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Trying to get property of non-object

Filename: blog/rss_view.php

Line Number: 13

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Trying to get property of non-object

Filename: blog/rss_view.php

Line Number: 14

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Trying to get property of non-object

Filename: blog/rss_view.php

Line Number: 15

- 鱼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category/ member@blog.sinzy.net (kathy108) zh-cn nirvana Blog Application 0.8.1007 乍暖还寒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42 回国八九天,脑里有很多东西想写下来,无奈各种琐碎时差还在调整。上海比欧洲暖,刚落地的早上六点,从舱门走下至停机场,穿着一件单毛衣看着远处的朝阳,觉得温度都要暖出花朵。脑子冒出都是水仙和梅花,过阵子还有迎春花和桃花。<br /><br />在一个从丘陵省份出生的娃的概念里,看花这件事只是郊游的一部分。春天一到,万物复苏,除了红花、暖风,还有冒新芽的植物。新绿叶上沾着露水的微毛好似二八少女面容上的弱弱绒毛,阳光一照,都有种说不出的朦胧美。更喜欢有根的植物,包括花朵。生长在有根枝头上的花,花瓣水份饱满,色彩娇艳,脸的朝向最自然,风吹起来,花枝摇曳。丘陵地带爬个山看个花靠个树喝口泉是很自然的事情,在上海却是兴师动众的程度,买鲜花回家放到花瓶里用养护液养着似乎最快捷最经济的方式,尽管少了很多乐趣。<br /><br />对植物最初的印象应该是我家的那株铁树,在我爸心里,我是他的二女儿,我的姐姐是一株铁树,对,没错,是一株铁树。我爸79年在上海出差花了2块钱买了从另外一株铁树上分离出来的铁树宝宝,就是一片叶子加上一个根茎,一路火车好几十个小时小心伺候着带回家中,养到现在好几个娃都开了花。10年前盆子不够长了,底给它穿个洞,只好落在了院子的土里。它的娃送的送,最后留下三株长得跟看门神似的。也许是品种不同,我家的铁树叶子都要比其他的长些弯些,在我家待的位置包括阳台走廊、阳台面和客厅,不管待什么位置,扎我一下不在话下,怎么样和它的叶子和平相处是我小时候的重要课题。我掰过它的叶子研究过把玩过,也用湿布用心擦拭它沾满灰尘的叶子。很多时候它都是全副武装,只有在每年换新叶之际才最绿最柔软,随我蹂躏。但时间也很短,通常那像蕨类幼芽的嫩叶过了一晚上就能长撑开,再过一天就有了硬度。就这样它霸占了我家植物平台的大部分空间和我小时候的首浇水。为了平衡它,我家种了不同颜色的马兰花、水仙、茉莉花、石榴还有若干我已经记不清楚的花。到了夏天,就能抓到几只淘气的七星瓢虫,为了证明自己抓到过七星瓢虫二逼地数下它们背上的点点,偶尔还能捕获几只萤火虫。<br /><br />真正好看的花都是长在大地上,只有郊游才能看到好看的花儿。大概在我3-4岁,老爸开始有空陪我,每到周末就雷打不动地带我出去拍照,于是周围的小山、小亭、小碑、小泉被横着竖着各种路径地压了一遍又一遍。每走一段路遇上的植物就不一样,花朵也就不一样。但是印象最深的还是3-4月份满山遍野的杜鹃,真的像其俗名一样,映得满山红。这个时候还有茶花,茶花不仅美而且有浓厚的花蜜。老爸通常会在一堆茶花枝里折特别的一枝,只有这种枝干心可以被去除,做成吸管用来吸花蜜。站在山腰上,喝着茶花蜜,虽有些清冷,眺望远方也是件宜人的事情。爬山的感觉最接近故乡的应该是杭州,再次则是香港和欧洲了。不是见奇俊,而是见温润。<br /><br />这两天突然就变冷了,据说要下雪了。要保暖御寒,还得多喝热水。<br /> Tue, 23 Jan 2018 15:17:57 GMT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42 巴黎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41 来到了英语国家,一路想着对语言的熟悉程度直接决定了办事情效率,学好当地语言有多重要。想起刚到巴黎的时候,一群不会说法语的中国人连办张电话卡都耗时几个星期不等。