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ATE 10 Years @ 2/22/2019

成长之路
2008年7月13日踏上第一次欧洲之行,从荷兰入境后转机米兰,最终两度过关才进入瑞士。郑阳一路开车带我过境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今天是瑞士电信SONATE (Swisscom Optical Network for All the Services)的十周年庆典,很幸运我分享了瑞电这10年来与华为共同成长的每一次重要时刻,这不仅仅是工作带给我的意义,也是两种文化的沟通磨合,以及共同经历无数艰难困苦的战斗友谊。

当Vivian说“我们何其有幸能遇到最棒的伙伴,又何其有幸能成就这一番事业”,我不能更加同意,自己是何其有幸,才有机会向世界上最优秀和最专业的一群人学习。Daniel Burri给我上了一堂最佳项目管理的课。Robert Gauss临行前专门送我一盒瑞士巧克力,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客户送的礼物。

当Martin说:“10年太不可思议了,一下子就没了。也许下个10年我就退休了”,我也不由自主地感慨青春随之而去。记得去年年底参加南太年会的时候,席间遇到高总,高总说:“你终于长大了。2012年调你回国的时候,第一眼看到你,觉得你还是一个孩子。现在终于成熟了。”

当Herman说:“当我回顾过去30年的时候,我看到每过10-15年光网络领域就会发生一次重大的变革,我们有幸选择了华为,共同建造了这张最棒的网络。”我感到很自豪,在这里我真正理解了什么叫高品质的产品与生活。去年这个时候,Herman还没退休,当时给他第一次介绍IDN,Herman看着我的眼睛,认真诚恳地告诉我:“只要我有办法,我会尽量避免用你这么复杂的方式去解决问题。”那一刻,我知道我不能盲从。

当Rudolf说:“最让我感动的是华为永远敢于用年轻人,给他们机会去冲,这是你们的活力所在”,确实公司的快速成长给了我们无数学习、尝试和犯错的机会,2008年我不过是刚毕业3年的丫头骗子,但却一个人单枪匹马跟着一群老学究做项目。

10年来有幸与Alex一路并肩作战,从瑞士到意大利到法国,再回到深圳。Alex既是我学习的榜样,也是我亲密的战友,可惜今天他因为特殊原因而无法到场。看着Alex和Chris多年前制作的SONATE Milestones的回顾,我又回想起我们一群人在Koniz的宿舍围着餐桌一起工作、聚餐、聊天、打麻将的生活,想起了一起过生日、一起滑雪,共同分享悲伤与喜悦的时光。

时光难倒流,情谊永相随,谨以此文纪念共同奋斗过的10年时光。
发布于 2/22/2019 6:27:10 | 评论:0

社区内部网志 @ 2/15/2019

N/A

本篇网志仅供本社区内部成员(登录后)浏览。

发布于 2/15/2019 0:00:33 | 评论:N/A

2018 @ 2/10/2019

成长之路
按照惯例该回顾下2018年,在Sinzy的日子转眼已经15年了,按照十年之期第二轮又过半了,去年的时候还在想如果我死了,这些文字应该也会变成孤魂野鬼游荡在不知名的网络空间中,这些网络世界的零一代码终究也会如同《寻梦环游记》里的幽灵一般因为遗忘而消散殆尽。但写下来算是记录人生路途中的碎片,权当满足自己,而非渴望被人看见和理解。

2018是做减法的一年,心情起起伏伏不太太平,但也算安然度过了。工作似乎进入了一种自我催眠的状态,不求结果不问缘由,只想简简单单做好一款产品,唯此心愿能让我心无旁骛的做事,有所意义。记得年初时,颖和麦克吐槽:“没想到,中美关系的变化会影响到我们这些平常老百姓的生活。”当时我并无太多切身感触,时至今日我也算是后知后觉,隐约中才逐渐感受了周围的压力。但压力乃动力,原本平淡的工作倒也因为爱国主义凭添了一份新的内涵。但同时又不得不感慨,如我一般的普通人在滚滚历史长河中皆是被裹挟着走的。年前在溪村与2年没见面的WWL的一席谈话,让我感觉女性大抵都更关心个体生活多一些,对国家政治的情感较为朴素。虽然女性并不吝于奉献自己的力量,却很少高谈阔论或将国家大事引为己任。

