高等精灵和矮人也相继加入联盟阵营,但由于狂暴嗜血的诅咒和邪恶神器恶魔之魂,联盟军队在部落强大的攻势下节节败退.甚至作为联盟成员的奥特拉克王国的国王佩瑞诺德(Perenolde)也转而投向奥格瑞姆领导的兽人部落.
然而,战局在千钧一发之际出现了微妙的转机.数年前在入侵艾泽拉斯王国之时,由于古尔丹陷入了长期的昏迷之中,奥格瑞姆趁隙杀死傀儡酋长黑手并一举捣毁了古尔丹的影子议会.虽说在那场政变中古尔丹幸存了下来,但却一直怀恨在心.事实上兽人术士古尔丹对部落与联盟的厮杀毫无兴趣,为了寻找萨格拉斯之墓,古尔丹暗暗积蓄着自己的力量.在奥格瑞姆率领部落主力总攻洛丹伦王国首都之际,这位贪婪的术士则带领部分氏族悄悄撤离了战斗,驱使精心准备的船队去了无尽之海.古尔丹的叛逃令战局直转而下.在得知这一情报属实之后,安度因.洛萨当机立断组织了所有力量并发起反击----洛萨誓言定为艾泽拉斯王国及国王莱恩报仇.在他的副官乌瑟尔,图拉杨等人的协助之下,一支由人类,矮人和高等精灵组成的联军不仅击溃了兽人酋长奥格瑞姆的主力,并将其赶出洛丹伦大陆,部落不得不向南退至艾泽拉斯大陆腹地.
联盟军队顺势南下,相继解放了位于卡兹莫丹的多个据点.此时铁炉堡的矮人部族和诺莫瑞根(Gnomeregan)的侏儒也加入到联军中来.作为联盟之最高统帅,安度因.洛萨开始组织力量准备总攻部落最重要的据点---位于艾泽拉斯中部的黑石塔.然而不幸的是,洛萨在与奥格瑞姆的决斗中战死;同时兽人酋长奥格瑞姆也身负重伤.但洛萨之死反而激起所有联盟战士的斗志,并在圣骑士图拉扬和乌瑟尔的率领之下最终击溃兽人守军攻陷重要据点黑石塔.联盟部队一路追击,最终歼灭兽人残余并摧毁了黑暗之门,部落酋长奥格瑞姆成了联盟的俘虏.
综观洛萨波澜壮阔的一生,他没有强大的让人咋舌的个人实力,也没有滔天的谋略,更没有远古的神兵利器.他拥有的是他的忠诚,和他坚定的信仰.他是所有人类心中不朽的丰碑,他代表着人类的尊严与骄傲.

NO.17  穆拉丁.铜须(Muradin Bronzebeard)
这是矮人与人类交往史上的一幕惨剧.瘟疫肆虐时,他和他的氏族在战斗中找寻对抗亡灵的方法.当他与白银之手骑士团汇合时,人马已所剩无己,充满希望的穆拉丁和复仇心切的阿尔萨斯,已经没有人能阻止他们找寻那把传说中的神剑了...
随着他们离目标越来越近,穆拉丁意识到阿尔萨斯已经为他的血腥计划而堕落了.但是出于矮人的誓言(人类有难时,伸出援助之手)以及对这位从小照顾的王子的信任,穆拉丁还是决定帮助他.
正当死亡领主领着大队人马来围攻他们这支小队伍的时候,穆拉丁和阿萨斯很偶然的发现了武器的所在.在这把利刃的霜之坟上,守卫者警告他们前进将带来可怕的后果.但是他们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进去,当穆拉丁看到这利刃下面的题字并且意识到这的的确确是被诅咒的物品时,一切都太迟了.它已经腐蚀了阿尔萨斯剩余的良知并且开始控制这位王子.剑已出鞘,穆拉丁的朋友和曾经的学生阿尔萨斯,手持利刃使他做了第一个剑下亡魂...而他的氏族,也在后来阻止阿尔萨斯前往冰霜王座的战斗中全部牺牲.
矮人的心灵手巧,以及他们对朋友的忠诚,永远被后人所称颂.然而在很多作品里,矮人的命运都是非常坎坷的,希望有一天,已经赢得所有种族尊敬的矮人们,也能赢得命运女神的垂青.

NO.18  阿鲁巴拉克(Anub'arak)
那些居住在极北大陆诺森德寒冷冰原之下的类人蜘蛛怪,在上古时期就已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地下王国----艾兹卓.尼拉布.它们在地底深处挖掘了数以千计的黑暗隧道,将地下王国的面积几乎延伸至整个诺森德大陆.
当巫妖王的势力在严寒大陆上逐渐扩张的时候,类人蜘蛛怪成为他们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敌人.它们不仅对巫妖王的亡灵瘟疫和心灵控制全然免疫,还派出数量庞大的蜘蛛军团围攻了巫妖王所在的寒冰皇冠城堡.不过最终,巫妖王在恐惧魔王的协助之下赢得了对类人蜘蛛怪的战争:他们摧毁了庞大的地下王国,将那些战死的蜘蛛怪赋予新的"生命",被转化为没有思想受制于巫妖王的地穴恶魔;它们的国王,阿鲁巴拉克也被耐奥祖赋予亡灵的能量而拥有不死之躯,受命统领这些地穴恶魔为天灾军团效力.于那场浩劫中仅有极少数蜘蛛怪幸存了下来并小心地躲藏起来,它们伺机而动期待一日夺回对地下王国的控制.后来,伊利丹为摧毁冰峰王座率领那迦和血精灵来到诺森德大陆.这些地穴恶魔则在地穴领主阿鲁巴拉克的统领之下,帮助死亡骑士阿尔萨斯击败了伊利丹的联军.最终阿尔萨斯到达冰峰王座,巫妖王重获自由.
眼下,阿鲁巴拉克正协助新巫妖王在残存的诺森德大陆上(由于能量冲击致使大部分陆地和冰层沉入大海.现仅有数座大小岛屿组成)重建寒冰皇冠城堡.
有了阿鲁巴拉克的加入,现在的天灾军团已经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能够对抗:乌瑟尔,泰瑞纳斯,安东尼达斯...已伴随着洛丹伦王国的覆灭退出历史舞台,而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先驱者们:图拉扬,卡德加,达纳斯...则消失在遥远的德拉诺(希望他们能够回来,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性);高等精灵的精锐,游侠部队全灭于阿尔萨斯之手;在见到穆拉丁的悲剧后,矮人们对参战也开始持谨慎态度;而兽人与人类的关系,暂时是不会有改善的...如果再次出现联军对抗天灾军团的话,个人认为最先可能结盟的是:以北郡修道院的牧师和暴风城的圣骑士为主的艾泽拉斯王国,黑暗女王(Dark Lady)领导的被遗忘者,隐藏在诺森德还未被控制的蜘蛛怪.无论是地理因素,还是情感上,这3支部队是最痛恨天灾军团的,尤其是前2者,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仇敌:阿尔萨斯.