后来才知道其实市面上有很多即买即用的选择,只是当时大多数人因为语言障碍不知道而已。只要在巴黎待过一段时间的人,刚开始会因为语言和一些生活的不便有点微辞,但是过段时间几乎都会喜欢上这座城市。想想为什么会喜欢巴黎,曾经在聚餐的时候和同学讨论过这个问题,一时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形容,最后有个同学说这个地方一定是something doing right。在座的几乎都附和着点点头但是又说不出所以然。想了想,说说几点。<br /><br />打招呼<br />在巴黎,特别是凡尔赛,人人碰面的时候说Bonjour,再见的时候说Have a good day。即便是作为路人一枚,街边有人在开自己家的门,都会微笑地对你说Bonjour。人和人的距离刚好合适。在大街上,有人看上去很迷茫需要帮助的时候,也会有不少人伸出援手。这种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普遍存在的气氛真是温情怀旧。<br /><br />足够多元化<br />在这个城市里,无论你多乖僻,你都找得到你想要经历的东西。艺术、哲学、宗教应有尽有,缺乏的是个人时间。很容易发现自己浅尝辄止,很容易发现不待个三五年自己还是所知甚少。没有时间忧郁,真正地让人从时间上易生欢喜难生愁,怕是对巴黎最好的诠释。<br /><br />美食<br />法餐一般要吃4小时左右。对于普通中国人来说,4个小时是半天工作时间,用来吃饭太奢侈。一个中国大都市白领的正常作息是,9点上班,6点下班,路上1-2小时,回到家已经趴下,干点散事就可以洗洗睡了,连坐下来好好吃饭的时间未必有。买菜和做饭都可以直接APP了,4小时? No way。4个小时的餐食其实不是4个小时,从开始准备到采购最后成型,是多出几倍的时间。再往里细看,300种cheese到底要选哪种,每道菜的酒要选哪种,法国人为什么会发明300种cheese,这是有多尊重个人意志才能有精力干的事情。一想到这里,焦虑工业4.0的时间被压缩了,毕竟现在还在工业2.0硬件技术上还远着,糟心的新闻和过多的公众号信息少看了,连吃都没有搞明白干点破坏的时间都没有,不能不活在当下。<br /><br />走路<br />公共交通的时间和行走有时差别不是很大,打个车真的很贵。走路吧,省钱而且补气血,还能结伴而行。新来的外国同学一个月之后能走的都走路了,血液里培养出了步行咖啡因。<br /><br />还有很多理由很难陈述。身体呼吸不会骗人,应该就是活得健康了点。<br /> Tue, 09 Jan 2018 17:21:24 GMT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41 旅途(一)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40 已经在一个人的路途中半个月了,实属相当奢侈,但也一路把夙愿的折子都烫平了。行走的意义在于验证你对生活的认识和假设,也在于得到新的启发。回头看上篇文章已经是25号圣诞节那天,真是好远的一个日期。意大利一直没有让我一眼惊艳,却在相对长的旅程里看到了它光亮柔和的一面,这是个艳阳照在柑橘和葡萄上的古老国家。今天人一落到雅典机场,机场书店整整齐齐地摆着各种旅客需要的商品,一出出口便看见一排全球连锁的租车公司,ATM机有银联标志,打开手机Uber赫然可用,购买地铁票沟通顺利,地铁线路简单明了,空气中清冷的气息让我觉得思路清奇,心里有莫可名状的安全感,我觉得清水和水果便可以让我在这生存好几天,一抵达住处身心舒展,觉得可以写写这段时间在路上的一点零星感受。<br /><br />Hostel<br />青年旅社。最后一次对青年旅社的印象还是在好多好多年前的西湖边上,二十几岁觉得不住青年旅社都对不住年纪。在交换期间,有不少同学旅行中都选择hostel,我起初对这种混住的模式表示顾虑,毕竟异国文化不同,4-6个人住在一起会怎样。这次在米兰的hostel经验直接打消我的顾虑,应该说是超出预期,不仅设施和餐饮不输给国内4星级酒店,还提供类似Airbnb的体验项目,还有公共社区,形式上有点像在华盛顿看到的Co-Workplace住宅区,在科技设施上考虑周到,唯一不方便的是行李寄存。最重要价格才10-30欧之间,在年轻背包客中打败Airbnb和传统酒店几率还是蛮高的。在米兰hostel停留的时候,在公共社区里面,很多人都在交谈,或者演奏自己擅长的乐器,开始理解欧洲同学在consumer intelligence课上描写的那些栩栩如生的千禧代的来源。上课时好奇为什么很多欧洲同学描写非常细致且每个个体都很立体,似乎就住在客户隔壁,现在也算大概有个了解,住在传统hotel里是没有机会近距离了解的。