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巴黎的第九周 @ 11/23/2017

未分类
来巴黎的第九周,感觉马上就要回国还没有待够,做了很多事情也有很多事情没做。这两天总觉得有些事情过去没有做好的,现在想做好点。远在国外,以字代人吧。

作为很普通一个人,感激所有遇到的人和事,这一路上伸手帮助过的,都带着令人感动的善意,非常感恩。当然也看到了很多的自己不足和需要改进的地方,我想长辈都是由衷地乐于提携后辈,看到后辈胜任进步。

在这过程中,有得到也有失去,失去的时候不能形容。我知道这是由善念而起,抬头算起来居然又要过去一年了,现在除了感激和希望都安好没有他念。

关于说服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常在想这个词。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用“互动和影响”来形容比较好。以前也问过一些职场前辈这个问题,有些说人是无法被说服的,有些说可以,这些结论都是基于自己的经验所得。但不管能还是不能,结论都不重要,其实在双方的互动中,对方的观念都在关系中产生了影响。比如我记得有前辈就借历史写过一篇“什么是政治”的文章,这篇文章包括后来的经历都让我明白了政治中的关键元素比如团结和舆论是如何发挥作用的。这也是一种说服和impact。我有在认真思考的说。

关于明智
一提到智,中文含义是模糊的。根据自己的理解可以从宗教、哲学和历史角度诠释不同的含义,然后路漫漫地修炼。所以大家一讨论起来,很容易不在同一理解线上。想了想,明智的起步线是不是可以设为:分清fact, opinion/judgement and story。分清这三类是不是可以算是明了一点点呢?

Fact:事实是如何的,事实包括感情的状态、实际的结果等
Opinion/judgement: 可以包括对人和事件的判断和解决方案。通常基于自己的经验和有一定的个人感情色彩。比如:事情的责任判断、当事人的性格以及品性判断。
Story: 通常有叙述方,故事可以有事实、看法和判断夹杂在一起,fact可能不完整。

以产妇跳楼事件为例。一开始以故事出场,然后众说纷纭,出现很多opinion和judgement。作为一名普通群众而且也没有住在产妇产床隔壁,到后来觉得取证还是交给专业机构来做比较好。但是有几点是可以看得到的:1. 产妇死前情绪激动后跳楼死亡;2. 可以实施剖腹产却没有实施,产妇缺乏法律知识;3. 事件过程如何各方声音大小不一,特别缺乏女方家庭声音,事件事实可能不完整。尤其第3点,估计得投入不少时间和精力弄清楚。

那么关于第1点和第2点: 第1点,医院是不是能配备心理医生,疾病的恢复很多时候靠的是意志力和心理状态,产妇如果有人做专门的心理辅导至少降低极端跳楼事件的可能性。第2点,配有第三方律师,明白自己的权利会让事情变的更加可操作,产妇需要跪求是件让人心酸的事情。

感觉在这个分辨力上努力还是很重要的。因为人在欧洲,感觉和互联网舆论远了些,希望有一天我们也有完善的系统来解决各方问题,而不再是吵来吵去了。

关于做事
现在都强调认知,在中文里面还有很多名句包括菩萨心肠霹雳手段等等。仔细想想,很模糊,可操作性很弱。所以从认知--->操作--->结果。操作中把问题分解,可衡量可执行可比较可提高更加重要些。在步骤上磨比在认知上磨对当前的阶段对自己有效。

关于旅行
最近开始跑法国国外,跑得越多越觉得和欧洲大陆有connection。对自己而言,我做了个非常明智的交换决定。
发布于 11/23/2017 4:21:16 | 评论:0

来巴黎的第四个星期 @ 10/15/2017

未分类
来巴黎的第四个星期,越来越喜欢这个城市,让我暂时忘了自己其实还身处某种程度的crisis中。回想过去一年,作为很普通的一个人,有很多人都是支持过帮助过的,也没有正儿八经完整地表达谢意。

过去的一个月,有好几点都觉得很受益。
生活上
1. 步行很多,每天0.5-1小时。
刚开始其实特别不习惯,上海的公共交通很发达,步行没有那么多。走了一个星期之后,发现吃的也多了,看的风景也多了,耐心也多了些。