NO.19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Orgrim Doomhammer)
兽人的英雄往往都倍受争议,奥格瑞姆也不例外.当古尔丹由于麦迪文之死而变得没用了之后,奥格瑞姆乘机杀死了黑手(Blackhand)并篡夺了他艾泽拉斯所有氏族首领和黑石氏族酋长的职位.其后他迎回了自己的老朋友,霜狼氏族的杜隆坦(Durotan),从他那里,奥格瑞姆得知了古尔丹背后的势力.不久第二次战争到来,他率领部队退入卡兹莫丹(Khaz Modan)并保卫南至荆棘谷(Stranglethorn)的地方.奥格瑞姆是黑手远远不及的一个领导者,他懂得运用战术,将联盟弄得晕头转向;当他推进至洛丹伦城门下时,联盟已经位于崩溃的边缘,兽人获胜的最佳机会就在眼前.可古尔丹的内乱葬送这一机会.虽然他联盟了卡兹莫丹的地精和奎尔萨拉斯(Quel'thalas)的巨魔,但胜利的女神已经不再青睐于他.最后在黑石塔(Blackrock Spire)的一次战役中,毁灭之锤从他的大本营冲出,做了一次在后人看来愚蠢的强攻,而且不是和别人,正是和安度因.洛萨展开了决斗.这场战斗耗尽了两个战士的生命,但最终洛萨倒下了.然而联盟的部队却由于过于悲痛与伤心而士气大振,在白银之手先驱者的率领下击败了兽族.战争结束,毁灭之锤和他的氏族被人类俘虏,而毁灭之锤则被泰瑞纳斯(Terenas)当作私人囚犯关押了起来.
萨尔之所以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就,因为3个人:格罗姆,奥格瑞姆,德雷克萨尔.奥格瑞姆从洛丹伦逃脱后,在乡间象隐士一样游荡,在兽人村落间徘徊,几次被抓获,但都逃脱了.之后他偶尔遇见了兽人的残余酋长格罗姆.从他口中,他得知了一个名叫萨尔的年轻人.于是他在奥特兰克(Alterac)寻找萨尔,但是没有结果.直到他偶然遇到了一只白狼.这头狼是慧耳(Wise-ear),整个部落最后一个萨满法师德雷克萨尔的霜狼.慧耳将毁灭之锤带到了霜狼部落的营地,在那里毁灭之锤象一个神秘的旅行者一样盯着萨尔.然后他挑逗萨尔和自己单挑,萨尔的仁慈救了他一命.当毁灭之锤告诉这个年轻的萨满法师自己的身份时,萨尔表示尊敬,并聆听毁灭之锤教导他的父亲杜隆坦以及许许多多的兽人们所为之奋斗和献身的东西.接着,奥格瑞姆决定制定一个伟大的计划----解放艾泽拉斯所有被奴役的兽人.前四个收容所的解放工作轻而易举,直至第五个,奥格瑞姆被一支人类的标枪刺穿了胸甲...毁灭之锤在他临死的时候将首领的头衔让给了萨尔,之后便死在他学生怀里.当萨尔建立了杜隆塔尔(Durotar)之后,他将它的首都命名为奥格瑞玛(Orgrimmar),来纪念他的导师.

NO.20  卡德加(Khadgar)
他的事迹在在介绍麦格文和图拉扬时都有过描述,这里仍然是最后做个补充:在人兽第二次大战的最后,耐奥祖设法利用萨格拉斯权杖(Sceptre of Sargeras)打开了新的裂缝.自那时起,德拉诺开始毁灭.在了解到德拉诺的毁灭将会导致艾泽拉斯大陆的灾难后,卡德加知道他们必须在德拉诺这一侧关闭传送门.作为一名杰出的大法师,他依靠自身的实力和两件神器:麦迪文之书及古尔丹头骨(Skull of Gul'dan)达到了目的,不过却变得进退两难----他们留在了一片正在毁灭的大陆.所以,卡德加和他的部队决定冒险逃入耐奥祖的裂缝之一,进入了扭曲虚空(Twisting Nether),没有人在艾泽拉斯大陆上再见到他们.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某个副本里会出现他的身影吧.

NO.21  艾蕾莉娅.风行者(Alleria Windrunner)
黑暗之门5英雄之一.暴风要塞沦陷之后,部落将战火一直向北蔓延.兽人出动了海军,战争开始波及奎尔萨拉斯的周边地区.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奥特拉克国王的背叛,高等精灵直接面对兽人的进攻,精灵的绿色森林被兽人军队大片地烧毁,一些城镇被夷为瓦砾,艾蕾莉娅的亲人也死于战火之中.带着无边的仇恨,这位高等精灵游侠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安度因.洛萨领导的联盟军队.在黑暗之门被毁,兽人酋长奥格瑞姆被俘之后,艾蕾莉娅主要负责搜捕在逃的血窟氏族残余.
后来艾蕾莉娅随军远征德拉诺世界.为阻止耐奥祖,大法师卡德加必须夺回麦迪文之书和神器达拉然之眼,同时了解到耐奥祖还持有两件重要神器:萨格拉斯权杖和古尔丹之颅.在攻陷血窟氏族的要塞后,得知其中一件神器----古尔丹之颅的具体下落.于是联盟军队向一座位于德拉诺世界东北部的岛屿发起了突袭.出乎意料的是,黑龙死亡之翼正把守着神器.尽管如此,艾蕾莉娅还是于黑龙巢穴中成功取走古尔丹之颅,并救出之前被黑龙抓走的库德兰.她最终也选择了留在德拉诺世界,想来联盟也很遗憾,大量的精英部队全消失在另一世界,包括那些曾经响亮的名字:圣骑士图拉扬,大法师卡德加,战士达纳斯,高等精灵艾蕾莉娅...期待他们的回归吧(反正打死偶也不相信他们全挂了).