这也就引出另外一个问题,中层管理人员的生活方式其实和年轻千禧代有点距离,长期的生活差异以及只靠类似检查(research &amp; consultancy)的方式足不足够了解有血有肉的年轻代人从而做出相对明智的长期决策,如果不面对面和客户深入交谈如何做到了解客户有血有肉的一面?<br /><br />经济<br />从12月中旬,我所走的大部分地方应该来说经济都一般,有些城市主街道上很萧条。在Palermo虽然我吃到了在意大利旅行期间最好吃的米饭,但走在大街上萧瑟感以及两次被陌生人提醒要注意飞车党都让这个城市蒙上一层灰色,经济一般带来的失业率偏高让很多年轻人无所事事。天朝过去三十年中有短期保就业中期牺牲经济也有短期牺牲就业率长期保经济的时刻,阴阳两面福祸相依,过百年再由人来评说,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另外一个万历十五年的瞬间,是走上或走下,普通人只能想想罢了,但越来越觉得天朝很多发展决策是明智的。中国历史撰写注重人治,没有这个人,历史就不会发生;西方历史撰写注重客观,不管是张三还是李四,这个时刻怎么都是要发生的。作为普通人生活在盛世中实属幸运。<br /><br />在Palermo我有非常好的住宿经历,host是一个头发发白的大概70岁左右的优雅女士,进门挂着她年轻时候的黑白大头写真,非常美,我觉得年轻的时候她一定有过特别的经历。整个楼面都是房间,房间的建筑高度完全符合我对西西里的想像,旧蓝色的双边开门,擦得干净略有刮痕的旧银器,10平米左右的烫衣间堆满有些年头的但是干净优雅白色的蕾丝边床件,这个房子一定有过女眷拥满的繁盛时代。早餐时间我在客厅里碰到了另外一位来自叙利亚房客Mohanmmed,一位在中东、欧洲和亚洲都有business的商人大爷。刚开始我只是礼貌客气地在边上吃着我的面包,寒暄之后,大爷说上个月去过中国扬州,他的工厂在那里。在Palermo能说英文的不多,还能碰到个去过中国的,耳朵不由地竖了起来,接着他说他从叙利亚来,从事化妆品行业。想着我不是前二个星期才去过中东,以色列和约旦去过了,只是没有去叙利亚,专业还是化妆品行业。一下子话夹子都打开了。后来才知道他说的化妆品行业其实口腔护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这位大爷敏锐,一个小时的早餐时间,他几乎打中我最近想的所有问题,而且点点都有启发,而我其实只在中间发言过两次且没有明确提出过这些问题 。因为生意散落在世界各处,他对各个国家有自己的认识,比如很多欧洲人需要面对收入不够的问题,也说中国人过于追求金钱好像普遍不怎么快乐,再说自己在一个独裁国家经营生意面对的问题,如何管理各地的生意,最后从我的说话中他还引出了give and take以及宗教信仰哲学的话题。末了还给我看了他一家人的照片,两个酷似他的儿子,大儿子在Hult读书,还有跟妈妈长的一样美丽非凡学装饰设计的女儿,交叉遗传在他家真的完全不work。大爷给我最大的印象是圆通从容,整个人放松真诚,对待金钱的态度颇为豁达,说起中国几十年的变化时很是佩服,只是他觉得中国把金钱看作幸福入口过重了,容易不快乐。他说他在叙利亚的生意一直在亏损,但是有一群人为他工作,这些员工很乐意为他发展长期事业,他就觉得很高兴满足。大爷说旅行时候希望认识不同的人,所以倾向于选择家庭旅馆而不是五星级酒店,人是生活很重要的部分,日常生活中餐桌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末了,还说到了宗教的问题,我很小心地表达了我没有任何正式的宗教信仰 ,但我会到各处看看教堂寺庙什么的,他沉默下说从生命起点到终点,终有一天你会做选择。我不知道我最后会不会做选择,我比较感叹我在这个穷乡僻壤普通家庭旅社里跟一个大爷在一个小时聊了这么多形而上的话题 ,这个大爷来自一个战乱的国家且敏锐和融通应该不是普通人。接近吃完的时候,大致从大爷的话语中知道了他家族从父辈起就衣食无忧,但从父母那秉承了普通生活的原则。<br /><br />至于际遇,我觉得好的际遇会给你打开一面镜子,看见过去的自己和看到现在,没有太多的得失心。现在回想一个月前的自己,好像现在更平静放松了些,也会想起自己过去二逼的时刻自己把自己逗乐了。想起高中物理老师说的功不唐捐,我想这就是一点小进步吧。<br /> Sun, 07 Jan 2018 06:32:57 GMT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40 翡冷翠.圣诞节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36 今天早上7点钟到达的翡冷翠,一下火车,感觉它和米兰的不一样,稍作停顿,入住旅店,Host说我是这几天唯一入住的旅客,看来外国人来过圣诞的不多。