2.火车的时间很长。
刚开始觉得公共交通时间很长(每天1.5-2个小时),后来发现在路上可以碰到很多同学,大家一起等车聊天,可能比课堂或者课间时间聊的还多,正是每天的几个小时里有了很多次深度聊天。

总体来说,就是消耗挺多的,吃的也多了。还有很多调整进步的地方,但是身体体重在增长,体力有提高。感觉我也是太瘦了,体重上来才是关键。

学业上
HEC的开放和共享让大多数的外国交换生都觉得很有归属感。很多课程的理念都是整合在一起的。有了几个大的认识上的变化:

1. 以前常会觉得B2B和B2C的marketing会有比较大的差别,但是现在觉得在核心理念上的差别并不是特别大,核心的理念是围绕“Value”来的。 周四听了一车企的marketing的讲座之后,其实觉得大家考虑都差不多。Value是个抽象的概念,在课堂上,老师将这个概念分解成好几个层面。教学中反复提到的 value gap的问题在中国,特别是外企应该不会陌生。老师将很多理论简化成几个framework,很多同学都觉得这门课很有用,而且老师特别有幽默,把好多场景一下就具象化了。

2.另外一些课程是围绕consumer及human nature来讲的。

马斯洛的需求模型和simulation都让我进一步从操作层面上认识到以前字面的意思。比如:what to say and what to do的gap在人群的中是普遍存在的,what to believe 和what to do的转换比例比想象中的比例要小的多。在两堂课上都提到了消费者行为不一致的情况,比如妈妈们都倾向给孩子健康新鲜食品,但是实际生活中可能就会买很多不健康的零食。另外一个例子是在simulation中,有个人说自己是环保主义者,但相比于另外一个环保主义者来说,似乎有点距离。 这些都是现象,但后面的原因可能是什么呢?可能是motivation的不同,也可能是其他原因。比如环保主义者,他可能是没有被educate过,所以并不知道环保主义的行为标准(虽然这个标准也可能是主观化的),所以也无法做到更贴近些。当然还有可能是很多其他的原因,所以这些都是识别机会的出发点。

另外一个simulation是决策过程。其实就前半段的模拟来说,中间有个机会我确认70%的不想选的,但是因为有个innovative的词,我很好奇这个概念上的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太多的人都在谈论这个词但不知道其内涵,虽然知道通关的可能性很低,想想只是个game并无实际的风险,在学校应该多看看不同的东西,最后好奇心战胜了胜负心。结束后跟周围选了这个选项的人交流,4个人,2个出于其他考虑,2个人属于好奇心。由此可见,作为人我们并没有像自己那样想的那么理智。

3. Creativity
这是HEC新开的课,脑洞大开。老师说,会多种语言的同学是要比单种语言的要creative的。这一点从课堂发言来说,有些外国同学的确表现特别活跃。但老师说creativity是可以习得的,并且给出了方法。作为一个不会多种语言的学生,觉得在学习的过程中觉得,原来creativity可以不是天上砸下来一个苹果,是可以系统化的,这个系统化的过程可能就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创意。你不能预期以什么形式出现,但是大家在讨论的时候就突然冒出来。

还有另外一门课讲的是人脑的运作机制和影响的,这个估计得花一大篇文章来学到身上,这里就不多说了。

另外一个意外的收获是从一个group discussion session上获得的,大家会讨论一些平常的话题。有一次谈论到如何用一个词来理解一句话的时候,不同国家的人理解完全不一样。比如“Denny and I grew up together in Belfast, Northern Ireland” 这句话选一个词来形容这段话,有人选了“loyalty”,有人选了“honesty”,我选了“like-mindedness”,当大家开始展开讨论的时候,在感情色彩上,有些人读出友谊天长地久,有些读出来了友谊破裂,有个日本同学还读出来了很negative的意思。所以当小组成员形容一段话的时候,都是带入了自己的价值、经历以及建立的感情条件反应(positive、negative or 中立),而这些感情模式又进一步影响下一步的动作反应。这让我想到OB课上,老师总是强调说Person to Person Talk的沟通模式是最好的,这样能更好的了解对方的motivation和你们之间的差异点以及共同点在哪里。反过来就是说,文字沟通可能会造成不少的误解。