生活方面相对2017年算是找到了一个相对能坚持的运动方式,只要不出差早上5:45起床跟着教练练习1个小时的瑜伽。虽然没有教练的监督,靠自己还坚持不下来,但好歹完成了40课时算是一个小进步吧。没想到的是工作日画淡妆在2018年居然变成了一种自然而然的习惯,兴许是人老了,觉得不画个淡妆出不了门。曾几何时还要靠提醒坚持的习惯2019年终于可以移除个人计划的表格了。18年读完了18本书,可惜的是工作中需要读的几本书统统没读完,闲书倒是读了一堆,特别是心理方面的,算是按喜好和生活优先级在读书,但理论知识的学习顾不太上。

过去喜欢定计划和目标,虽然目标很宽松并非量化的结果,但终归是有目标的。前几日看了一篇奥修与信徒的对话录,有些新感悟:
信徒问:奥修,如果一个人新年只做一个决定,你会给什么建议?
奥修说:这个,也只有这个能是新年的决定:我决定永远不做任何决定,因为所有的决定都是对未来的束缚和限制。所有的决定都是监禁。你今天为明天做决定?你已经毁了明天。让明天自己发生。让它以它自己的方式来!让它携带着它自己的礼物。决定,意味着你只允许这个,你不允许那个。决定意味着你想要太阳从西方升起,而不是东方。如果它从东边升起了,你就不会开窗;只有太阳从西方升起,你才会开窗。什么是决定?决定是努力。决定是自我。决定是在说:“我无法自发的生活。”如果你无法自发的生活,你根本没在活——你只是在假装。所以只做一个决定:我永远不会做任何决定。放下所有的决定!让生命/生活成为一个自然的发生。唯一的黄金准则就是,根本没有黄金准则。

毛毛今晚给我推荐了一篇文章,文中提到了Every  minute counts的观点,主人公说:“也许这句话听起来有些矫情,但我们可以将生命的每一分钟当做人生的最后半年、一年去生活。它会让我们更加珍惜时间,让我们不因身外之物而麻木”。这段话让我想到了人生的短期、中期和长期计划。


看的太短
容易匆匆忙忙
无法享受当下

看的太长
难免患得患失
亦难享受当下

半年为期
不长不短
哪怕死期将至
理应无怨无悔
发布于 2/10/2019 0:42:52 | 评论:3

爱的含义 @ 1/3/2019

思考碎片
最近看《伪装成独白的爱情》,作者反思了市民阶级令人厌恶的“理想式婚姻生活”,也反思了无产阶级的“原始饥饿感的婚姻生活”。如果用马克思原理说,既表达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原理,也表达了上层建筑可能存在集体无意识的伪善。作者反思了家庭作为社会细胞的现实价值,但也表达了“家庭并非人生幸福所有问题的途径”的残酷现实。对一个吃饱了喝足的人,自然会追求生命更深层的意义,并抵抗集体无意识的奴役或社会同化。

容格说:“追求完整的人格是他一生的追求”,而完整的人格恰恰是矛盾的综合体,而两个人的完整人格的完善过程也是极其痛苦的磨合,这正是两性亲密关系和家庭生活的真正考验。爱的含义并不是占有,而是成全,但以爱的名义的占有却随处可见、时时发生,人们表达的爱与真的爱之间总是带着各种面具。当我们非要获得什么,证明什么的时候,往往不是爱而是占有的欲望或者嫉妒,而爱是全然的理解与成全。
发布于 1/3/2019 23:40:58 | 评论:3