Host要走的时候仔细叮嘱,倍感虽在异地但是仍有温暖。虽然才下午5点,天色已经完全大黑,晚上百花大教堂会有通宵的弥撒,等会去看。<br /><br />昨天晚上睡的并不安稳,睡前看了看劳伦斯虹的介绍心里默默的难受,一直都在做着微浅的梦,也算是没错过早上5点钟的火车。劳伦斯没有读过,看完这个故事,想想自己早早就知道劳伦斯要说的那个道理,但是读着有些片段和心理描写,却暗暗生疼,年岁渐长,好像懂了很多。也想着有机会也要读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样触觉敢直面写出这么多细微的感觉。人,到底是要做快乐的猪,还是痛苦的人。在大学的时候,这个问题想了很久。有两位同学让我印象深刻:一个百事不想,却傻人有傻福,通关打的不知不觉,我时常会想着向着她靠靠;一个透明玲珑心,什么都知道,沉迷琴棋书画和爱好,一遇到严肃问题就打浑枪,倒也过的快快乐乐,我觉得也不错。所以,是不是说让自己活得长久的方法可能还是做快乐的猪比较好。想着要立志做痛苦的人做点事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内心如温泉般咕动不平,想着想着就入睡了,也睡得不安稳。<br /><br />至于解困了的事,觉得越来越平稳明晰,不管外界如何无常变幻来去,在这来去之间,好像更加稳定了,好像很多自己的细节都被唤醒出来,反倒成长感很强。更加稳定的原因可能是顺着线索来着,不太纠结这个来由,这是我该来的吧,我就在这里,好像也没有动的必要。今天也在想不懂的时候真是苦了别人,现在也觉得深深地理解内疚。人生有先来后来,要不二,还要欢喜,难度不是一点点,人很难。大雁是心里是装着罗盘的,比很多人都明,也不用太纠结。如何有颗不被吹散的心,还是得有核,有吗?真的好像现在有,所以好像无太多得失心,看着就欢喜,居然心是恒温的。<br /><br /><br /> Sun, 24 Dec 2017 17:20:36 GMT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36 安曼机场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35 在安曼机场,除了没有电脑插座,其他设施和浦东机场没有太大的差异。一下子忘了过去几天在沙漠里荒凉到连买瓶水都不那么方便。匮乏感会让人思考,老天如何分配资源,当地政府如何使用资源,当地居民是如何思考度过自己这一生还是根本没有思考过。大概从七八年前,我大概得出一个想法,在现有环境下,平常人多谈社会问题似乎没有什么帮助,当然如果能有机会做贡献就做点贡献,过好自己的生活保持愉悦的心情欣赏好一花一树更重要。人人能做到,处处都是自由,自由不在他处,就在身边。<br /><br />约旦有大美,在自然景观上,约旦呈现出的美令人惊叹。但另一方面,随着在沙漠待得时间越长,自然的残酷性就呈现出来,皮肤缺水,易疲劳,物资缺乏,荒凉,所幸的是约旦满地都是接地气的食物,地不留人食留人。但是再怎么美,一进入首都安曼,压抑和悲凉感就扑面而来,空气中满是烧焦的味道,商铺物资质量有限价格不低,人和动物无精打采,据导游说房价不便宜,难免会想人们的出路在哪里?压抑了一整天,导游把我们送到安曼机场,一下子觉得回到了现代社会,难道约旦把举国之力用来建设这个机场?在机场稍微google了一下,约旦已经在天朝的“一带一路”上,并且油页岩储量丰富,也许在未来,约旦人民可以买到天朝的物资,包括令导游惊讶的性价比很高的小米充电器。全球化也许让一些民族特殊性消失,但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人民的生活。能谈金钱是否重要,也是要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才能谈的。好像人类一直都被很多东西异化,工业革命时代有机械化带来的工业制度的异化,有过度追逐金钱带来的异化,现在似乎人类在另一次飞跃革命上被考验着。身在洪流中,人如砂砾。<br /><br />想着这些,觉得又想多了。最近想的问题是:知道的越多,学的理论越多,在一定程度上更加解放思想,还是活着活着成了一颗荔枝,表面的外壳坚硬,被束缚在内的饱满鲜嫩果肉无法自然流露成长?<br /><br />这一年,非议质疑很多,有些说明了有些没有。到现在,好像释然,要感谢那些力量。这一年,身边一起长大的朋友也或多或少地经历一些变故。一个死党被诊断为软骨骨癌,一条腿被切开,小段骨头被换掉,伤口好几个大的钉口很慎人,但是仍然不能保证未来不会复发;另外一个被疑似乳腺癌,正在复查中。这一年和去年和前几年不同,感到无常和死亡离自己并不遥远,人到中年剩下的时间不多,自己还有一些疑问没有解答。