也让我想到了前两天看到的一本书,这本书建议深挖judgement后面的facts, motivation and needs,这都是只能通过面对面的沟通才能够做到的。比如:“我觉得你太固执了” 后面的fact可能是两人意见不一致也可能是其他,motivation是希望对方聆听自己或者其他原因,needs则要继续聊才能清楚,有可能和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关系,而是涉及到个人意识上的深度需求。最后,谈话的结果可能会发现也没有那么大的分歧。被评论者和评论者如果不坐下细聊,就无法从浮于表面的句子变成有营养的共识,而后转化成行动。

总之一句话,作为人,在感情上差别没有那么大,都是可以达成共识的,只是这个共识要达成除了深度沟通别无他法。

发布于 10/15/2017 3:45:34 | 评论:0

关于案例的一些琐碎体验 @ 9/26/2017

未分类
想想已经很久没有写博客了,也许是我的需要是觉得博客是非常私人部分,只想自己用来自言自语吧,因为这真的对我很重要,也需要被尊重。

来巴黎两周了,生活方式和上海有了很多的不同,但是放佛正是这种不同,远离了手机的方便,反倒有利于自己生活的构建,有时候离方便太近失去了对生活的直接体验。

前几日和一所以案例教学为名的交换生交流学习感受,说到案例学习,对于好处自然是都赞同,比如应用所学的商业知识和框架;说到是否能复制主人公的轨迹,大家基本都赞同可能不能,原因大概有其一案例本身因为教学重点的需要和涉及商业隐私的原因已经和真实的情况有些距离;其二故事的主人公在叙述故事的时候,对故事本身已经有了自己的诠释,可能一些影响故事发生的隐性因素已经被忽略;其三我们毕竟不是故事主角,就好比鸡汤文成功励志文说了一大堆其实帮助不大,外部因素不能复制的情况下,内部因素毕竟人和人之间还是有差异,所以一定程度下,一个人做成一件事情是一系列变量的组合,变量难以全面复制,所以成功是难以习得的。读书学案例离真知道尚有很多距离,不用说离实践的距离有多远了。

那到底学什么?自己的体会是
1. 商业场景。每个人的经验和知识都很有限,怎么样在短的学习时间里面,模拟场景,以备以后会遇到类似的场景。

2.应用框架和学习的理论。

3.不同与自己的思路。曾经学过一个案例,记得当时主人公在时间金钱有限的情况下有三个创业项目需要做选择,按照一般的思路就是选个成功概率比较大的,最后这个主人公是三个项目都进入了,印象非常深刻。一般情况下,大家都会衡量投入产出比,投入包括精力、时间、金钱等等。三个创业项目都进入其实都有点超出常理了,这个案例只能说是剑走偏锋,成功就成功了,不成功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一般人也是难以复制的。

4.学学主角的精神,特别是在做选择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价值观和目标以及性格促成这样的选择。

希望等过一阵子又会有些更深的体会吧。

发布于 9/26/2017 4:54:06 | 评论:0

Strive Masiyiwa @ 9/26/2017

On the way
2017/1
-----------------------------------------------------------------------------------------------------------
前些天上Business Ethics and Corporate Governance的课,看到一个案例是关于一个非洲商人如何抗争政府腐败的故事,故事本身很传奇非常精彩,有曼德拉和马丁路德金的架势。非洲商人的名字叫Strive Masiyiwa,一路抗争最后政府拧不过民众大腿,终于从了,Strive Masiyiwa不仅拿到了牌照做成了生意而且推动了司法的独立。

同学中有对这个故事不感兴趣的,有很感兴趣的。从课堂讨论的情况来,大多数同学觉得跟政府搞什么呢,从了吧,迂回点。即便是在海外市场扩张的华为也是运用这种策略,投其所好打开市场再说。这是Consequence approach,用中文说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在中国历朝历代几千年的官场中,这种智慧何止是流行啊,简直是圣经,说成白话那叫情商高,这样才能风生水起。另一种叫做Duty-base theory,这种是独立于结果进行判断的。Strive Masiyiwa选择了后一种,并且几次被当局威胁迫害。他坚持他的价值判断并且为之抗争,是不知道会遇到的事情吗?是不害怕吗?没有,他祈祷他从上帝那获得指引。无神论者肯定觉得这是扯淡,处于无神论和有神论中间曾经小时候和奶奶一起在教堂里面待过的自己,我真的相信有时候真心祈祷你会听到宇宙在对你说话,这种感觉好似空气中围绕着你的流动闪光气体。做他认为付出代价做正确的事情,这是理想主义。好似电影阿甘,只管跑,跑着跑着发现一堆人跟着跑了。这在现世是很难的,与政府抗争如此艰难,不亚于一场革命。就好比聪明和善良,你偏要选择善良;精明和天真,你偏要选择天真。这都是有流血受伤大概率的事件,所以也只能阿甘这种感觉迟钝看上拙的人才能做。精明的人哪里会去趟这个浑水呢?