NO.22  达纳斯.托尔贝恩(Danath Trollbane)
达纳斯是斯托姆加德王国雇佣军中经验丰富的老兵.由于在抗击部落入侵时,尤其在解放卡兹莫丹的战役中表现出色,而得到提拔.在黑暗之门被毁战争结束之后,达纳斯曾一度住在新建的暴风城中,同时负责管理俘虏收容所的工作.由于战争致使收容所内拥挤不堪,出于安全的考虑,于是联盟将那里的兽人俘虏押送至位于洛丹伦大陆南方的更大的德拉霍尔监狱,后来一个叫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萨尔的养父,人品嘛...)的人类中尉被任命为德拉霍监狱的新殿狱官.
当耐奥祖再次打开黑暗之门后不久,兽人们围攻了艾泽拉斯的前哨耐瑟加德要塞.达纳斯奉命率军击退兽人的进攻.不过这只是耐奥祖的一个巧妙的迂回战术.当达纳斯的主力与部落军队在耐瑟加德要塞激战之时,另一股由兽人和死亡骑士组成的奇兵袭击了新暴风城.最终,不仅盗走了麦迪文之书,此外还夺获其它几件神器.
虽然后来达纳斯击退了兽人的"正面进攻",但同时耐奥祖已经满载而归.不久后联盟组织了一次大规模反击.达纳斯追随由图拉杨和卡德加领导的远征队,穿越黑暗之门来到红色的德拉诺世界,联盟与部落之战也再次拉开.达纳斯最终也留在了德拉诺世界.

NO.23  雷克萨(Rexxar)
这位俗称兽王的半食人魔半兽人混血儿,是莫科那萨尔(Mok'Nathal)族最后的子孙.他和他最好的伙伴棕熊米莎(Misha)在杜隆塔尔附近的荒野上徒步旅行了多年.风餐露宿,大自然便是他们的家.
一次偶然的机会,雷克萨看见一个兽人战士正遭到一群野兽的围攻.他赶去相助,但还是迟了一步,兽人战士倒在血泊之中.弥留之际,这位战士将一封沾满鲜血的重要信件交给雷克萨,要他无论如何送到酋长萨尔手上.雷克萨答应了战士的请求,并找到兽人的新定居点奥格瑞玛.部落酋长萨尔热情接纳了这位莫科那萨尔族的英雄,并随即邀请雷克萨帮助部落一起建设新的家园.此后的岁月里,雷克萨一共为部落击杀23位各族英雄.
在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Daelin Proudmoore)率领的人类军队大举入侵杜隆塔尔之际,雷克萨再次挺身而出.此时的雷克萨不仅赢得牛头人部落的支持,并且击败了食人魔部落酋长考哥尔,成为石槌部落的新领袖.在重创了人类海军之后,雷克萨与萨尔率领的兽人主力汇合,开始围攻人类位于塞拉摩(Theramore)岛上的最后一座临海要塞.
部落联军猛烈地冲击着人类的防线,海军上将戴林阵亡.部落联军战士们欢呼雀跃,此时萨尔再次邀请雷克萨一起重建家园.然而雷克萨婉言谢绝了"我的一生注定浪迹天涯,我属于那广漠的荒野".
他所处的地点并不固定:北到石爪山的焦炭谷,南至菲拉斯的双塔山.

NO.24  加罗娜(Garona)
她的事迹,在麦格文的介绍里有提到过,这里补充一下(包括北郡修道院被焚毁的由来).加罗娜和雷克萨一样是混血儿,她出生在艾泽拉斯,由于她有着兽人般绿色的皮肤,曾被当地居民抓住,但又因为她有着人类的血统,因此减免了死罪而被贬为奴隶.不过后来她从人类的看守中逃了出来,当时正值兽人入侵艾泽拉斯,她打算加入部落,但被所有氏族拒绝,理由是她长着人一样的外表.不过狡诈的古尔丹倒是慷慨地收留了她,让她加入自己掌控下的影子议会并给予重用.
由于加罗娜曾在艾泽拉斯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对人类的语言活动等皆有一定了解,因此影子议会或许对她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刚开始她主要负责记录战况和翻译的工作,后来由于表现出色(成功暗杀了萨尔的父亲杜隆坦),被古尔丹作为间谍秘密派往艾尔文森林(Elwynn Forest)一带,不料却被人类察觉,加罗娜被捕.为救出加罗娜,兽人部落突袭了作为艾泽拉斯王国重要据点的北郡修道院(Northshire Abbey),并将其化为瓦砾.
后来加罗娜作为影子议会的密使渗透到麦迪文之塔,也就是卡拉赞(Karazhan).本来她的目的是替古尔丹收集更多有关人类的魔法和知识,同时与麦迪文取得进一步的联系,然而在那里她遇见了年轻的人类法师----麦迪文的学徒卡德加(Khadgar).接着就是老套的剧情:不打不相识,两个年轻人逐渐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并认为:若是人类与兽人都愿意更多地去了解对方的文化,那么彼此是可以和睦相处的.当发现恶魔之王萨格拉斯控制了麦迪文的心智时,他们立即前往暴风要塞并将消息告诉了莱恩(Llane)国王和洛萨爵士.次日,他们随洛萨一起赶回卡拉赞.在洛萨和卡德加的精心策划之下,众人突袭了麦迪文之塔.交战时,麦迪文不失时机地念起了可怕的咒语,使得加罗娜象发疯一样逃出战斗...
之后加罗娜继续为兽人术士古尔丹效力,并在暴风要塞陷落之时,暗杀了莱恩国王.她将国王的心脏带回给她的主人古尔丹.不久部落内部发生政变,古尔丹陷入了深度的昏迷,毁灭之锤乘势杀死了傀儡酋长黑手,同时作为古尔丹心腹的加罗娜也遭到逮捕.在受到百般折磨后,加罗娜泄露了有关影子议会的重要秘密.随后毁灭之锤突袭了影子议会的会所,并捕杀了除古尔丹以外的所有成员.但加罗娜没有被杀掉.
期待能在魔兽世界里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刺客吧.也希望她与卡德加能修得正果,毕竟悲剧看多了,也该来点喜剧了...