既然循着初心被领着走到这里,也知道这一年有些决定做得不那么符合世间法,但是解决自己很大的困惑,在这个还在读书的窗口期,得到了答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br /> Wed, 20 Dec 2017 05:17:43 GMT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35 可乐与家常菜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34 唯可乐与家常菜可救。<br /><br />特拉维夫高速公路是硅谷的简陋版。在这里,开始的时候水土不服,饮食不合,睡眠不足,写上篇文章的时候觉得好像到了一年中的身体极限。后来,室友给倒了四杯可乐+晚上一顿当地的家常菜,满血复活。可见生活哪里有那么多问题,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归结成两个问题:没吃好和没睡好。没吃好意味着什么呢?血糖水平不稳定,血糖水平不稳定,更不用说其他需要身体做的事情。没睡好意味着什么呢?激素水平不稳定,激素水平不稳定,更不用说其他需要精神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事情其实还没有上升到智力、能力、情商和境遇高低的高度,先在最基本的问题上管理好自己,比如饮食和睡眠两样,问题可以解决大半。人生耐磨的两大事:吃和睡,谁管好,谁幸福。管理好细胞,比什么都重要。<br /><br />昨晚在可以俯瞰特拉维夫的农家院,吃了一顿扎实的当地菜,肠胃被抚慰,好像小时候吃粽子被白糯米滑过一样的饱食感。因为家乡靠近屈原流放的沅江溆浦,在我小时候,湖南包粽子赛龙舟还是盛行的,临近端午节,人们怀着淳朴的想法包没有馅的粽子,一到端午节就将粽子投入江中,延续着古老的愿望希望鱼儿不要吃屈大夫的身体。绿色的粽叶、白色的糯米和红色的赛龙舟好像是小时候在端午节的鲜明记忆。但始终觉得屈原是一个幽怨的形象,他写的词都有淡淡的伤感,小时候就听说过湘夫人的故事,后来才明白他把自己比喻成忠贞不二的湘夫人,将楚王比如成湘君即舜帝。那首《九歌.湘夫人》还真是写出了他的心境,我始终记得湘夫人的徘徊。<br /><br />九歌 湘夫人<br /><br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br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袅袅 一作:渺渺)<br />登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br />鸟何萃兮苹中,罾何为兮木上。<br />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br />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br />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br />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br />闻佳人兮召予,将腾驾兮偕逝。<br />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br />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成堂;<br />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br />罔薜荔兮为帷,擗蕙櫋兮既张;<br />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br />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br />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br />九嶷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br />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褋兮澧浦。