是用Consequence approach还是Duty-base theory?从本质上来说,一个是及时自我利益一个是长期共同利益。在中国现在的环境中,大多数还会选择Consequence approach。不仅是历史文化制度的原因,我想和现今市场变化太快有一定关系,战机如此重要,在用duty-base考虑的时候,机会已经稍纵即逝了。大多数人为了活下来还是采用了Consequence approach,比如说华为。

这件故事如此真实。以前我和姐姐姐夫吃饭,姐夫就分享过他在90年代第一家公司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因为政治的边线加上合伙人的出卖无缘故无故拖进监狱。这是一场精神上的折磨,很少有人不垮的,姐姐因为姐夫在见面的小黑板上写了一行要吃肉的句子立刻回家变现所有资产,打点到最后只剩10万块终于将人捞出来。姐夫是70年代的第一批大学生,学中文和英文,年轻的时候和那个热血时代青年一样,爱写诗有理想,在人生的波澜中,大概开始变得务实起来。所以Strive这件事情是很难的,他做成了也是很难的。他从自己的经历中觉醒并且愿意承担风险去做这件事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所以我是持支持态度的。

但是如果仔细想想,到底什么是Ethics?什么是bride?bride和lobby的界限在哪里?就像教授讲的,good和bad很好选,bad和bad你怎么选?正如伦理道德,在不同的国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有不同的社会标准,千年前的道德听起来很荒谬,今日有些道德可能在未来也很荒谬。大是大非全世界都差不多,那些灰色地带又如何?你所坚持的价值是不是也在牺牲着很多其他相关的人,值得吗?人类从来都不是完美的,从整体上来说,历史上人类的常常是光明面带着阴暗面,反复无常残忍自私然而有时又像天使般温暖。言之凿凿光芒万丈是人类,抽刀残忍互相残杀也是人类。比如,因为商业丑闻进监狱的高管是不是就是个十恶不赦之人?有同学说他内心可能本来就深藏恶,一旦居高位就会暴露本性,越居高位越不需要道德。我持保留意见的,简单讲人性分善恶,是非常武断的判断。从根本上,我相信人类是可以自我净化前进的,不然我们的社会怎么会越来越文明。一个人的行为涉及太多的因素:故事场景、当事人的性格和价值观以及他当时的状态、与事件相关的人的性格价值观状态,时机等等。但是这只是这个人人生中的一个小片段,如果用一件事情去判断一个人,好比盲人摸象,得出的结论可能是差很多的。每一个人都是丰富立体的,自己能做的就是激发自己内心中的美好和激发周边人的美好及善的一面,减少不善的一面。人类的优点在于永远向往美好的东西,所以美好的东西才会一呼百应,社会才会进步。这才是Strive能成功的基础。说他完美吗?他不完美,他第一桶金也不干净。正是有了一个个的Strive,人类才能提起自己的脑袋不断长高,他才会成为legend。未来他会怎么样不知道,拿着放大镜去观察可能也漏洞百出,做成一件鼓舞人心的事已经很了不起了。



发布于 9/26/2017 3:52:24 | 评论:0

Leader and Management Interaction in Fast Growing Firms @ 9/26/2017

On the way
2016
------------------------------------------------------------------------------------------------------
本周开始了China discoveries讲课。陈威如教授的leader and Management Interaction in Fasting Growing Firms 讲座提出一种新的leadership style:Proxy-differential Leadership。对于有志于到本土企业工作的人提前做好准备有好处。没有PPT,先赶紧记录下来。

1. Proxy(分身)+Differential(亲、才、忠)———>实现 Authoritarian + Flexibility.
    比如:柳传志口中“班子”,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