NO.25  库德兰(Kurdran)
在艾蕾莉娅的介绍里,出现过他的名字,而矗立在暴风城门口的那五座雕像,到这里也该全部揭晓了,他们就是黑暗之门五英雄:圣骑士图拉扬(人类),大法师卡德加(人类),战士达纳斯(人类),艾蕾莉娅.风行者(精灵),库德兰(矮人).
这里要提一下部分的历史:矮人原是上古的土灵,其中部分渐渐变成了现在的矮人.在高山之王莫迪姆斯.安威玛尔统治时期,矮人主要分为三部:铜须,蛮锤和黑铁部族.后来高山之王去世,接着便是矮人历史上著名的三锤之战.结果黑铁部族全灭,如今世人口中的矮人,指的是生活在卡兹莫丹地区的铜须部族,和定居在位于洛丹伦大陆中南部艾瑞峰(AeriePeak)的蛮锤部族.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铜须和蛮锤两部一直保持着和睦相处,并在南北大陆之间合力架起了一座巨大的拱桥----萨多尔(Thandol).
狮鹫骑士库德兰来自北方的蛮锤部族.自该部族北上来到洛丹伦大陆,并最初在位于东部的辛特兰(theHinterlands)森林定居之后,便开始逐渐亲近大自然且与当地的狮鹫成为了朋友.后来矮人们将这些狮鹫训练成为可乘骑并能作战的动物.
矮人库德兰是一名勇敢的狮鹫骑士.为保护洛丹伦海岸免受龙喉氏族的侵袭,库德兰率领狮鹫骑士们与红龙族作战.当时龙喉氏族利用邪恶的神器恶魔之魂控制了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红龙族上下不得不听从兽人术士耐克鲁斯.碎骨者的差遣与联盟为敌.
面对强敌,库德兰从容应对:前后一共击杀九只红龙.从那以后,库德兰为狮鹫骑士在联盟中赢得了极高的声誉,成为名噪一时的空中霸王.库德兰一直效忠于他的部族,后来跟随联盟的远征军前往德拉诺.当然,与其他四位黑暗之门英雄的命运一样,库德兰很有可能死于大灾变中.但实际上,他们最后冒险进入了耐奥祖的裂缝之一----扭曲虚空(Twisting Nether).
正因为他们5人生前所做出的贡献,及他们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在泰瑞纳斯的提议下,艾泽拉斯的小国王瓦瑞安.瓦瑞恩(Wrynnr Varien)下令建造了他们5人的巨型雕像,并将雕像所处之地命名为:英雄之谷.
但暴雪很会留伏笔,瓦瑞安.瓦瑞恩,这位暴风城的国王,现在位于尘泥沼泽右上奥卡兹岛的地下室内.

NO.26  泰瑞纳斯(Terenas)
(肯定是长篇了,估计对他熟悉的人并不多)泰瑞纳斯国王是整个洛丹伦王国的虔诚而又仁慈的统治者,同时他也是自人类英雄阿拉希一手创建的阿拉索(Arathor)帝国分裂之后最强的领袖.第一次大战中艾泽拉斯的难民涌向洛丹伦的海边,由此带来了兽族入侵的消息.泰瑞纳斯召集了各地各种族的特使,在聆听了洛萨(Lothar)及其人民所作的可歌可泣的壮举后,他们一致同意建立联盟(Alliance).泰瑞纳斯领导洛丹伦王国的部队勇敢的和来犯的部落军队作战.第二次战争中,洛丹伦王国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联盟最终取得了胜利,并将残留的兽人关进集中营.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一度成为泰瑞纳斯的私人囚犯.
这时的泰瑞纳斯,被推选为洛萨的接班人,成为了联盟统帅.在人们的眼里,他是胜利者,是优秀的统治者,但之后的许多言行,改变了人们的看法.首先就是关于奥格瑞姆的处置,他有充分的理由处死奥格瑞姆,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下令一直监禁.最终奥格瑞姆成功越狱并躲了起来.而不久在面对兽人的进攻时,当格罗姆和基尔罗格的部队已经兵临城下时,联盟的军队仍然没有反应过来,结果仓促应战,中了耐奥祖的佯攻之计,大量神器被兽人分队掠夺.泰瑞纳斯不仅指挥上远不如洛萨,在对联盟其他种族的关系处理上也欠缺公正,致使精灵和矮人们对联盟失去信心.内外交困的他,为了缓解矛盾的加剧,和艾泽拉斯的新国王瑞恩.瓦瑞恩一同颁令:号召联盟最精锐的臣民前往德拉诺(Draenor),阻止兽人的阴谋.这项命令无疑是正确的,但后人大多认为他不会做出如此大胆的命令,更有可能是图拉扬提议的.就这样,联盟的精英们响应号召,由图拉扬任统帅,前往了德拉诺.但结果出乎人们的预料:远征军无一生还.也就是说,不仅是白银之手骑士团受到重创,高等精灵的游侠部队和矮人的狮鹫骑士部队也损失惨重.
但即使是这样,泰瑞纳斯也只在乎白银之手的人员补充,并将白银之手提升为圣骑士团,却没有给予精灵和矮人应有的尊重和必要的援助.在关于对战争中叛变的奥特拉克王国的处理上.吉尔尼斯王国打算推举前奥特拉克国王----佩瑞诺斯的侄子继任该国王位,进而控制这个山地小国.索拉斯则提出,鉴于斯托姆加德王国在战争中曾遭受巨大的损失,作为补偿应将奥特拉克王国的东部地区化归他们的领地.这样的提议显然遭至他国的不满.谁也没想到,几番舌战之后,奥特拉克王国最终并入了洛丹伦王国的版图.泰瑞纳斯从来都没有尝试过将矮人和精灵再次联合起来,由于他的独裁所导致的混乱已经超出了其能力所能平息的限度了.后来又由于不断增加的收容所的巨大开支,联盟内部再次发生分歧.在高等精灵退出联盟之后,斯托姆加德王国和吉尔尼斯王国也随之宣布退出.
随着时间的推移,泰瑞纳斯已经年老体衰了,但他仍然苦苦支撑着这个日益瓦解的同盟.他的儿子阿尔萨斯(Arthas),成为了白银之手圣骑士团的一员.当兽人的起义在整个阿拉希(Arathi)地区此起彼伏时,在北方到处肆虐的瘟疫也困扰着联盟,联盟的许多议员,特别是来自达拉然(Dalaran)的大使建议设立一块隔离区域以应对瘟疫.然而泰瑞纳斯拒绝了这个提议,他认为洛丹伦的人民已经饱受战争摧残,不应该再受什么隔离之苦.这时神秘的预言家现身在联盟议会大厅,他要求泰瑞纳斯带领人民火速撤至卡利姆多,否则一切将不复存在.然而泰瑞纳斯把这个建议当成了疯子预言家的痴言呓语而毫不理会.并命令联盟仅剩的精锐部队白银之手骑士团出击.
不久兽人在萨尔的率领下攻占了敦霍尔德城堡,解放了那里的兽人,泰瑞纳斯则得知了阿尔萨斯王子的诡异行径,特别是毁灭斯塔索姆(Stratholme)城并远征诺森德(Northend)之后,他立即下令召回王子的军队,可王子和他的军队却音讯皆无的失踪了好一段时间.最后阿尔塞斯王子在击败了他在诺森德的敌人之后班师回朝,整个首都的都在节日般的欢庆他们企盼已久的英雄阿尔萨斯王子归来.然而结局是残酷的,正当王子跪在父王面前之时,一个邪恶的声音充斥了阿尔萨斯的思想,他抽剑起身逼近王座,抓住父王的脖子并用那把邪恶诅咒之剑霜之哀伤(Frostmourne)扎穿了他的胸膛.就这样,洛丹伦的国王泰瑞纳斯,最终死于他的爱子之手.
如今在幽暗城上方的洛丹伦遗址,仍然保留着泰瑞纳斯的石棺.

