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 @ 2/18/2006

唧歪类
我的大学
2003-07-02

曾经打算亲眼看看五十年大典
来到北京才知道去不了天安门前
赶着高兴去看了看毛泽东在水晶棺中的龙体
可是在一间房子里面也还是看不清楚
隔得太远

澳门回归也差不多算是件大事吧
却在电视前稀里糊涂睡了一晚
还有两千年的新开张了那个世纪坛
赶着同学们裹着大衣连夜去踩点
在宿舍开着电脑
聊了一夜的天

开始灌水的时候正火着驿站
乘着五一放假
整整灌了七天七夜
也只整了八百多篇

那个时候学校网速极慢
网页只能当下来看
半夜三更开着机器
没做别的
当那时候认为很牛逼的黑客站点

一个暑假整起来一个个人网站
除了可以灌水还可以聊天
可是美工实在不能恭维
自己看着都腻味
干脆没开张,免得心烦

一个学期参加了四个社团
除了开会就是扯淡
认识了不少牛人
就开始退掉几个出去干活赚钱

接下来居然去了食堂二楼
做了一年的委员
从头到尾没做几件事
组织了几次不能再短的会
事情却拖拖拉拉没个完

赶上那时候地下室搞装修
全面停电
只好当了几个月的光杆司令
没人愿意陪我玩

跟人合作搞了一个项目
从头到尾干了大半年
经常电话打到宿舍讨论工作
结果活出来了却撇开我的份子不谈

哥们结婚赶过去喝了喜酒
从此发誓不呆在武汉
一边下雨一边还热的一个劲
在哪儿工作还不如告老还乡
回家种田

又是一年大好时光
不知道发了哪门子疯
开始考研
结果半年什么也没做
书也没翻
参加了陈文灯的考研辅导班
记的笔记倒是挺厚
考试的时候照样对着题目傻眼

半年之间蹲在205
天天睡觉
醒了就跑到门外
抽烟
那么一大堆资料啊
倒是花了不少钱

考完了研就去上班
成绩下来了都不好意思给同事看
人家都是研究生毕业
丢不起那脸

找了半年工作
碰到过最变态的面试
也碰到过最变态的笔试
见过的老板倒是有不少
压跟就没几个愿意签
户口问题是头等重要啊
可是能解决的就不肯多给工钱
弄了几个当作保底
可是要决定去哪儿工作还是比较困难
给的钱一样的少得可怜

租了房子交不起定金
死撑了说下个月一定给钱
房东居然也会信以为真
实际上是到现在还没有兑现

一不小心开始流行非典
大家却都高兴说自己有了肺炎
吓唬人也吓唬自己玩玩
就是可惜回不了学校
要不然时常还会在食堂露露面
已经快半年没有去吃过
说起来还是有点想念

最后非典快结束了被抓了回来
隔离一周
完了开始毕业答辩
于是在实验楼关了七天
日子过得跟猪一样
出来了居然觉得空气好新鲜

答辩的时候碰到比较变态的老师
问的问题跟我论文全部无关
更何况其实我都已经在论述的时候讲过
可是我也不能让他们好好听讲
都知道这个答辩老师也不当回事啊
你出个题目也挺不容易的
让我过了不就得了
几个无关问题
还跟我为难半天

北海的湖上划起船来还是不够爽
颐和园也没留下一张照片
故宫倒是转了几圈
也没看出来皇帝有多让人艳羡
香山红叶总是因为有事
没赶上去看
离长城这么近了
有机会睡觉也不肯去溜达溜达
所以也还不能算是好汉
本来以为大四有时间了可以到处逛逛
结果却闹出来这么一个非典

世卫对北京都已经解禁的当天
还要挂着狗牌才能到处乱窜
临走大家怎么也要喝几杯酒吧
一个小时之内就要回来
就那么稀里糊涂吃了散伙饭
眼看明天就要被扫地出门
就这么着
过了在北信的四年
发布于 2/18/2006 18:07:17 | 评论:6
<匿名人士> @ 2/18/2006 19:32:48
呵呵,今今年是06年了。
G @ 2/18/2006 23:00:47
猴年马月的东西又给凡出来了?
csh @ 2/19/2006 18:35:27
在哪儿发过了
我怎么看过似的
v @ 2/20/2006 10:01:39
写得挺好的。。。
julia @ 2/28/2006 13:00:41
貌似看过,貌似也这么感叹过
现在是不是该写我的研究生了 @@
期待一下
玉面飞龙 @ 3/7/2006 13:55:15
2 old.

看帖要回帖...

categorie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1168
  • 评论数: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