<br />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br />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br /> Fri, 15 Dec 2017 19:12:06 GMT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34 Delay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32 在巴黎戴高乐机场,飞机,Delay。<br />交换接近尾声,写点东西。想想过去是3个月,经历了不少,最大的收获是多年来循着直觉来的一个惑终于解开。既然是多年,解开自然是欢喜,欢喜便无所求,也不会用世间法来衡量价值,也无得失心,也无他想。<br /><br />关于宗教<br />为什么会对宗教感兴趣?大概这个疑惑是来源我奶奶。她不烧香拜佛,却在七十岁的时候皈依了基督教,并且要求后辈按基督教的仪式给办了葬礼。这一直是我的一个疑问:佛教和基督教到底有多大的区别?<br />这个疑问从小学开始,看着裹脚老太太前赴后继地把私房钱烧成了一缕缕青烟和深灰,有时我会觉得很难用常识来理解,同时也好奇基督教为什么可以那么干净省钱。后来大概有两三年的时间我跟着奶奶在教堂里唱诗,学圣经和了解圣经故事。对耶和华的暴虐毫无好感,知道了耶和华和基督之间隔着一条河,也觉得基督教好像比当时自己理解的佛教要有爱很多。再后来,在大学碰到传福音的组织,宣扬说不传福音就不是虔诚的信徒,怎么听起来都不符合基督爱的教义,让人多少有点避而不及。一直以来都没有正式的信教,总觉得基督教教义里面有限制,一个有爱的宗教怎么会有那么多限制呢?好奇心不知不觉转到了佛教。<br />也许关注的时间有点长,最后形成了三点认识。第一,各教只是形式不同,最终所有良善的宗教都是为了解决人生困惑;第二,佛教和佛学有区别,佛学是哲学,是世界观,让人明智;第三,教化的工具是因为器(个人能够觉悟的能力)的不同帮助其理解而设置的,比如佛教的轮回盘,牛鬼蛇神或者地狱天堂都只是把哲学幻化成了比喻。至于吃肉结婚等等一系列人类自身的七情六欲,得悟高僧自然不必拘束于这些。<br />既然是器不同需要不同的工具,而宗教目的是帮助人们解决人生困惑,所以修行者大可不必拘束于是否剃发在深山老寺里得道苦行。可以写首歌,唱出人生困惑,唱出人的情绪讲述下他们的人生故事舒缓他们的心灵,像90年代香港那批投入滚滚红尘以肉身践行贪噌痴写下触动人心歌词的才子们如黄霑;也可以当个歌手,唱了几十年,终于在成为大叔的时像李宗盛和周华健一样娓娓地唱出了人生的欢愉和伤感;还可以弃医从文,如渡边淳一,用文章渡人。<br />但始终,对世间的大法,觉得应该抱有一定的敬畏。历史上很多的科学家、哲学家以及文学家在生命的最后陆续选择了宗教,世间有法人类不知,智慧有边界。<br /><br />关于理解他人<br />曾经觉得自己在这点上还说的过去,现在谨慎了一些,觉得人和人之间的理解很艰难,难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所有的信息点都采集了,比如像现在的AI或者所有的手机信息沟通信息都摆在面前,还是存在巨大的理解鸿沟。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原因想想应该有三点。第一,文字表达和真实的意思有信息的损失;第二,不同的人的解读因人生经历、知识结构还有情感条件反射有差异,比如有些人会理解成球形,正方体或者长方体等等;第三,自知已经不容易,何况他知,不然苏格拉底不会把那名句刻在希腊神庙的石头上。没有经历过他人的人生,没有穿别人的鞋子,不了解他人的动机和情感,怎么看,完全理解他人都是有点距离。那句“我感同身受”其实苍白无力。 但一个人试着理解另外一个人,又是件很美好值得感恩的事情,毕竟谁也不是人民币。如果一堆信息摆在面前一个人能够做到90%的正确解读,只能说可遇不可求,应该要珍惜。在这一点上,我对人工智能在看得到的将来不担心,即便机器能收集99%的事实和信息,它对事实后的感情和动机都还欠火候,而后者恰恰是整个事实的关键。<br /><br />关于奢侈品行业<br />大老远地从中国跑来法国,就是想近距离的了解这个行业。不过,我应该不是这个行业的重点客户,自己对奢侈品没有太大的占有欲。即使买我也会做很多的对比,一个品牌我大概也知道只有一两件东西适合我。但我对奢侈品行业或者我称它是美的行业有着很大的好感,这个行业是最接近美的行业,赏心悦目震撼的美,能将人类理解的艺术之美发挥到极致的行业,不抚慰人心吗?在国内,不少人会将奢侈品联系到虚荣肤浅和社会地位,但就是这肤浅浮华得靠工匠和艺术家反复打磨好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绽放的美。