赶在12月的尾巴 @ 12/27/2018

中华有为
今天坐班车回家的时候觉得四肢无力,全身都特别累,其实白天开了一天会,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不知道为何感觉很累,可能是因为晚上跟同事聊了一会人事变动的事情,深感团队凝聚的不易和每个人的辛苦。下了班车的途中又接到同事的电话吐槽,总之想做成一件事情总是千难万难,但用今天听到一句话来总结就是:问题就是成长的磨刀石,总是难免的。

十几年前看到GE的“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战略的时候,只是觉得有道理,但并无深刻的体会。今天再体会却发现是一个公司生存发展到某个阶段后必然面临的挑战,做不到第一第二不如不做,当一个人解决温饱问题之后,思考的并不是吃更多,而是吃的更好。我们并没有统治一切的欲望,但却都有不断追求更好的渴望,这就是企业基业长青,以及职业生涯永无止境的驱动力之一。

今年一年自己感触最深的便是如何才能做出一款伟大的产品,当10月份听老党发布昇腾系列AI芯片的时候,我便深深的感慨我们已经在硬件制造领域走到了全世界的第一第二的领导者水平,但我们在软件工程上的差距却是巨大的。再加上今年自己换了P20手机,也再次感慨老余不愧是真正的产品经理,终端的改进相比用过的mate 7是突飞猛进的变化。

18年前进入大学的时候,选择了信息管理和信息系统,虽然懵懵懂懂,但总归是自己的选择,毕业的时候也曾信誓旦旦地认为自己应该立志成为一名软件架构师。但一路兜兜转转,读书的时候花在社团的精力远远大于学习软件,工作的时候也没怎么编码就转了市场,但谁知道如今最想做的居然是产品和架构设计,人生转了一圈回到了某个起点,很是感慨人的不确定性和未知性。

也许我们总是高估了一年能做的事情,又低估了十年能做的事情。
发布于 12/27/2018 22:55:40 | 评论:1

没有时间感慨的感慨 @ 11/1/2018

DailyLife
从上周开始出差瑞士呆在伯尔尼,原本想找点时间去转转曾经熟悉的地方,但却忙忙碌碌无法成形。周日一大早就出门赶去瑞典斯德哥尔摩也是匆忙两天昨晚连夜赶回苏黎世参加今天的客户会议。同事间闲聊和朋友圈里,这两天感觉大家一边在为”李咏的英年早逝而叹息”,一边又因金庸的逝世“而感慨逝去的青春一去不复返。

这几年,死亡一直是我经常诉诸笔尖的话题之一,也从年少时不知愁滋味地问父亲“人活那么久干什么”的轻率,慢慢懂得了“不知死焉知生”的厚重。但有时候也会感觉到人生的戏剧性在于“死亡带来的无意义感”和“选择带来的意义感”。

没看过卡卡夫的做品,上回听书偶尔听到“媚俗”这个词的解释,在昆德拉看来,媚俗的特征是平庸,并且动辄诉诸于感情。这一点让我联想到今天颖子在朋友圈的一段话:“多少年过去,相比前一代而言,赢得更多机会的女性们,却仍是遇到前辈们相同的事业,婚姻,家庭问题,在爱的缺失中煎熬着”。女性,对于感情这个特定的情景,已经产生了如同机器反射般被设定好的反应。高尚的情感以广为人知的方式高尚,卑劣的情感回以广为人知的方式卑劣,而风景也会以广为人知的方式令人愉悦,这种稳固地、不变的、明确的关系,就是媚俗发生的机制。

到底是谁限制了我们?又是谁让我们彷徨失措?
发布于 11/1/2018 7:34:10 | 评论:1

曾有多少快乐,就能承受多少痛苦 @ 10/13/2018

DailyLife
一个人曾有多快乐,就能承受多少痛苦,真的是如存折一般,存进去多少便能取用多少。
一段关系,总有好坏,总有善恶。一个人,也如此。时而好,时而坏。对此人好,对彼者坏,但若善意多于恶意,就能安心立命在这时好时坏的生活里,不至于绝望。
能持久的爱即接纳,能接纳好,又能接纳坏,能接纳自我,也能接纳他人。
发布于 10/13/2018 0:04:31 | 评论:1