NO.27  艾萨拉(Alzhara)
艾萨拉是在永恒之井毁灭前不朽的卡里姆多人的皇后,她在永恒之井海岸建造了一座极其壮观的宫殿,在那里奎尔多雷(Quel'dorei)和高等精灵们全心侍奉着她.虽然艾萨拉本人并不遭人憎恨,但是奎尔多雷却不是这样.艾萨拉曾派她们去调查永恒之井并弄清它为什么会出现在世界上.可是随着调查的深入,奎尔多雷渐渐掌握了远古的力量,她们开始认为自己随着力量的增长也变得优越起来.那口盛满魔力和混乱之源的井,慢慢地扭曲了使用它的精灵们.
艾萨拉在永恒之井所给予的力量面前欣喜若狂,而萨格拉斯也同样感觉到了从井中散发出来的强大的力量,他很想将它占为己有.于是他不断地向艾萨拉大献殷勤,在哄得艾萨拉为他打开了黑暗之门后,燃烧军团们蜂拥而入.那些堕落的可怕的恶魔不停地屠杀着她的人民,可艾萨拉却完全不在乎.她和奎尔多雷一心等待着萨格拉斯的到来.伊利丹向艾萨拉发出了警告,他说他的兄弟正阴谋要杀了她,使她立即终止将萨格拉斯引到这个世界来的行为.在和法里奥的战斗中,泰兰德和反叛者们一起打破了召唤的法术.混乱的魔法像水中激起的涟漪一样传遍了世界的所有角落.
为了摧毁永恒之井,最终使原来那块一体的卡里姆多大陆分裂成现在这样的许多块.那些曾经是环绕在永恒之井周围的大陆,现在成了一个个碎裂的小岛,被中间混乱魔法的大漩涡(the Maelstrom)所隔开.而艾萨拉所率领的族人也受到了力量的影响,下半身变成了蛇,这就是后来的那迦(Naga)族.
对于她和她的族人来说,无尽之海便是她们的家了.

NO.28  古尔丹(Gul'Dan)
古尔丹原本是兽人萨满耐奥祖的学徒.野心勃勃的他为了获得强大的魔法能量,竟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狡诈的恶魔基尔加丹.基尔加丹则想利用古尔丹控制兽人各氏族,进而为再次入侵做好准备.他先是暗中帮助古尔丹成立了影子议会(Shadow Council),其作用是操纵兽人氏族,并利用邪恶的巫术在德拉诺大陆上进行扩张;在喝下玛诺洛斯的嗜血诅咒之后,古尔丹无疑成为兽人中最强的术士.
贪婪的古尔丹并未就此作罢,在恶魔之王萨格拉斯的利诱之下,他一心想找到封存其残骸的水下墓穴,他相信在那里隐藏着终极能量的秘密并想着占为己有.也许古尔丹从未想过,他将为无可节制的欲望弄丢了自己的小命.
得于一些氏族的支持,几经周折后他终于在大漩涡以南的无尽之海找到了那座神秘的古墓.难以想象的事情发生了:借用巫术的强大力量,古尔丹竟使沉没达数世纪之久的岛屿重新浮出水面.然而,当墓穴大门开启之时等待他的却只有死亡.无数只凶残的恶魔咆哮着从墓穴中涌出,将毫无防备的古尔丹和他的手下撕得粉碎.
古尔丹死了,但他的头颅却奇迹般存留着某种巨大的魔法能量.后来燃烧军团第三次入侵时古尔丹之颅被伊利丹找到,伊利丹因此获得巨大的黑暗能量并享有古尔丹的记忆.跟随记忆,伊利丹找到萨格拉斯之墓继而拥有上古神器----萨格拉斯之眼.
也许古尔丹与伊利丹的关系,正如耐奥祖与阿尔萨斯一样...也许古尔丹从未死去...

NO.29  瑞文戴尔(Rivendare)
他是斯坦索姆的领主.作为早期加入白银之手的先驱者,他和图拉扬等圣骑士都被看作是联盟的希望.而白银之手骑士团之所以赢得一致的称颂,正是因为在他们身上,体现出了骑士所拥有的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这些可贵的品质.
虽然获得了对兽人作战的胜利,但长期的作战和后来的远征使联盟元气大伤,瑞文戴尔致力于领地的恢复和发展.后来,瘟疫肆虐,即便是强大的圣骑士,对此也毫无办法,他前往洛丹伦王城寻求帮助.可就在他不在的期间,斯坦索姆成为了一座死城.
半月后他回到领地,看到的却是一片废墟,而当他得知泰瑞纳斯国王被害,白银之手的创始人乌瑟尔也长眠于安多哈尔时,带着满腔的怒火,他勇敢的站出来向阿尔萨斯发起了挑战.在他拔出剑的同时,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口号再次在人们耳边响起,但这次却是骑士们悲壮的挽歌.瑞文戴尔以生命履行了自己的誓言,但阿尔萨斯并没有放过他...瑞文戴尔成为了死亡骑士.
当希尔瓦娜斯率领拥有自由意志的亡灵族起义之后,瑞文戴尔再次被任命为斯坦索姆的领主,但人们再也无法从他口中听到那熟悉的口号了...
这里要说一下,白银之手骑士团虽然消亡了,但他的理念以及他所倡导的骑士准则,至今仍被沿用.而所谓的光明之道,两个字概括就是:守护.守护国家,守护自己所爱的人,守护自己珍视的一切,这就是光明之道.此后,又有不少志同道合的人走到一起创建自己的组织,其中最著名的是以对抗天灾军团为目标的----银色黎明.