没有经过打磨的美,单凭价高就获得认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90年代中国那个黄金好忽悠的时代已经过去。顶级奢侈品通常低调,也不在大众广告里出现,它们分布在欧洲大陆的家族企业里,手工且没有什么量产。另外,在我的理解,奢侈更关乎个人,有些人时间很宝贵,有些人金钱很宝贵,有些人情感很宝贵。<br /><br />虽然法国在整个欧洲大陆上看上去很奢华夸张。实际上,法国在艺术上,科学上,哲学上以及文学上的建树在整个人类历史上都无法忽视。启蒙运动就是在法国发生,法国在心理学领域的讨论以及对人性的理解和宽容,都让这个社会显得很平和。<br />就连Lafayette这个对中国人来说是个买买买的名字都有一个令人感慨的故事。Lafayette家族中有个赫赫有名的人物帮助美国完成了革命,成为华盛顿的义子。这样一个在美国的传奇人物在自己的祖国抱着理想革自己的命,却最后被洪浪驱逐出国,诛连家人。这场革命,被砍头的是相对开明的路易十六,攻打的是只关了几个人的巴士底狱,不得不唏嘘下。<br /><br /> Sun, 10 Dec 2017 19:23:21 GMT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32 安心贴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30 2天,电脑花屏,完全干不了正事。<br /><br />在这个100多年历史的房子里面对着时好时坏的屏幕,静悄悄的,脑子莫名其妙地想了三件事<br /><br />如果同时活在几个空间里,那应该身体会充满分子,时间长了会不会在体内种出一条银河<br /><br />人活着活着就成了一颗荔枝,我喜欢那颗汁肉外露的<br /><br />让我在古老的方式中飘一会,二会,三会,我还喜欢我房东太太那双湛蓝的眼睛,半夜问暖的短信和她给我悄悄加盖的被子<br /><br /> Mon, 04 Dec 2017 23:57:09 GMT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30 想写点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27 自从写了上篇文章后,感觉一直很想写点什么,这一个星期心里很平静,但是能量太满,不写出来不舒服。<br /><br />好像很多年循着直觉在找的困惑算有答案,虽然完全不在范围内,这种平静、无得失心和无所求的心态怕是这一路走过来的最大补偿。以至于现在应该才要发动贪嗔痴,感觉暂时已经没有心量,还好暂时没有心量了。至少有一点,我没有疑问了,也算是一种交代。<br /><br />一路顺着发心和直觉走到现在,居然走了这么远,还走得有点太不一样,大概是重新出发时的自己是万万想不到的。一路一层一层的经历,看到路途风景已经很不一样了。<br /><br />关于钱<br /><br />钱不是不重要,当然重要,这是基本生活的保证,每个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利。只是到达一定程度,它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因为要用很多其他东西去换取,代价可高可低。对于生活,每个人都有一定的优先级别,在不同的人生的阶段,想用什么去换,每个人的标准不一样。虽然有时候要做取舍,伤害再所难免,尽量做到不产生大面积伤害就好。<br /><br />可能10岁之前,我几乎在医院长大,见了太多不应该死去的婴儿胚胎,经历过病人被抬进停尸间和一个壮实的新生儿如何难以产下,产下后又死亡的过程。那个在手术室死亡的男婴对9岁的我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在高考志愿的时候,我坚持没有报父母希望我报的临床学。在自然律面前,人的力量很有限,金钱有限,权利有限,感情也有限。苦痛已经太多,不用再给自己加点了。<br /><br />关于其他<br /><br />我从小在一群朋友里长大,我们就像兄弟姐妹,友谊的情谊我有,再加上从小我妈的解剖书就是开放给我看的,所以我对生理结构没有太多的好奇。那种因为陌生产生的情愫实在是没有那么强烈。或者我青春期因为读了《挪威的森林》产生的冰冷感促使我去读了渡边淳一,后来再读到萨特与波伏瓦的故事,这么聪明的两个人身体力行各种相处模式,最后也没有克服人类自带矛盾性带来的痛苦和混乱。加上看到周边同学折腾,动不动伤筋动骨,我感觉尽量少点麻烦比较好。所以我也就此错过最佳犯错期。至于我的父母,是非常尊重的我的意思,10岁后穿什么都是自己买的。<br /><br />这一路情和义都真诚,恩怨在所难免,现在只有感激。