我的第一个人生隐喻 @ 8/28/2018

You are mine!
最近在学习武志红的《拥有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每一个主题开始和结束时,武志红都会问一些基本问题或调查,因为自己平时的时间有限,几乎是每天早晚开车的路上才有空听这些课程,一到办公室中便马上得投入到当下的工作中,因此我几乎对这些问题没有太多深入的思考和分享 ,但今天在洗澡的时候,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似乎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人生隐喻。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而背后的原因非常复杂,经过自我的觉察,我发现根本上的原因在于我的家族和父母都不曾完整地看到我的能力,而且我的家族,特别是外公、外婆家有明显的重男轻女思想。在我的记忆中,有几段非常深刻的儿时记忆在我的头脑和心里,有些我曾跟人分享过,有些还从未分享过。

最早的两份记忆,哪个在先,哪个在后,我已经记不清楚了。那我就先分享一下记忆中情绪最饱满和强烈的一个吧。我印象中小学2-3年级的时候,我们家搬到了外公外婆修建的一栋3层楼四户人家的房子里,这是外公退休前就策划好的,他买了一块地,因为有四个儿女,因此他修了3层楼各四套2房2厅的套间,希望一大家子人能住在一起。但我小时候是跟爸爸妈妈住在爸爸工作的坪村镇上的宿舍楼,在此之前我并没有跟外公外婆长时间的生活过,只是过年过节的时候会去做客串门。但印象中,我的表弟,也就是我舅舅的儿子是外公外婆的绝对中心。很小的时候,我就明显的感受到了他们对待我和表弟是有差别的,而这种差别虽然称不上对他好,对我坏,但至少让我明显感受到了“不被重视和不被关注”,我感觉我的生命就像一株野草一般,是没人真正关心的。

有一次,爸爸好不容易回家,他很会包饺子,那天他带着我和表弟包饺子,但过程中我感觉爸爸总是刻意在照顾表弟,明显对表弟更客气,更有耐心,而对我却不闻不问的。这让我很生气,由于我无事生非地挑起了跟表弟的争吵,具体的内容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仍然记得当时的情绪,那是一种极度的愤怒,最后我非常愤怒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并且重重地关上房门以表示我的不满。

印象中,我和表弟共同生活的过程中,我们还有过一次非常激烈的争吵。表弟非常愤怒,竟然用一块竹块做的凉席跑到我的后面,狠狠地拍打在我的后背上。但这次争吵中我的反应,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那种“震惊”的感觉仍然留下了强烈的印象。我的感受就是:“你竟然用凉席这么重的打我。”而我们之间的这次争吵并没有引起大人们的关注,而我也没有通过告状来报复或惩罚表弟。

接下来这件事情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小学三年级期末考试排队领取成绩单,我在小学三年级以前对学习这件事完全没有开窍,而我的父母也没有教过我任何东西,甚至连基本的算数我都数不清楚,我没有清晰数字概念,我需要借助小木棍才能做最简单的加法。自然我的小学成绩也不怎么样,三年级的期末考试我的分数在全班排名倒数第十,我有一个好朋友,她考的也很不好,我们在排队的时候她非常焦虑不安。
她跟我说:“回家我一定会被爸爸妈妈骂死。”
我问她:“为什么他们要骂你?”
她说:“因为考的太差了。”
我说:“原来如此,考试考的差原来是要被骂的。”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认识到考试成绩单拿回家有被骂的风险,于是我有点期待,也有点好奇我的这份成绩单拿回家,我的外公外婆和爸爸妈妈会有什么反应。我记得那天回到家,爸爸妈妈还没回来,我把成绩单拿给外公外婆看,他们看了一眼,说:“哦,还好是个女孩子。”然后就把成绩单还给我了,晚上爸妈回到家,他们看了白天的成绩单,印象中似乎没有任何评价就这么平静地过去了。这件事,我家人的反应既给了我不被干扰的自由,但也让我体会到了一种“不被在意”的感觉。因为无论我做的好,还是不好,都没有评价。