2.如此中国特色的领导风格存在的基础是亚洲社会文化有别于西方的Mindset:Independent-self 和Interdependent-self。前者强调individualism, 后者强调relational ism+collectivism。所以也可以理解通常西方企业中我行我素强硬风格在中国企业或者中国文化中会被认为出头鸟。

3. 与西方企业中职业经理人制度不同的是,在中国企业中CEO更加像个老师并且与跟随者有更强的感情连接(Personal teaching + Emotion Management)。CEO有时候更像家长的角色。柳传志就曾经当众把杨元庆骂哭过,马云也曾经和十八罗汉抱头痛哭。我自己的观察是在西方企业制度下,如果管理人员展现过多的情绪,就会被认为不够职业,常被认为是个弱点。而在很多野蛮生长而资源有限的中国企业中,情绪感染几乎是企业高速前进保持思想统一的必须。

从教授展示的组织架构上来看,我的理解有点像我党的“领导班子”,也有点像我国历代王朝体系下派系。即在组织各层面上有自己的人(圈内人),保持信息通畅。从组织结构上理解,圈内人保证了权利的集中和目标的准确快速传递,并且有利于组织的灵活性。就像军队打战,在组织各层面有“将”就可以随时调动产生不同的方阵以应对市场和战略的变动。这对于高速成长的中国企业(maybe 300% per year)是重要的。Wedu 也跟我说起过华为内部组织结构一直都在调整,大概也验证了这个说法。稳定和灵活变动是事物的两面。西方企业几百年的发展已经形成成熟理论,组织趋于庞大稳定,结构的力量也大于个人的力量,成功很多是平台的成功,流程也会保证错误率较低,当然也牺牲了一些组织的灵活性。中国市场的特殊性(比如市场增长速度快,需求变化快,在有些行业的完全开放竞争)在过去的30多年打磨出中国企业不断犯错不断爬起快速反应和灵活的能力,也让企业有了创新的基础。

我对Proxy-Differential leadership的有效性表示赞同,但是仍然有两点疑问:1.在西方组织结构里真的没有类似的形式吗?企业里面应该也有持同样观点的群体。西方政党竞选的时候在不同层面也会有“自己人”。就我自己的观察而言,即便是在中国的西方外企,仍然会有“自己人”的概念,只是被组织制约的程度相对大。2. 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80后和90后),很难单纯分成independent-self和Interdependent-self,我们80后就有比较自我标签,还不论很多优秀的90后现在大学都在西方接受的教育。大多数人应该都是mixed,所以Proxy-differential leadership是否会被成为企业主体的新一代人接受,成为发展趋势?至少现在90后你丢书在他脸上,他第二天说不定就走了。我相信中国企业的特色会继续存在下去,但可能也会被新一代的思想影响style。

Proxy-differential leadership带来的组织灵活性带来了创新的可能性。听完这场分享,第二天就看到谢祖墀博士的一篇微信文章《组织的意识》 ,提到组织是有显意识(consciousness)和潜意识(subconsciousness)的,即“看得见、摸得着”和“看不见、摸不着”。到现在终于明白了wedu经常说的“看得见,摸得着;看不见,摸不着”这个任正非在组织中反复强调的理论。大型企业因为运作的惯性通常有比较好的显意识,尽管可能有潜意识意识到危机却不能快速响应,创新颠覆者(disruptive)通常来自组织外,而且规模也不会太大。案例如柯达、诺基亚等等。中国企业亲信体系是否能保证潜意识快速传递变成显意识,从而让中国企业有机会兼顾规模+创新呢?在新的不连续性机会来临之际,有效掌握机会跳跃发展?

在下结论之前,我想我还要补充1.西方企业在西方国家运作的了解。2.西方企业在中国运作的了解。3.中国企业在中国运作的观察。4.中国和西方创新类企业的了解。





发布于 9/26/2017 3:50:49 | 评论:0

抄来的 @ 6/11/2016

未分类


“案例分析方法(case study method)固然是相对先进的教学方法,但它跟所有的教学方法一样有着它自己的局限---很容易陷入一些常见的谬论。于是,随处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逻辑谬论。最为常见的就是“以偏概全”。某个经验在某人身上灵验了,并不意味着说这个经验在所有人身上会起作用。”