NO.30  芬娜尔.金剑(Finnal Goldensword)
她的身份,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她就是已故海军上将戴林和高等精灵女巫的爱情结晶.但更准确的说,是一位人类的青年才俊的风流成果证明.与大多数的私生女一样,她对自己的亲生父亲没有任何好感,甚至是充满了蔑视与仇恨:她认为不去援救自己的祖国,反而跨海去进攻杜隆塔尔,足以证明戴林是一个愚蠢的叛国者.而作为一名圣骑士,她很清楚白银之手覆灭的原因,以及生活在白银信仰下每一个圣骑士所共同背负的责任----阿尔萨斯和亡灵天灾.我之所以在前面提到新联军的可能性(NO.18  阿鲁巴拉克 有叙述),正是由于这位信念坚定而又具备强大实力女性的存在.但她的行事并不张扬,甚至连见过她的人都不多...
当新暴风城的人们渐渐适应了南方温和的气候,当他们淡忘了撤离时所许下的誓言:光复洛丹伦,当他们习惯了由被遗忘者来抵挡天灾军团进攻的时候,只有一小部分人,比如芬娜尔,他们清楚的意识到:当被遗忘者的起义被新巫妖王镇压之后,下一个将遭受灭顶之灾的正是人类自己.然而当每一个部落的人们,将部落的领地当作自己的家园,将其他部落种族当成自己血肉相连的亲人之时,人类却依旧沉迷于各自的欲望,过着表面平静的生活,对其他种族仍然缺乏足够的尊敬.
于是在暴风城光明大教堂旁边的建筑物上,出现了一个新的木牌:银色黎明.没有人知道这个名词的由来,也没人知道这个组织的来历.人们只知道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标志:全身白银盔甲(很像以前白银之手骑士团的穿着);他们不分种族职业,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对抗亡灵天灾;他们同时获得了被遗忘者和人类的援助...有的人开始猜测银色黎明的创建者正是芬娜尔,也有人推断她现在是高等精灵的领袖...
总之,芬娜尔身上有很多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她的行踪也完全是一个谜,但也正因为如此,她充满了魅力.

NO.31  凯尔萨斯.逐日者(Kael'thas Sunstrider)
相信玩过魔兽游戏的玩家,对这位人类新增的英雄:火法师,应该都有印象.他是高等精灵的王子,逐日者王朝的最后一名血裔.虽然高等精灵一度与联盟的其他各族并肩作战,但战后高等精灵由于对人类的勾心斗角失望而退出了联盟.在亡灵天灾对高等精灵发动进攻时,联盟没有也无力派出援军.
随着希尔瓦娜丝率领的高等精灵精锐游侠部队全灭于阿尔萨斯之手,高等精灵的都城----银月城也陷落了,无数的高等精灵惨遭屠戮...幸存的高等精灵们,怀着满腔的悲愤,和对英勇牺牲同胞的尊敬,他们改称自己为血精灵(Blood elves),而高等精灵(High elves)这一称呼也成为了历史名词.
当亡灵天灾将洛丹伦和奎尔萨拉斯彻底变成了充满剧毒的瘟疫之地后,那里只有一些小规模的抵抗力量仍在持续,其中比较有实力的是一个由血精灵组成的组织,他们的领导者正是凯尔萨斯王子.虽然血精灵奋力遏制亡灵天灾的进攻,但由于他们离开了魔法力量的源泉----太阳之井而饱受煎熬.出于无奈,凯尔萨斯决定再次加入联盟以寻求庇护.但联盟其他种族,特别是人类,却对血精灵并无好感,甚至是百般刁难.不久,凯尔萨斯和血精灵开始对联盟失去了信心和希望.
这时,高等精灵的祖先,也就是现在的那迦(Naga)族开始与血精灵有了接触.看清了联盟的本质后,凯尔萨斯为了缓解同胞们与生俱来的对于魔法的饥渴,也为了摆脱联盟的刁难,做了件令人无法想象却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接受了那迦伸出的援手,怀着找到一个新的魔力之源的希望加入了伊利丹和他的那迦部队.正因为如此,联盟领袖斥责血精灵为叛徒,并宣布将他们永远驱逐出联盟.
凯尔萨斯和他的族人现在位于外域,无尽之海的某座岛上.

NO.32  玛维.影歌(Maiev Shadowsong)
暗夜精灵族最受争议的人物(她就是暗夜族新增的第四位英雄),她的成名技----闪烁,大家应该都有印象.
(先插一点前续)当塞纳里斯(Cenarius)意识到伊利丹所掌握的可怕潜能,尤其是在他重新制作了那近乎毁灭的工具(第二个永恒之井)后,希望能确保他永远不会再逃出来,为此,塞纳里斯组建了守望者(Watcher),由若干野生生物,还有少数崇拜他而不信仰艾露尼(Elune)的暗夜精灵女战士组成.他们的信仰使他们牺牲掉了自己的影子力量,但却赋予了他们其他的能力.丛林守护者卡力菲克司(Califax),担负起看守囚禁在海加尔圣山(Mount Hyjal)之下,地下石冢(Barrow Deeps)中的伊利丹的责任.但后来泰兰德为了抵抗燃烧军团,想借助伊利丹的力量,并不顾玛法里奥的反对而杀死了卡力菲克斯.
但不久泰兰德便对自己的无知感到十分羞愧,获得自由的伊利丹变成了一个充满暗影的恶魔.成功抵挡了燃烧军团之后,玛维负责追捕伊利丹.但强大的那迦族,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她们前往萨格拉斯古墓(Tomb of Sargeras),阻止伊利丹夺取萨格拉斯之眼.但仍然迟了一步,夺取了古墓中萨格拉斯之眼的伊利丹,力量得到了大幅的强化.玛维拼死逃离,但她的部下伤亡惨重,特别是娜依莎的死,对玛维打击很大,她发誓为她的姐妹们复仇.
于是她向玛法里奥求助.不久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前来支援.玛维认为泰兰德应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可泰兰德并不承认错误,在玛法里奥的调解下,他们合作追捕伊利丹.玛法里奥独自去与当地的精灵交流,而玛维和泰兰德则在途中遇见了凯尔萨斯王子率领的高等精灵,他们正准备渡过阿瓦斯河(river Arevass)以避开天灾军团的进攻.泰兰德决定帮助他们,但复仇心切的玛维并不同意,她认为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伊利丹而不是管高等精灵的闲事.可泰兰德不希望高等精灵无人保护,而且她认为当高等精灵安定之后,还有可能得到他们的帮助.因此,护送高等精灵的漫长旅程开始了.
不久他们便遭遇了天灾军团的伏击,抵挡了第一波攻击后,他们顺利渡河,但泰兰德说自己会坚守住阵线.玛维嘲笑她的高贵,但是泰兰德坚信月亮女神艾露尼将保护她并赐予她力量.亡灵大军越来越近,泰兰德召唤流星雨来砸碎敌人,亡灵的阵线在她面前崩溃.当胜利在望时,她脚下的桥突然倒塌.她掉入了河中,被河水卷往亡灵的领域.凯尔萨斯想去营救,玛维则阻止了他并说服凯尔萨斯帮助自己去追捕伊利丹,途中玛法里奥赶来并告诉他们伊利丹的所在.他们合力制服了伊利丹,玛维告诉玛法里奥,泰兰德牺牲了,并要求处死伊利丹,凯尔萨斯认为下定论为时过早,玛维则激烈的让他闭嘴.清楚了事件经过之后,玛法里奥意识到他被愚弄了,在伊利丹的帮助下迅速起程去营救泰兰德.玛维表示抗议,玛法里奥则用根须缠绕困住了她.玛维最终摆脱了缠绕,并再次踏上追捕伊利丹的旅途.
而另一边,泰兰德遇到了一些幸存的哨兵,她又在一个小岛上组织防御亡灵不知疲倦的进攻.后来她和她坚毅的哨兵都有些累了,她很担心自己会不会输掉.但让她大吃一惊的是,伊利丹劈荆斩棘而来,将她带到了一个通往安全地区的传送门.泰兰德别无选择,只有相信他.当他们走出传送门,泰兰德发现原来是玛法里奥和伊利丹联手救她的.玛法里奥告诉伊利丹他的行为挽救了自己,但是不许他做出威胁暗夜精灵的事情.伊利丹点头默许,然后消失在另一个传送门中.此时玛维刚好赶来,不明就理的她误认为玛法里奥和泰兰德故意放走伊利丹,愤怒的她带领她的守望者进入了传送门.
玛维追踪伊利丹来到了外域,无尽之海的某座小岛上.