而我的第一个人生隐喻也许就是渴望被看到,希望通过证明自己而被看到。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人生的事,就是在一次体育课上,我被县城体校的老师挑选进入了体校,也遇到了对我影响最大的第一位人生导师陈老师。陈老师其实是带着他的徒弟李凯军来挑选弟子的,而我应该是李老师大学毕业后年龄最小的第一个学生。我记得刚开始小学生们都是早上6点去县城唯一的体育场训练,刚开始的训练非常简单,教练让我们学习认识自己的身体,讲解每个部位的名字和意思。我听的很认真,记忆力也不错,但我一旦听懂了就会开小差。我记得当时的教练,对着队伍中的我点名说:“谁谁谁,你记住了吗?你重复一遍给我听一听。”于是我很得意地复述了一遍教练讲的内容,教练看我确实理解了,也就没有批评我。而我为自己的表现有种“暗自得意”的感觉。今天想来,也许我的开小差是一种本能想吸引注意力的表现,是因为我想让教练注意我,因此我采用了开小差这个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从而获得被关注的感觉。

在此之后,我还有过几次类似的体验,其中比较有屈辱感的体验是小学5-6年级有一次《自然课》考试。我很顺利地做完了试卷,早早地交卷了,等所有人都交卷后,我主动跑到讲台上围着老师看正确答案。看完答案后,我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好像我全部做对了,是100分。”这个时候老师听到了我这句话,非常轻蔑地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你怎么可能考一百分。”这是一种非常屈辱的感觉,但对于老师的权威我没有争辩,但事实是这次考试我真的考了一百分。很明显的是,在我所生活的小县城,像我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孩子几乎是得不到老师和家人足够的关注的。

小学4年级时因为妈妈要去学习三个月,而爸爸在镇里工作,没人照顾我。妈妈把我委托给在小学里当老师的表姐照顾了三个月。这三个月的生活应该说对我的人生也是一个重大的转折。我小学三年级以前的班主任是一位老太太,很古板,而四年级的时候来了一位刚毕业的年轻女老师,而恰好她跟我的表姐是同年毕业后在一完小教书的同事。在表姐宿舍生活的3个月里,表姐不仅拜托新班主任多多照顾我这个小妹妹,还拜托当时的数学老师多关注我。更重要的是,表姐作为小学老师的身份,给了我一种亲近其他老师的特殊身份。每天表姐会给我从食堂打饭拿到教师办公室,让我去那里吃午餐,自然所有的老师都认识并熟悉了我。虽然我印象中,他们并没有给我们什么特殊待遇,但我的学习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记得,晚上的时候表姐让我一个人呆在宿舍旁边的教师里面,我一个人在讲台上坐着写作业,遇到不会解的题目会在黑板上画画,印象中也是表姐教会了我如何解方程式。那段时间,我生活的非常愉快,虽然我的父母对我很宽容,但我仍然渴望更多的关注。在4年级的期末,我记得数学老师居然破天荒的叫我去参加心算比赛,这对于一个三年成绩还倒数前十的人来说确实有点不可思议,但确实她给我这个机会,这应该是一份特殊的照顾。

小学的时候,我有几个玩的好的朋友,其中一个女孩叫余霞,她家住在酒厂,她是一个心智比较早熟的女孩。我记得有一次她跟我说:“我觉得你的变化很大,从前你一点都不起眼,我觉得自从你参加了体校以后,你就变得自信起来了。”也许,她说对了一个方面,体校的训练也让我获得了足够的关注,在家里缺失的关注在外部世界中给予了我很多温暖和力量。李老师对待我就像哥哥和朋友一样,可以耍赖、可以撒娇,但事实上多年过去了他和陈老师都认为我是他们教过的最优秀的学生之一。而我印象最深的是大学里遇到的两个体育老师以及女老师的恋人,跟他们相处的经历于我而言是一段宝贵的经历,让我始终相信人性的善良与美好。