发布于 6/11/2016 20:27:19 | 评论:0

五月过了三分之二 @ 5/19/2016

未分类
时间太快了,一下子又到了五月中下旬。浦东图书馆永远是最适合干点自己事情的地方,对面坐着有个退了休的老头认认真真地写了一面纸的的英文,一看他看的书封面:高考英语。看着他慈祥平静的脸,我也想等老了做个这样的老太太。

夏天慢慢地来了,为了恢复身体的体能开始健身,目标是开学前能把身体调整到能适应高强度的状态。这两天天气好的时候带娃在楼下踢球,总能感受到初夏的风。记忆中,夏天父母总是在晚饭后带我去散步,而我总是迎着风跑来跑去,看着夜色中的树哗哗摆动。因为是夏天出生,所以我也格外喜欢夏天。夏天晚上总是院子里的小伙伴集体出去抓虫的时候,虫子到了晚上也特别傻只跟着光跑,一抓一个准。9点前的夏天夜晚是燥热的,到了后半夜就有夜凉如水的感觉,风会如冰凉的丝绸划过肌肤。在舅舅家的时候,舅舅经常半夜去钓鱼,于是我也跟着去鱼塘,四周漆黑静谧,蛙声此起彼伏,月光洒在湖面微微泛着光,等鱼上钩的那段时间静坐着觉得夜晚美得不像话。想起这些,我娃估计是没有机会有这样的生活了。

最近见了不少人,七七八八地慢慢感觉开学越来越近。现代人总是太忙碌也不得不忙碌,过了几年奢侈的光阴,估计下面几年得把欠得帐补上了。
发布于 5/19/2016 1:08:31 | 评论:0

@ 4/24/2016

未分类
这两天感冒发烧,脑袋混混沌沌的反应弧线特别长,怎叫一个慢子。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两天感受特别深。丢了2篇文章,到现在也不记得之前要写什么了。娃终于在我身上蹦跳吵闹完毕之后,夜深人静,我写写流水账,放松下脑子。

秉承一贯走到哪算哪的风格,去坡县之前就开了个流量包,起飞前四个小时才意识到是当天的飞机,带了几件衣服就出发了。因为实在之前听LG说过N次这个城市毫无特色,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本来也只准备了2天的行程去见见故人,也没有游玩的意思。凌晨的飞机早上到,因为手机快没电想想实在可能是没有惊喜的城市,于是在机场悠闲地待了半天,手机充好电,洗洗漱换好夏装,轻微地上了点妆,坐在麦当劳里面吃当地非常localized的早餐,一边想着其实这个套餐营养还蛮均衡的,一边想着想着可以讨论下大麦的全球化和本土化。一边等着银行帮忙处理银行卡取不出现金的事情,一边通知经年好友我到了。好友生生被我雷到了,不是说好几天之后的嘛,怎么说到就到。经年就是经年,马上调整好模式,帮我把去酒店要去的路线和交通都查好了。坐在机场里面体会着人群合适的距离和舒缓的节奏,哪里都是看风景。

中午约好人吃饭,还得去酒店放下行李。Taxi一路开进市区,视野一开阔,整个人觉得亮了起来,什么吗,人和人之间的认识还是有点差距的,这个地方感觉完全是我的菜。热带的植被那么生气勃勃,形状还那么好看。机场和市中心真的好近,又加一分。中间又问路,人和人之间的气氛easy,优雅模式分分钟可以开启。中午和朋友在酒店吃了饭,下午又见了些人,傍晚抽空去了艺术博物馆。慢的感觉枝繁叶茂。

想想几年前我是体会不到这份慢的唯美的。记得刚去CEIBS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计划,截止日期,每天干活的量,逻辑,细胞里面全是鸡血,全力以赴地要完成目标,紧张地跟周围格格不入。后来才发现自己要干的活是经年累月的事情,一个故事的发展是徐徐展开,急得鸡飞狗跳也不能马上跳到故事的结局,写一份稿子也不能老看逻辑。记得老头有次眼神狡黠地打趣我道说哪里那么多的逻辑呢,这个世界好多事情的发展是多么的随机,take it easy。有次改文章,剑桥女士慢慢地跟我指出我太快,需要学会wait and see。后来就真的学会了慢,试着躺在床上半个小时什么都不做,数秒,刚开始都能感觉到血液的流动和思维的躁动,再后来发现慢下来之后的宁静后思考的深度和广度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这份静在后来做全职妈妈的时候用上了,虽然全职妈妈在家鸡毛蒜皮也有一地,但是从大局来看,那只是生活很小的一部分,大多数时候内心是稀薄平定的。