NO.33 纳萨诺斯.凋零者(Nathanos Blightcaller)
他是人类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游侠领主(RangerLord),现在的他则是女妖之王的勇士.还是先来了解一下他吧:在高等精灵和人类还有来往之时,纳萨诺斯.玛瑞斯(他作为人类时的名字)作为使节被派往高等精灵的王城:银月城.在那里,他认识了凯尔萨斯和希尔瓦娜斯,并对游侠这一神秘而强大的职业充满了好奇.虽然凯尔萨斯对他并不热情,但希尔瓦娜斯对他的大局观和才能极为赏识,在她的帮助下,纳萨诺斯开始接受成为一名游侠的训练.而在他之前,游侠仍然只是精灵族的特有职业.
当已经成为一名游侠的纳萨诺斯回到了人类王国时,恰逢联盟与部落的十年战争,天纵其才的他凭借卓越的指挥能力和战术,多次挽救了处于劣势的联盟军队,并最终帮助联盟获得了胜利.他也因此获得了游侠领主(RangerLord)的称号.
不久,随着亡灵天灾的入侵,纳萨诺斯和其他战士一样勇敢的保卫自己的家园.他几乎参与了所有对抗天灾军团的作战,但面对潮水般的亡灵军队,最终他在洛丹伦保卫战中牺牲(给予他致命一击的就是拉姆斯登).当希尔瓦娜斯摆脱巫妖王的控制之后,纳萨诺斯也恢复了自我意识,但现在的他无论如何也回不到自己曾经热爱并为之奋斗直至牺牲的人群中去了,于是他与许许多多的战士一样加入了被遗忘者的行列.希尔瓦娜斯给予了这位旧友极大的信任并委以重任.当联盟的领导者开始着手调查那名驻守在东瘟疫之地的,传闻中被遗忘者的勇士时,已经是5年之后的事了...
纳萨诺斯现在仍然坚守在东瘟疫之地的玛瑞斯农场.