再往后,我很顺利的考上了重点初中、重点高中,然后是上大学。用我父母的话说,他们从来没有操心过我,似乎我总是能自己管好自己的事情,而从初中开始,我在学校里也一直获得了非常充分的关注,我最幸运的地方就是曾经遇到过非常多对我持有善意,帮助我和关心我的老师们,特别是体育老师们的偏爱,但这里面也有两个例外。

一个是我的初中班主任梁老师,我印象最深且经常会戏虐自己的一个故事就是初一中考结束后,班主任走访了每个孩子的家,也包括走访我家。我和颖子、颂爷住在洋火冲,班主任先去了颖子家,然后颂爷家,因为我家不好找,是颖子妈妈陪班主任来的我家。我记不清楚班主任和我父母说了什么,但我记得那种感觉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有什么可说的感觉。”也就是说我的班主任既看不到我的优点,也看不到我的缺点。为了避免尴尬,颖子妈妈很巧妙的补充了一句话:“江萍很会做家务,我经常加班不在家,她还会自己做饭菜,几个孩子一起吃。”于是,我中学的第一次家访就这么结束了,但我再次有了不被看见的感觉。

另一个就是我的高三的班主任。其实他是一位特别慈爱的老师,甚至可以说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的看到了我的潜力,他认为我应该走的更高、更远,但他用有点极端的方式帮助我,导致了我的叛逆和反抗。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高二暑假在小县城是要补课复习的,但我因为要代表怀化市参加湖南省的青少年田径比赛,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省级的比赛,我的教练很重视,我也很珍惜。但这次比赛要在去怀化市集训1个月,于是我不能参加补课复习。在我集训的第二周,我爸爸赶到了市里找教练沟通说:“班主任不同意我请假,否则按照旷课处理开除学籍。”这让我感觉很不好,因为这是明显的威胁,而我的父亲也感受不好,而我的教练则直接回绝了这个无理的要求,答复说:“参加省级比赛是教育局批准的,班主任无权如此处理。”于是,我非常愉快地完成了为期1个月的集训,这也是我人生中一次非常有意思的集体生活。最搞笑的事情是我们住的宿舍就像是无人居住的“鬼屋”一样,我们第一天刚抵达的时候,教练带我们去宿舍,那栋楼不仅破,还很脏,而且简陋到了就像垃圾房一样。但一群孩子们并不在意这些,每人发了一幅蚊帐我们就住下了,而集训的强度也非常大,过去十年我们的训练强度最多是每天一次、每周七次不间断,但集训的强度是每天三次,在这种完全聚焦训练的生活中,我原本有点贫血的体质在教练的饮食搭配下红细胞提高了很多,而我们每天的生活也是简单而快乐的。至今,我仍能回想起陈老师每次出门都会带上针线包,我的鞋带掉了会教我如何系鞋带,晚上等孩子们睡着了会给我们盖被子,有时候我们都觉得他对我们的爱似乎更宽容,而对他的亲生儿子,也是我的队友更苛刻。而他严肃和活泼的双面性让我们即怕他,又爱他。

在之后的人生中,我并没有明显的被忽视感觉的存在,至少在外部世界中我是满足的。但这并不代表在我的家族中也一样。可以说,虽然家人都觉得我很不错,但他们似乎对我的“野心”毫无感知,也毫无期待。这份感觉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再次体会到了,刚上大学我就遇到几位对我影响颇深的师兄师姐,无一例外他们当时基本都选择了申请国外的大学继续读研究生,而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在我准备托福、GRE以及申请的过程中,我再次体会到了不被看到的痛苦。因为在我准备的过程中,我父母不断地跟我说:“你的想法很好,但会不会太高了?我们对你并没有这么高的要求,你是不是不要这么辛苦的去追求出国深造这个目标。”虽然我很坚持自己的选择,但坦率得说他们的想法让我再一次产生了不被理解和支持的感觉。我觉得因为没有得到他们的祝福,我学习和准备过程中第一次出现了“学习不顺利”的感觉,自从小学四年级之后,我学什么东西都不费劲,但大学准备托福和GRE的感觉却不太好,包括大学的课程学习也不算好,我感觉这里面是有一些关系的,因为我无法专注的投入学习中,无法完全沉侵在学习的快乐中,而是带着一份隐喻的压力。