今天看友人在朋友圈更新了她去混沌听赫拉利讲《人类简史》,她说 她在现场听了这句话一定会哭,一辈子太短,来得及了解自己嘛,来得及获得幸福吗。"过去的几千年,从佛陀到苏格拉底都在告诉我们,如果你想要真正的幸福,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不是改变外部的世界,也并不是内心的世界,而是真正了解你是谁,这才是幸福的真正关键"。 想起来我是不会哭的,但也是对这句话心有戚戚,一辈子太短,来得及吗?何况幸福如果深究起来真心是个伪命题啊,又比如正能量。这世间哪有永动机模式,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能量守恒原则和数学的波动曲线才能更好的解释这个普世的道理吧。但是终究我还是相信有真理的存在,虽然个别事件都是随机不可控的,但是还是有普遍规律存在。了解自己的路也是可寻的,尽管探索的过程面临外界条件和内在的变化,但在这寻宝的路上,只要抓住了核心宝物的一角便能忽略迷惑眼睛小碎石一路向北,于是幸福可期。可是我更愿意说平定可期,幸福实在是有点虚啊。

又感觉写偏题了,闲得蛋疼的问题啊,现在的问题是,搞好身体,提高思考速度,不能太慢了,不然就要变成眼高手低的主了
发布于 4/24/2016 18:29:17 | 评论:0

4月 @ 4/2/2016

未分类
4月花开满树。前几天读完范海涛的新书,想想自己的经历,也活生生把再深造这件事情也挪到30之后。我问LG如果我当时早点出去了,你会在哪里。LG白了我一眼说不要浪费时间讨论这些没有实际意义的问题。仔细想想,人生没有如果才是事实。When is ready is ready,谁也不知道当内心和外界契合的临界点会在什么时候出现。记得很久以前和一个新加坡同事一起下班坐地铁,看他眼神发散,于是问他什么事情,他说写essay的问题好烦。我问什么问题,他说What matters you most,我说这很好回答啊,我的是happiness。然后他一眼错愕地看着我,我很坚定地看着他。彼时我如此真诚地认为这个答案是自己反复论证过的:名利不可期,境遇不可控,他人更不盼,在这漫长的上上下下的人间路上,可控是自己的心境,无论怎么样在寻找人生目标的时候保持愉悦才是真道。现在想起来,他错愕的表情估计认为这个姑娘真是不上道啊,Stanford的essay这么交上去肯定挂。其实我当时虽然不知道是Stanford也在想这又有什么惊讶的呢,这才是最朴实的道理了,生命太有限了。但是这就是在实际操作层面上说的不ready吧。

有了孩子之后,我也希望他能在这慢慢十几年的过程当中寻找到内心的使命,但是又觉得自己这是妄念。他从生下来就已经不属于我,未来即便我像千手观音一样有千手之力,也不能控制他觉悟一瞬间的所有变量。不如交给时间,让时间来告诉他的路。这么想着,我不如安心做好一个借着他生命看生命的角色,等到他离开后继续自己的道路。人生之路终究是要自己走的是不可避免孤独的,装备好行囊好好上路。年纪稍微大一点也会明白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其实很小,你要走的路一点都不比他人的多或者少,只是或早或晚而已。锦衣玉食亦或者粗茶淡饭,只是道场不同,人生酸甜苦辣贪嗔痴人生修行一点都不会差。于是人生事还是那些事,脑子里却很平淡。生命如此短暂,怀揣着一点念想,有几个知己好友一路前行,就足以。

骊歌 GALA

当这一切都结束 你是否失落
当我随烟云消散 谁为我难过
没有不散的伴侣 你要走下去
没有不终的旋律 但我会继续
倘若有天想起我 你蓦然寂寞
人生是一场错过 愿你别蹉跎
当这一切已结束 请不要失落
我将随烟云消散 别为我难过
千言万语不必说 只有一首歌
都知欢聚最难得 难奈别离多
发布于 4/2/2016 14:05:12 | 评论:2