无论以前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在不涉及会出现重大的伤害下,仍然保持一定天真信任,觉得会提高幸福指数呢<br /><br />婚姻,婚姻制度以及社会的婚姻世俗观是三件事情。问询制度和文化也不太有解,普通人怕是刚开始预设好好的还是逃不出后来衍生出来的人类意念和社会规则。<br /><br /><br /> Thu, 30 Nov 2017 21:54:38 GMT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27 来巴黎的第九周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25 来巴黎的第九周,感觉马上就要回国还没有待够,做了很多事情也有很多事情没做。这两天总觉得有些事情过去没有做好的,现在想做好点。远在国外,以字代人吧。<br /><br />作为很普通一个人,感激所有遇到的人和事,这一路上伸手帮助过的,都带着令人感动的善意,非常感恩。当然也看到了很多的自己不足和需要改进的地方,我想长辈都是由衷地乐于提携后辈,看到后辈胜任进步。<br /><br />在这过程中,有得到也有失去,失去的时候不能形容。我知道这是由善念而起,抬头算起来居然又要过去一年了,现在除了感激和希望都安好没有他念。<br /><br />关于说服<br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常在想这个词。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用“互动和影响”来形容比较好。以前也问过一些职场前辈这个问题,有些说人是无法被说服的,有些说可以,这些结论都是基于自己的经验所得。但不管能还是不能,结论都不重要,其实在双方的互动中,对方的观念都在关系中产生了影响。比如我记得有前辈就借历史写过一篇“什么是政治”的文章,这篇文章包括后来的经历都让我明白了政治中的关键元素比如团结和舆论是如何发挥作用的。这也是一种说服和impact。我有在认真思考的说。<br /><br />关于明智<br />一提到智,中文含义是模糊的。根据自己的理解可以从宗教、哲学和历史角度诠释不同的含义,然后路漫漫地修炼。所以大家一讨论起来,很容易不在同一理解线上。想了想,明智的起步线是不是可以设为:分清fact, opinion/judgement and story。分清这三类是不是可以算是明了一点点呢? <br /><br />Fact:事实是如何的,事实包括感情的状态、实际的结果等<br />Opinion/judgement: 可以包括对人和事件的判断和解决方案。通常基于自己的经验和有一定的个人感情色彩。比如:事情的责任判断、当事人的性格以及品性判断。<br />Story: 通常有叙述方,故事可以有事实、看法和判断夹杂在一起,fact可能不完整。<br /><br />以产妇跳楼事件为例。一开始以故事出场,然后众说纷纭,出现很多opinion和judgement。作为一名普通群众而且也没有住在产妇产床隔壁,到后来觉得取证还是交给专业机构来做比较好。但是有几点是可以看得到的:1. 产妇死前情绪激动后跳楼死亡;2. 可以实施剖腹产却没有实施,产妇缺乏法律知识;3. 事件过程如何各方声音大小不一,特别缺乏女方家庭声音,事件事实可能不完整。尤其第3点,估计得投入不少时间和精力弄清楚。<br /><br />那么关于第1点和第2点: 第1点,医院是不是能配备心理医生,疾病的恢复很多时候靠的是意志力和心理状态,产妇如果有人做专门的心理辅导至少降低极端跳楼事件的可能性。第2点,配有第三方律师,明白自己的权利会让事情变的更加可操作,产妇需要跪求是件让人心酸的事情。<br /><br />感觉在这个分辨力上努力还是很重要的。因为人在欧洲,感觉和互联网舆论远了些,希望有一天我们也有完善的系统来解决各方问题,而不再是吵来吵去了。<br /><br />关于做事<br />现在都强调认知,在中文里面还有很多名句包括菩萨心肠霹雳手段等等。仔细想想,很模糊,可操作性很弱。所以从认知---&gt;操作---&gt;结果。操作中把问题分解,可衡量可执行可比较可提高更加重要些。在步骤上磨比在认知上磨对当前的阶段对自己有效。<br /><br />关于旅行<br />最近开始跑法国国外,跑得越多越觉得和欧洲大陆有connection。对自己而言,我做了个非常明智的交换决定。<br /> Wed, 22 Nov 2017 20:21:16 GMT http://blog.sinzy.net/kcnooy108/entry/23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