想通了自己的第一个人生隐喻,便也能够理解为什么我的惯性“忙碌”,包括当下我工作的状态,以及追求更高更强的源动力所在了。

我记得今年立夏之日,5月5日,桃桃跟我的一番对话。
妈妈说:你看动画片是什么感觉?
桃桃说:就是不可能实现的梦想被实现的感觉。
妈妈说:你最想成为猪猪侠的哪一个角色?
桃桃说:我一个都不想成为。
桃桃补充说:脑袋好用的人才能成为毛主席,刘老师说我的脑袋好用。
妈妈说:哦。
桃桃说:我们国家的毛主席是男的还是女的?
妈妈说:男的,但别的国家也有女的主席,比如德国。
桃桃说:为什么我们国家的主席一直是男的?
妈妈说:这是一个好问题。

我想这便是我的第一个人生隐喻,我很高兴桃桃已经意识到了男女的平等性,也意识到真实与想象的空间感,也有一个隐隐发芽的自我在形成,只想成为真实的自己,而不是成为其他人期待的角色。

尾记:其实我原本不想公开这篇帖子,因为这是一份深度的自我剖析。但写完后我改变了主意,想起了今天回家路上听《做真实的自己》的感受:“直言快语真性情,人性通达乃真人。”最后我想说,我并不怨恨我的父母和家人,他们给予了我极大的空间成为自己,而没有干扰我,让我充分的伸展过自己,这也是这世上最大的尊重和爱了。
发布于 8/28/2018 1:40:40 | 评论:1

散记 @ 8/26/2018

练习写作
今晚找信纸的时候偶发发现多年前学习心流写作的一些散记,今日读起来仍觉得不错就记录下来,免得年纪越来越大,心也越来越麻木,难以写出当时的感觉。

静思我心
但观其变
困极欢余
其心自昭

自然 花

坐亦禅
行亦禅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如来
春来花自红
秋至叶飘零
无穷般若心
自在语默静
动静体自然
花亦飘零人自漂
发布于 8/26/2018 1:28:13 | 评论:0

直到孤独尽头 @ 8/19/2018

You are mine!
死本为大
我们受其节制
张口大笑
若我们在生命中相爱
它就敢在我们中央
放声哭泣

父亲当时说:“尤勒斯,最重要的是要交到真正的朋友。真正的朋友会永远陪在你身边。你必须找到她,这比一切都重要,甚至大过爱情。因为爱情有可能消逝。”

昨晚跟颖子看了午夜场的《一出好戏》,不由的感慨一部好的作品乃是生命被反复锤炼的结晶,而时间又是最好的发酵剂。记忆起十年前,在北京的那个冬天,我和颖子看的那场下午场的《非诚勿扰》,颖子说还记得那天出电影院后的夕阳,特别美。一晃十年,赶在颖子生日的前一晚两个人静静地闲聊。今晚赶着回深,飞机上读了颖子刚看过的这本书,看的我泪流满面。颖子说:“得友如此,夫复何求”,这又何尝不是我的感受。

我们的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交到真正的朋友,真正的朋友即使沉默也不觉得尴尬,婚姻与爱情是否能走的远,也莫过如此。

发布于 8/19/2018 2:05:52 | 评论:0
Tag 云图 旅游 旅行 莫斯科
跳舞,像没有人注视一样
唱歌,像无人聆听一样
热恋,像从未受过伤
活着,即把人间当做天堂
categories
recent comments
archives
links
statistics
  • 网志数:593
  • 评论数:2058