NO.34  提里奥.弗丁(Tirion Fordring)
在那段圣光依然照耀的年代,白银之手(Silver Hand)骑士团在民众心中拥有极高的声望,年轻的骑士无不以加入白银之手骑士团为荣:一方面是因为这个组织辉煌的战绩和卓越的贡献,而更主要的则是因为其中涌现出来的那些可歌可泣的先驱者们----提里奥便是他们中的一员.
在白银之手成立之初,提里奥便受到他的好友乌瑟尔的邀请,一同参与了骑士团的创建.而当燃烧军团控制下的兽人大举入侵洛丹伦时,提里奥身先士卒,和其他许许多多的勇士们一样,用鲜血捍卫了联盟的尊严.战后,他受封为玛登霍尔德城堡的领主,和他亲爱的妻儿过着幸福的生活.然而不久之后的一次邂逅,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一天,当他骑马到野外巡视时,他遇见了一位隐居的兽人.提里奥迅速发动了攻击,然而剧烈的战斗使废墟的一面墙壁发生了坍塌,提里奥正好被其砸中失去了知觉...
当提里奥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回到了家中.从副官巴瑟拉斯(Barthilas)的口中,他得知搜救小队在几天前找到了马背上已经重伤昏迷的他.提里奥回想了整个事件的过程,惊讶的发现唯一能把自己从废墟中救出的,只有...
伤好之后,提里奥沿着上次的路线独自寻找回去,果然在那座废墟再次遇见了那名兽人.兽人用人类的语言告诉他自己叫伊崔格,并向提里奥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在许多年前,兽人部落是信仰萨满教的高贵种族,然而现在却沦为燃烧军团的傀儡.失望的伊崔格最终脱离了他的族人,独自过起了隐居的生活.眼前这位兽人的言行,赢得了同样视荣誉与尊严高于一切的圣骑士的尊敬与共鸣.在惺惺相惜两人分别前,提里奥发誓绝不向外界透露伊崔格的行踪.然而,他的副官却对自己长官的负伤产生了怀疑,并很快发现了领地内有兽人的踪迹,他向提里奥汇报,得到的答复却是否定的,提里奥也向众人宣告此事告一段落.
但对于父母双双死于兽人之手的年轻人来说,复仇的欲望胜过了一切.他私下找到了自己的同僚,另一名圣骑士达索汉(Dathrohan).在一队猎人的帮助下,他们展开了搜捕行动.当提里奥看到被押解回城,试图挣脱牢笼的兽人遭到数十名卫兵的围攻时,高贵的圣骑士愤怒了,荣耀与尊严战胜了理智,提里奥向自己的部下发起了进攻.而在暗处冷眼旁观的巴瑟拉斯,则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提里奥.弗丁,这位昔日的战争英雄因涉嫌叛国罪,被押到斯坦索姆接受审讯.
(以下这段基本是小说原文,因为太经典了)许多友人,包括相爱的妻子卡兰德拉,都恳求提里奥放下害自己落到如此境地的荣誉感,把责任推到"那个野蛮残暴的兽人"身上,在陪审团面前作出对自己有利的辩护.然而站在法庭上,看着白银之手的旗帜,提里奥脑海中闪过的,是他的爱子泰兰(Taelan)在五岁那年,眨着天真的眼睛向他提出的问题:"爸爸,所有的兽人都是坏人吗?"
"种族并不能代表荣耀,对于和自己不同的存在,人们不应该轻率的作出判断"----这是提里奥当时的回答.作为圣骑士,提里奥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经走到了末路;但作为一名父亲,他想利用这最后的机会,用自己的言行为儿子树立榜样.圣骑士挺起高贵的胸膛,一五一十的讲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陪审团动容了----没有人能给这样一位高贵的勇士扣上叛国的罪名;但这并不能改变他攻击了联盟士兵的事实.审判的结果是:提里奥.弗丁被剥夺白银之手骑士团成员的身份以及相应的力量,并被判处流放.
提里奥多年的老友,乌瑟尔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亲自主持仪式消除了提里奥身上的圣光之力.仪式之后,乌瑟尔又送其回家准备远行.然而当提里奥得知法庭无视自己的据理力争和苦苦哀求,依然要把伊崔格以战犯处以死刑时,已经不再是圣骑士的弗丁在心中作出了决定:即使不惜生命,也要守住自己当初的誓言.当晚,提里奥与爱妻依依惜别,并给泰兰留下了一封信,之后他跨上爱马赶往斯坦索姆.在即将行刑的时刻,提里奥向刑场发动了突袭.尽管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人多势众的卫兵经过一番苦战还是制服了已经没有圣光之力的前圣骑士.然而就在这时候,一支不明来历的兽人军队冲入了斯坦索姆市,他们突破守军,释放了城内关押着兽人俘虏.在混乱之中,提里奥带着伊崔格突出重围向城外逃去.当两人终于逃到郊外安全的地方时,提里奥这才发现在关押期间身体与精神都饱受巴瑟拉斯屈辱折磨的伊崔格已是奄奄一息了.愤怒,悲伤,几乎绝望的圣骑士举着颤抖的双手向天空无力的呐喊.这时奇迹发生了,他的呐喊得到了回应.柔和的圣光从天而降,包围着"野蛮残暴"的兽人,把伊崔格从生死的边缘线上拉了回来.当圣骑士从无比的震惊和喜悦中回过神来时,他发现二人已经陷入了刚才进攻斯坦索姆的那支兽人军队的包围.一位兽人口中的"新的酋长"走上前向伊崔格伸出手,邀请他重归部落的怀抱.当得知新生的部落重新找回了先祖的高贵与荣耀,隐居多年的兽人像回家的游子,流下了欣喜的眼泪.萨尔,这位新生部落的酋长,在带领族人去解放下一个集中营前,向提里奥致以了部落最崇高的礼节.
此后,提里奥.弗丁过起了隐居的生活.许多年后,当他的儿子泰兰.弗丁加入白银之手骑士团之时,他再次回到了自己家乡,当远远的看着爱子遵循着自己的教诲,成长为一个高贵而尊严的圣骑士时,这位父亲苍老的脸上滑过了喜悦的泪水.
巴瑟拉斯:因揭发提里奥的罪名有功,接替他成为了玛登霍尔德城堡的领主,后来又获得晋升被提拔为斯坦索姆市的市长.
达索汉:在斯坦索姆沦陷之后,依然率领部队顽强的抵抗着天灾军团.但他们究竟是依靠何种力量免疫亡灵的瘟疫,已经成为了不解之谜.
泰兰.弗丁:作为白银之后骑士团的一员,他勇敢的参与了保卫家园的战斗.但随着战况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自己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变成了他的敌人...骑士团是否还有别人活着,战斗的意义何在,失去希望的年轻人,抛弃了骑士团的战旗,并否定了他所熟知的一切,此后行踪不明.
伊崔格:现在荣誉大厅作为酋长的顾问,为了部落的再兴而贡献自己的力量与智慧.
提里奥.弗丁:在斯坦索姆被屠城之后,面对大量的亡灵军团,他从容应战:北谷,凯尔达隆,直至达隆郡被前凯尔达隆镇长马杜克率领的天灾部队攻陷...据说有人在东西瘟疫之地交界处的河边见过他的身影.
任务结局:泰兰决定继续追随父亲的脚步,脱离十字军.但这个任务最终并没有给我们一个圆满的结局:还有什么比目睹白发人送黑发人更悲恸人心?但看到提里奥最后一刻决心重铸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刹那,相信无论你身处哪个阵营,都会感到无比欣慰.
提里奥给泰兰的信:
My dear Taelan,
By the time you're old enough to read this, I will have been gone a long time. I can't adequately express how painful it is to have to leave you and your mother behind, but I suppose that sometimes life forces you to make difficult decisions. I fear that you'll no doubt hear many bad things about me as you grow older—that people will look upon my actions and condemn them as evil. I fear that others will look down upon you for the decisions I have made.
I won't try to explain everything that's happened in this note, but I need you to know that what I did, I did for honor's sake. Honor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what makes us men, Taelan. Our words and our deeds must count for something in this world. I know it's asking a great deal, but I hope that you will understand that someday.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I love you dearly and that I'll always carry you close to my heart.
Your life and your deeds will be my redemption, son. You are my pride and my hope. Be a good man. Be a hero.
Goodbye.
大致意思:
亲爱的泰兰,
当你长大,能够读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你很久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离开你和你母亲有多么的痛苦,但是我觉得人生总是要迫使人做出一些艰难的抉择.我恐怕你这些年你已经听到了许多关于我不好的传闻----人们都将我的行为看做是邪恶的.我害怕我当初的决定会让人们对你有所成见. 
在这里,我并不想去辩解,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我为了荣耀所做的事情.荣耀是让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一个重要因素,泰兰.我们的一言一行都要对这个世界有或多或少的意义.我知道这很不容易,但是我希望你有一天能够理解.
我想让你知道我一直深深爱着你,我心里一直在惦记着你.
你的人生,你的言行将会是对我的救赎,孩子.你是我的骄傲和希望.做个好人,做个英雄.
再见. 
发布于 10/5/2005 6:01:30 | 评论:0

看帖要回帖...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1168
  • 评论数: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