白骥过隙 @ 3/15/2016

未分类
时间一眨眼就到了3月中旬,春暖花开又还寒。身体不断忙碌着各种杂事,脑子趴在地上偷懒。时间白花花地不留情地流走。直到学校同学的各种活动以及各种不重要但紧急的事如铃声般响起来,才缓过神来。原来新的一年已经扑面而来,想着没做的新年计划,各种想看的没看的书,各种想做的还没做的事情,以及各种家庭育儿琐事都在挤压着所剩无几可以自己安排的时间。一晌贪的清欢,好像慢慢走向霓虹闪烁。

说脑子趴在地上偷懒,但好像也不完全是这样的。中间听了许定波教授讲上哈佛的女儿讲座,颇有共鸣,那些在各种育儿理论下产生的疑惑好像在这个案例中得到了答案,然后还隐约听出许教授似乎是浓浓的湘音,百度一搜,原来是岳阳人,岳阳出文人名不虚传。另外还去观摩了VCIC的比赛和听了人民币SDR的政策seminar,继续感慨现在时间还算灵活,以后就没有那么逍遥,有点时不待我的感觉。

这段时间,脑子想多最多还是38妇女节提到女性的问题,家庭暴力法的通过引起了很多的讨论,自己也想了不少。这几年可以明显感到周围的女性意识的崛起,这得益于祖母那一代老毛爷爷将妇女解放,母亲那一代妇女能顶半边天,我们这一代女性高等教育的普及,我们后一代女性视野逐步国际化。在可以说是最好的时代里面,似乎又是最坏的时代,当代女性夹在这新旧交替里面,似乎感受着各种尴尬甚至不乏恶意。各种标签贴在很多优秀的女性头上,遗憾的是贴标签的人还包括很多女性,多多少少让我想到了鲁迅的文章。路漫漫其修远兮,女性之路应该是建立在平权之上,即在理想状态下,个体的选择权能够得到最大可能的尊重。通俗点讲“不管出生时生理构造有什么样的差异,一个人,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想穿什么衣服,留什么发型,有什么爱好,是什么性格,从事什么工作,爱什么人,生不生孩子-这些事情可以随意组合。”也就是说重点不是区分男性或者女性,而是尊重个体的差异和选择。在流行各种Feminism意见的今天,心里问问自己好像自己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是Feminism,读过的书很碎片,印象和受启发最深的居然是考G时的关于女性发展的各种文章。好像再细究就需要再读一些东西了。今年Emma在UNWomen发言是Heforshe,说的很好。记得前几天看到一篇关于对《女医明妃传》好评中写那些帮助过允贤的男性良师益友比喻成圆桌骑士,他们有着对普世的认同,这世界圆桌骑士永远比白马王子更值得珍惜五百八十倍,难得三观正的电视剧,终于从满屏宫斗剧透出了正常生活的样子。作为平常女性和一个男娃的妈妈,我能做大概也就是不断提醒自己尊重个体的差异和选择和尽我所能培养一个有着圆桌骑士思想的HE吧。

最近又发现一首歌好听,原因无他,歌名取得好。

少年锦时

又回到春末的五月
凌晨的集市人不多
小孩在门前唱着歌
阳光它照暖了溪河
柳絮乘着大风吹
树影下的人想睡
沉默的人从此刻开始快乐起来
脱掉寒冬的傀儡
我忧郁的白衬衫
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情窦初开的我 从不敢和你说
仅有辆进城的公车
还没有咖啡馆和奢侈品商店
晴朗蓝天下,昂头的笑脸
爱很简单
钟声敲响了日落
柏油路跃过山坡
一直通向北方的
是我们想象 长大后也未曾经过
爬满青藤的房子
屋檐下的邻居在黄昏中飞驰
秋天的时候,柿子树一熟 够我们吃很久
收音机靠坐在床头

贪玩的少年抱着漫画书不放手
陪我入睡的 是月亮的忧愁
和装满幻梦的枕头,沾满口水的枕头
我忧郁的白衬衫
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情窦初开的我
从不敢和你说
仅有辆进城的公车
还没有咖啡馆和奢侈品商店
晴朗蓝天下,昂头的笑脸
爱很简单
爱很简单...

发布于 3/15/2016 23:17:05 | 评论:0
Tag 云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